立法會預算案臨時撥款議案,立法會因大部分非建制派議員缺席,人數不足而流會;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在會議期間出言侮辱女警官,與議員身份格格不入;立法會議員許智峯也曾在立法會大樓搶去女行政主任的手機而被裁定襲擊罪罪成,成為政壇話柄;部分立法會議員的表現,撇開政治立場和政黨成見,的確可圈可點,未符合大眾的期望;近月,區議會也成為政治角力場,一句「大我呀?」已看到某區議員的橫蠻;區議會主席以「熄咪」打斷警官的發言和變相禁聲,同樣是另類「議會暴力」;區議會作出公園命名、設立地區監警會、地區「連儂牆」等與地區民生無關的議案,不但浪費寶貴的會議時間,更是濫權越權;兩名深水埗區議員涉侮辱市民,涉公職人員失當罪,全城聲討;可見區議會不但被政治化,也被政治勢力騎劫,日後區議會和區議員是否能履行應有的職能,仍屬未知之數。

兩級議會禮崩樂壞,令人嚴重質疑透過選舉制度晉身兩級議會的議員的能力、水平和責任感,其實,無論是回歸前的立法局、回歸過渡的臨時立法會、區議會都曾出現委任議席,這些委任議員,透過邀請出任,不經選舉產生,無需向個別選區或界別利益約束,甚至不用向政黨政治負責,將可視為是執政者在議會勢力的盟友。當然,如果要修改現時立法會議席和區議會議席產生辦法,需要修改《立法會條例》、《區議會條例》,並須透過全國人大常委以會議以修正案形式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附件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

相信香港市民對委任制議員並不陌生,2016年區議會的委任制已劃上句號;而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在33席議席當中,也有7名官委議員,由澳門行政長官直接委任;另外,英國上議院也保留由貴族世襲的議席,由英國君王委任晉身上議院。當然,香港現時的區議會增補委員也在地區民生委員會有類似委任議員的功能;香港的部分諮詢委員會、法定機構也有官方委派的人員,代表特區政府出席會議、表述立場和意見、會議紀錄等。

或有小政客會無風起浪,指委任議員是否不受民意制約、會令政府漠視民意,削弱議會的認受性,影響議會功能;但若我們參考反對派崇尚的英國,他們的上議院不是那麼多年來也是這樣運作的嗎?我們再看看,去年區議會選舉前的暴力亂局,威脅建制派的候選人和選民,構成嚴重的選舉舞弊,有聲音更指反對派是盜回來的勝利,面對劉家衡、李文浩之流,無論是人格或脾性都「有目共睹」,選擇服務市民更令地區工作「私有化」,區議會尤如以公帑資助的獨立王國,若重新思考議員委任制,或另籌組新機構分擔原議會部分功能,也不是什麼政治禁區了。

文 : 朱家健

全國港澳研究會香港特邀會員、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理事、香港基本法澳門基本法研究會會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