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台灣1月11日的總統與立法委員選舉,首先要說的是,我們習於從造勢場子判選舉輸贏的時代已經過去,今後台灣的選舉可說正式進入大數據時代,掌握政府的人全面掌握大數據,在野的,不管場子上的勢造得多大,可謂處於明處;掌握最多數據的政府可說處於暗處,在他們的大數據中,經過精確的試算,勝負已定,這也可以說明為甚麼這回大陸的對台學者多預測蔡英文會贏,數據就擺在那嘛。看造勢場子的人真可說是「當局者迷」了。

現在各方檢討韓國瑜為甚麼敗選,沒有辦法掌握大數據,其實是一大原因,以後仰攻的在野黨與在朝的執政黨競選會越來越難。只是台灣最大的在野黨國民黨,先經蔡政府清算,元氣大傷,經此一役,以後在台灣是否還成氣候,恐不樂觀。一黨獨大的局面,似已在台灣成形。

其次,台灣的世代交替了。野百合世代是個分水嶺,以後的世代與之前的世代對國家的認同出現一百八十度的轉變。這次韓國瑜造勢的場子旗山旗海,民進黨的場子幾乎不見一面中華民國國旗。現在回頭看,韓國瑜的場子,正像蔡英文嘴裏的「這個國家」的迴光返照,中華民國國旗看看似乎即將隨中國國民黨一同走入歷史。中華民國的總統選舉,得了八百多萬票的當選人,不管在甚麼地方的造勢場子,對她競選最高領導人的「這個國家」的國旗不屑一顧,大概古今中外,不管是全民選舉還是民主集中制的國家與地區,也只有台灣的民主進步黨了。

再看選後的一個發展局面。蔡英文取得連任,這個以美國馬首是瞻的黨今後要直接面對的不再是中國國民黨,而是中國共產黨。民進黨後面有美國,李登輝以來的中國國民黨,似乎從來沒有想過與中共來個第三次國共合作,共同完成其總理孫中山先生和平統一中國的遺願,只會拿香跟拜,面對選民,忌提「九二共識」,怕碰「一個中國」,進而隨着民進黨胡亂抵制「一國兩制」,不問這是國際現實中的「一國兩制」,還是一個與對岸協商後固定下來的「一國兩制」。吳敦義已率幹部辭職,今後不論誰任國民黨主席,沒有具體的論述,沒有鮮明的主張,這個黨只會加快走入歷史的步伐。

蔡英文得到八百多萬選票後,與中國開打貿易戰的美國已不忌諱走向台前,公開對台灣問題,這個屬於中國內政的問題說三道四,似已準備好在台灣新闢遏制中國的戰場。美國在台協會(AIT)前理事主席卜睿哲說,「一國兩制」大門已關上,這次選舉再度證明「一國兩制」在台灣沒有市場。

蔡英文挾八百萬票在記者會上向「中國」喊話:「對岸必須放棄對台武力威脅、雙方都互不否認彼此存在的事實、台灣的前途要由2,300萬人決定、雙方能坐下來談未來關係的發展」。

中共涉台事務發言人馬曉光則就台灣地區選舉結果表示:「我們對台大針方針是明確的、一貫的。我們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基本方針,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台獨』分裂圖謀和行徑。」

AIT前台北辦事處處長包道格說他感到北京「已經準備好看到民進黨贏得第2任,甚至或許未來第3個總統任期會是由另一位民進黨人擔任。」但不管是誰,看來沒有一個中國原則,都只能坐下來「等」而不是「談」兩岸未來關係的發展。就看時間是在華府與民進黨一邊,還是在北京一邊了。

文 : 福蜀濤

前台灣中國時報副總主筆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