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不單行!繼「黃」人掀起「2019年逃犯移交條例」立法風波,上天降下「2020年新型冠狀肺炎病毒」之災!天災暫緩人禍,而天災與人禍合力,使香港陣年舊症毫無保留地表露於人前。例一,「人禍」揭露回歸以來,《基本法》推廣與國民教育的泥足深陷,港人國家觀念薄弱不堪,「仇中」情緒氾濫。例二,「天災」使商業世界的「唯利是圖」赤裸裸地呈現。不少「黑心」商人趁火打劫,無論是「黑心口罩」,還是「天價蔬菜」,基層市民都難以招架。天災人禍正考驗着這支以林鄭月娥為首的香港管理團隊。團隊正兼受「自然災害」與「社會矛盾」雙刃夾擊。

​黃人起禍閙革命,肺炎黃禍圖不軌。面對肺炎重症,數以千計的「黃」醫護不顧專業,置病人生死於度外,揭竿罷工。「劫」過「災」後,特區政府急需處理公務體系內的「黃」色。眾所周知,公務員應政治中立,救死扶傷是醫護天職。倘若政府任由公務員隊伍黃色氾濫,全港上下不謀正業,後果將不堪設想,甚至危及香港的長治久安。雖然,當下政府內部的黃勢力表面上尚未形成強大外顯勢力。但是,2019年11月24日區議會選舉一役後,黃營以343席比41席,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政府最底層的組織已由黃軍所佔據,而在野黃營力量更是如虎如狼。若形成內中外,黃勢力層層包圍之勢,香港將會陷入萬劫不復的困境……。

​且說,根據香港法例第547章 《區議會條例》第61條第VI部,區議會雖為地區諮詢機構,但亦具一定的政治功能。區議會偶爾會就特定議題通過決議、並與民政事務專員溝通,要求政府研究。就算政府未能言聽計從,來自區議會的民意會對政府施政構成壓力。更壞的是,當前區議會已由泛民一派主導,在主席位置、地區建設、各區資源分配上,更擁有實質的控制權。

​再說,2020年1月1日,新進區議員閃亮登場。短短不過個半月時間已弊端盡現。由此看來,區議會大勝只是小捷,黃營不會收手,只會得寸進尺,變本加厲。搗亂生事之舉仍時而有之,就算是讓人聞而生畏、傳染力極高的「新型冠狀肺炎病毒」也無法阻攔黑衣聚眾搞事。2020年2月8日晚,將軍澳又現一批「街坊」借悼念離世科大生周梓樂之名,用雜物堵路阻塞交通,用磚頭破壞交通燈,向警察投擲磚塊……,重複半年以來相同的黑色恐怖。事件中,逾60人再次被捕。

​有人着眼當下,認為當反逃犯條例的勇武者陸續定罪之時,便是某些區域區議會議員重選之日。亦有遠些的人,提出將某些泛民區議新丁中的有志之士修編為建制派成員,真正服務社區。無論近觀還是遠眺,九月的「立法會選舉」才是扭轉乾坤之關鍵所在。

​疫情發展難預測,疫情已重創香港經濟,香港內部各個階層各個行業民怨沸騰。其中,專業人士對個人在香港的發展前途失去了信心,普羅大眾(如︰運輸業和旅遊業)開工不足。如斯情形,立法會若如期舉行,功能組別將大敗。當大部分人都將矛頭直指特區政府之時,建制派地區直選的議席亦將命垂一綫。倘港府仍堅守無為之治,天災人禍的後遺症將是立選大敗,所有問責官員問責。

​黃禍不除,香港將永無寧日,期望當權者迎難而上。

文:丁煌

全國港澳研究會成員

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副主席

深圳大學基本法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

經民聯太古西幹事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