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曾談及,某港鐵站於不知不覺間,收起在大堂閘口外所有「普通垃圾桶」,只剩下「三色分類回收桶」。有朋友認為,這或可歸咎於近期的暴動,但這說法卻未必完全準確。

首先,據筆者觀察,不是所有地鐵站也有如此安排,只是部分如此。但重點是,個別曾受襲的地鐵站仍有在閘口外設「普通垃圾桶」。由此可見,港鐵收起某些垃圾桶,至少未必完全與暴動有關。

而且,如果港鐵擔心「普通垃圾桶」被燒或被破壞的話,為何不連「三色分類回收桶」也一同撤走?分類垃圾桶一樣會遭破壞。垃圾分類後,其中廢紙會變得更集中、更容易被燒着。「三色分類回收桶」的受襲風險,至少跟「普通垃圾桶」一樣;其受襲面積甚至乎更大。既然擔心暴動,為何仍留下「三色分類回收桶」?

以筆者經常經過的地鐵站來說,暴動期間,該地鐵站曾被破壞,期間,「普通垃圾桶」及「三色分類回收桶」一同被撤走。暴動過後,就只重置了「三色分類回收桶」,「普通垃圾桶」則沒有重新裝上。港鐵只在原來放置「普通垃圾桶」之位置上,貼了一個指示,說明「三色分類回收桶」的地方。這安排上的動機,已是明顯在鼓勵客人多用「三色分類回收桶」了。暴動期間,該地鐵站把所有垃圾桶都撤走,是基於安全考慮;但在回復平靜過後,只重新放上「三色分類回收桶」而收起「普通垃圾桶」,則似乎不無環保的考量。

此外,閘口禁區內的垃圾桶並沒有被撤走。想深一層,禁區內的設施,一樣會容易受襲。暴徒遊走各個地鐵站,不只襲擊大堂閘口外的物品,亦曾大肆破壞禁區內及月台上的設施,甚至乎是連月台幕門也打破了。為何該港鐵站,只收起閘口外的垃圾桶呢?如果擔心暴徒破壞,為何不把禁區內的垃圾桶也一同收起?作為乘客,不是應該入閘前把垃圾先處好垃圾嗎?在禁區內的客人,至少不能飲食,他們真的需要這麼多垃圾桶嗎?

其實,該港鐵站的負責人何不考慮,在「三色分類回收桶」之旁,放一個較小型的垃圾桶?既然大型的垃圾桶怕人縱火、也怕人太容易就把明明可分類的垃圾放進去,則大可用較小型的那一種,讓客人把無法分類的垃圾都丟進去,不是更兩全其美嗎?

或許,收起某些「普通垃圾桶」,重置「三色分類回收桶」,亦有可能是政府的指引,更有可能是環保團體的逼迫。筆者反問,其實把「三色分類回收桶」放到地鐵站裡,是否真的很有效?是否所有地鐵站也適用?就筆者經過的地鐵站來說,該區有至少兩三個大型屋苑,屋苑門口附近,加上左右的公園,都有不少「三色分類回收桶」,居民真的需要在地鐵站裡,又多設兩套嗎?站內能收的就是塑膠樽及飲品鐵罐,但又有多少人會把家裡看完的報紙,帶來地鐵站分類?

另外,政府推行的「三色分類回收桶」,功效又有多少呢?筆者曾見屋苑的清潔公司,把三種垃圾都倒在一起的送走;在這個層面看,政府鼓勵的「三色分類垃圾桶」本身,也不幸地成為了一件「垃圾」!

想深一層,何不直接向沒有分類的垃圾徵費?反過來說,又何不獎勵垃圾分類,给予金錢的利誘?環保相關的事情,在外國亦有例子可循,為何港府至今仍是原地踏步?

文 : 寒柏

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清明上河記》和《天人》等小說。著作還包括《金庸雅集:武學篇》和《金庸雅集:愛情、影視篇》等等。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