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9日是星期天,筆者和友人一同帶着愛犬去了西貢蹓躂,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可是,坐在本來悠閒舒適的海旁喝茶,卻被一個遊行示威活動搞得十分掃興。為數約一百人左右的隊伍,大部分是穿黑衣服,當然全是戴上口罩,手持標語,寫着“民居範圍播病毒,西貢居民一鑊熟”,“西貢不要成疫區”。最令人側目的,是一幅橫額,上面有一句粗鄙不堪的“林鄭X街老懵懂”。筆者坐的位置剛好在不足兩米外,因此可以近距離觀察這班人,大多數是身材瘦小,滿面稚氣,看來像中學生的青少年。筆者在想,究竟這當中有多少人是西貢居民呢?

後來晚上在家中看電視新聞,知道西貢的遊行是在沒有取得警方“無反對通知書”的情況下舉行的,後來,演變成這幾個月來的例牌戲碼:黑衣人堵路,最後又是勞動警員出動將其驅散。差不多一樣的事件,同日在大埔也出現。大約一百人,穿着黑衣,口罩蒙面,最初是遊行抗議醫管局公布的十八區設“指定診所”(用來為懷疑武漢肺炎患者作初步診斷)的名單中,包括了大埔賽馬會普通科門診診所。很快,黑衣人重施故技,在安祥路與安慈路一帶以雜物堵路,期間並將一名用手機拍攝的市民“私了”毆傷。

而在上月26號,即年初二的清晨時分,位於粉嶺尚未入住的暉明邨被暴徒先以雜物堵路,繼而破壞交通燈,最後更到大廈大堂縱火,造成嚴重毀壞。這班人作出如此獸行,為的是抗議先前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曾提出要徵用剛落成的暉明邨作為安置須要接受隔離檢疫的人士。結果,政府馬上跪低讓步,宣布放棄此計劃。

類似的非法集結然後造成破壞,在老牌中產住宅區美孚也發生了最少三次。一班聲稱是美孚居民的蒙面人,在繁忙的交通幹道上設置路障,破壞區內中資店舖,原因是不滿政府在附近的翠雅山房設立隔離營。最諷刺的,這位於蝴蝶谷山坡上的翠雅山房,在1937到1975年是用來醫治傳染病(如天花霍亂肝炎等)病人的醫院,2010年才經活化成為精品酒店。美孚的樓房距離該地點最少也有十分鐘步行路程,港大醫學院微生物學及傳染病學專家袁國勇教授指出,翠雅山房遠離民居,“看不到有什麼需要擔心”。

過去很多年來,香港人在面對逆境,社會出現困難的時候,救災扶危往往是從不猶豫,表現出高度的人道精神。不單在香港本土,這種博愛仁義的高尚情操,在多次對內地出現嚴重災禍時,也貢獻過不少賑濟力量。因此,筆者以前在內地工作時,經常都聽到人稱讚香港人高度文明,有慈悲心。可是,我們現在見到的,香港已經變成一個愚昧,自私,粗暴,漠視法紀的病態社會。新型肺炎疫情,更把最醜陋的人性赤裸裸的呈現出來。不顧病患者死活而罷工要脅政府的醫護,散播謠言製造恐慌的網民,囤積居奇炒賣口罩衞生用品的商人,和這些在各區反對設立隔離檢疫場所的黑衣人,他們有否想過,自己的家人親友也可能會染上肺炎?香港每一個區的區議會,在反政府的激進議員控制下,相信都會反對在區內設立檢疫設施。如此的冷漠無情,和內地面對疫情全國上下一心,團結互助的氣氛比較,作為香港人,真是覺得羞愧。

香港過去的光環,已被偏激狹隘的政見掩蓋。

文 : 陳永良

執業律師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