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諱言的說,香港因《逃犯條例》修訂所引起的亂局,責任不純粹只是反對派及境外勢力身上,建制派本身並未能做到團結一致,部分建制中人發言之時,立場未能統一口徑,甚至公開唱反調,也是一個非常值得重視的問題。某程度而言,若不是建制內部有人在修例問題上,一直搖擺不定,政府的修例草案可能已經通過,香港也不會出現今日的亂局。

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建制中人只要團結一致,企硬支持修例,草案必定能在立法會通過。只要成功修例,大家便會發現,修例原來真是不會損害人權自由,反對派的宣傳亦會不攻自破,風波亦會因此而自動平息。更重要的是,若非政府的行政機關有人立場動搖,相信港府也不會在反對派發動暴力衝擊之後,宣布暫緩修例,後來的暴力衝擊,反而不會變本加厲。

相反,港府在反對派發動暴力衝擊後的6月15日,宣布暫緩修例,等於向反對派發放錯誤訊息,使他們覺得政府會在暴力衝擊下讓步。他們亦會因此而認為,只要暴力進一步升級,政府便會進一步讓步。大家若有留意反對派支持者的網上討論,便不難發現他們當中的激進份子,都是相信他們發動暴力衝擊,才迫使政府暫緩修例。

由此可見,當日提議特首暫緩修例的建制中人,不論其動機如何,也是缺乏政治智慧。他們似乎完全不明白,政府為何絕不能向暴力低頭,亦不知道這樣的讓步,將會帶來怎樣的後果。是故,香港弄到今日如斯田地,當日唆使港府暫緩修例的人,需要負上不可推卸的責任。

當然,現在追究責任,已經無濟於事,關鍵是我們應該從中汲取教訓。讓人感到失望的是,建制內部去到今時今日,仍有一些人建議政府再作讓步,接納反對派所提出的部分要求。以監警會主席梁定邦為例,他在日前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政府撤回法案才能平息民憤,又指他個人不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其實明眼人都已看到,即使政府今日再作讓步,接納反對派部分訴求,他們也不會收貨。他們只會漫天要價,逼使政府全盤接納所謂的「五大訴求」。政府若再讓步,他們則會提出更多訴求,直到政府完全喪失有效管治能力為止。因為現在政府的讓步,只會使反對派覺得,政府軟弱可欺,亦代表他們的「極限施壓」手段有效,結果反而是間接鼓勵反對派使用暴力。

是故,只有政治智慧不足,或是有意陷害政府的人,才會建議政府在暴力衝擊之下再作讓步。究竟這一位梁定邦,屬於前者還是後者?這一個問題,還請看倌自行判斷。

文 : 文兆基

時事評論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