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通社)
(中通社)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政治運動越演越烈,一宗堵塞漏洞的立法,瞬間變成了政治事件。自2014年以來,泛民已罕有作出這般「總動員」式的政治宣傳攻勢。筆者暫時無意再評論當中的是非對錯。反而,泛民的政治渲染力忽然大增,最終暴力事件重臨,這才是最值得關注的地方。

無論大家有甚麼政治立場,也應該記憶猶新,2014年的一場「佔領中環」事件,不僅沒有佔領到香港的商業中心,示威者也不敢影響到富豪和商家的日常辦公,反而是走去佔領了灣仔、銅鑼灣及旺角,只敢影響民生,向一般老百姓「開刀」,做出一連79天的擾民行為。所謂的一場「和平佔領」,不僅無法成功爭取任何政治訴求,還演變成越來越暴力的運動。最後,部分反對派居然大搞「魚蛋革命」,還策劃了「旺暴」,發生了縱火、擲磚和襲警等一連串事件。小市民才開始醒覺,一整場運動才逐漸平息下來。

因此,儘管大家的政治立場不同,但亦應該正視這一個現象。無論小市民參與政治運動的動機有多純正也好,始終都會被政客和暴徒騎劫。就算政府真是壞透,但反對政府的也不見得是好人,甚至乎更壞。當群情洶湧的情況下,又會有人騎劫運動,最終以暴力作為終結。一般來說,就只差在暴力的程度罷了。

「佔中」後已過了五年,如今反對派再作出「總動員」的攻勢,並終於再發生暴力事端,實在教人擔心。

筆者在執筆撰文之初,雖然仍擔心大遊行或會被滋事份子騎劫,但一心認為暴力事端不會這麼快便發生。由於暫時來說,一些曾參與「旺暴」的人,才剛剛被判刑,理應有阻嚇作用。筆者一直以為,香港人雖然善忘,但所謂前車可鑑,一連串的判刑,好歹也有一些警惕作用。此外,普遍小市民都反對使用暴力。在這個大前提下,雖然我們無法預測會不會有人沉不住氣的在遊行或集會期間使用暴力,但如果反對派或有心人要策劃暴力行動,未必會即時發生。至少,社會裡仇恨及不理智的情緒,仍要一點時間去培養。在筆者起初的預計裡,反對派在沉寂幾年之後,仍要熱身,應該先要「扮和平」來佔據「道德高地」,得到民心後才會再發難。

法庭裁判對「暴力抗爭」的阻嚇作用不大

可是,6月9日的遊行剛在晚上十時左右完結不久,凌晨時分即有滋事份子搞事。他們不僅企圖佔領和衝擊,涉嫌襲警和拒捕,還使警員受傷。暴力事端竟即時再現,實是出乎筆者意料之外。想深一層,其實「佔中」頭目尚算輕判。個別「旺暴」的策劃者,竟然棄保潛逃後,還獲得德國的庇護。此外,參與「佔中」和「旺暴」的人極多,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很多搞事之徒仍是逍遙法外,就算不少被判罪成之人,刑期也不太重。在這個情況下,法庭裁判之阻嚇作用不大。五年過去,又有一批新的年青人剛成年,就讀高中或專上學院。就算「老一輩」的學長學乖了,自己不肯冒險,也可輕易而舉的鼓勵這些「後輩」走到前線。

泛民在資金緊絀之情況下,容易會鋌而走險

此外,反對派自2014年後,資金緊絀,泛民龍頭媒體連年虧損。在這個形勢下,反對派未必有財力如以往般、策劃一連79日的「佔中」運動。資金有限的情況下,都會傾向孤注一擲。因此,越來越有誘因使用暴力。

現屆政府對警方漠不關心,警員士氣低落

最值得人關注的是,五年過去,現屆政府沒有重罰當年的犯案者,犯法或使用暴力的人,很多都獲輕判。反之,執法的警員卻不受法庭寬恕。法庭判個別警員有罪後,亦完全不見現屆政府有任何安撫警隊的表態。我們先不論對錯,純以常理推斷,試問警察部門的士氣會怎樣?既然執法維持治安反而受罰,還受整個輿論所謾罵,若再發生大規摸的社會衝突,警員又會否像從前般落力?「士兵」不用作反,只要「怠工」,已經可以把社會推向深淵了。

反對派之抗爭運動「一分為二」 迷惑市民

如把6月9日的示威運動稍作總結,反對派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已重新「集氣」。我們可粗略的把他們之部署粗分成兩步:

重點是,兩組不同性質的運動,巧妙地包裝成一起,兩者合二為一;以「和平示威」來掩護「暴力抗爭」之本質。

這種安排的奧妙之處,就是香港人本來大都否定使用暴力,且十分「怕死」,若一開始便把暴力元素混入,參與「示威」的人數肯定大減。如今,反對派把運動一分為二,先以「和平示威」來吸引更多市民參與,從而造勢。然後,滋事份子等到市民和平散去,才露出本來面目,向政府及警方作出暴力的衝擊。

基本上,反對派的這種部署,可謂十分成功。一如以往,不少香港人扶老攜幼的一起參與遊行。完結後,普遍香港人的自我感覺良好,認為這麼多人的情況下,遊行秩序仍十分良好,完全沒有發生意外或暴力事端,大家都感到非常驕傲。可是,當香港人大讚自己的同時,卻對晚間之暴力事端完全視若無睹,不聞不問!始終,香港人仍沉醉於自我精神勝利,居然連表明立場,否定暴力的聲音也沒有!這種態度,根本等同對暴力行為表示默許!這才是教筆者最擔心的地方。

暴徒或會在市民遊行期間難發

總的來說,反對派在資源緊絀的情況下,會傾向孤注一擲及鋌而走險,使用暴力的情況會更多。現屆政府亦從未攏絡建制派,更加沒有安撫警員,所謂寡德於人,當反對派作出「總動員」攻擊,或再有甚麼暴力事件發生,現屆政府的處境將會越來越危險,情況只會比上屆政府更差。

最後,普遍香港市民亦應該謹記,以全世界的經驗來說,「示威」之本質,從來都不可能完全「和平」的。終有一日,或會有暴徒為了要把行動升級,會打破界線,藉故在最多市民參與遊行時突然發難!

拖着子女遊行的香港家長們,你還記得從前父母是怎樣教導我們的嗎?你們真的這麼有信心,認為那些暴徒在下一次遊行時,不會在日間出現?

文:寒柏

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清明上河記》和《天人》等小說。著作還包括《金庸雅集:武學篇》和《金庸雅集:愛情、影視篇》等等。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