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台北出現「芒果乾」這個流行語,諧音「亡國感」。總統蔡英文為爭取連任,在外交、兩岸、國防上操弄「芒果乾」,炒來炒去,「芒果乾」在台灣大概已家喻戶曉了。

日據時代的抗日志士蔣渭水說台灣人明白的是漢人,是中國人,中國現在哪來亡國之危,不但沒有,在世上幾乎無人不知今天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是中國,眼下在百年未有之變局中更開始由富走向強,為政者只要不犯致命錯誤,亡國滅種的危機可以說是不存在的。

不存在的危機為什麼會在中國的台灣給拿來炒作,甚至透過網路到處可聞「芒果乾」?

民國成立後,滿人有沒有「芒果乾」不得而知。上世紀末葉在台灣教授易經的毓鋆老先生(清朝宗室,禮親王代善後裔)親口跟我說,因為「驅逐韃虜」排滿,大多數滿人因怕排滿一下子全不見蹤影,大家都說中國話,你不說自己是滿人,誰也看不出聽不出你該排不該排。但有了少數民族政策後,滿族又突然湧現,因為可以享受優惠的政策。

照這樣看,民國後大多數滿族不過照舊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於我何有哉」,做大清、做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民都是人民,只要不讓我活不下去,影響我生計,那就「天高皇帝遠」。今天大陸是中共政權,台灣是民進黨政權,台海兩岸絕大多數是沒有參加政權的中國人,可說是「帝力於我何有哉」。

蔡英文的「芒果乾」不能從兩岸,甚至海外絕大多數中國人的心態去理解,而要從玩騎馬打仗扮家家酒的孩子們心理去理解。騎馬打仗首先要分清你是哪一國我是哪一國,這樣才有輸贏。蔡英文把民進黨當一國,她這一國又不好不顧及其一向標榜的門面「民主、自由」,索性取消明年1月11日的大選,因而「取消」輪替的風險。一旦有了輪替的風險,她與其黨徒就有「芒果乾」了,說穿了,「政黨輪替」在他們眼裡就是「國家輪替」。

相對的,中華民國的軍公教警消也有「芒果乾」,不管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執政,除了隨政黨輪替而輪替的政務官,軍公教警消是與常務官一樣不受影響,中華民國的俸祿一毛也不會少。然而這回民進黨上台,不承認中華民國與他們的合約,他們退休後的俸祿豈止少了一毛,有的甚至快要腰斬,使他們油然而生「芒果乾」。

看來不管是蔡英文還是軍公教警消,他們的「芒果乾」都非「帝力與我何有哉」。蔡英文的「芒果乾」是為免「政黨輪替」的操弄,軍公教警消跟着韓家軍要把中華民國國旗插邊全世界則是「白髮三千丈」那種詩語言的誇張。其實不管哪個中國的政權,只要保障在台常務官以至軍公教警消的俸祿,那麼對他們而言,不過是過去的「帝力」換上今天的「政黨」,而不管是政黨輪替還是蔡英文的「芒果乾」,跟他們仍然是「帝力於我何有哉」,不相干。

文 : 福蜀濤

前台灣中國時報副總主筆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