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與發展原則 文:丁向群、丁煌

美國一直用西式的分析角度指指點點中國的和平發展戰略,不斷失焦地指責中國採取的是不安份的發展道路。但事實卻恰恰相反,自1979年以來,中國沒有捲入過任何對外戰爭。而美國,自二戰結束以來一直秉持對外干預冒險主義的政策,除了採取極端強硬的外交政策外,美國還在國外進行活動,支持顏色革命,推動政權更迭,又利用打擊國際恐怖主義的名義將國際事務訴諸武力或發動預防性戰爭。

自1978年,中國外交指導原則強調的是和平與發展、經濟發展優先戰略、融入當今國際體系、全面發展與多邊外交(註1)。事實上,中國的和平發展戰略與嚴格遵守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態度,為全球穩定起到了支撐性的作用。正如習近平主席正確指出,「和平與發展原則」在歷史上取得了開創性、劃時代的成就(註2)。

「和平與發展原則」包括五項基本原則,分別是:相互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內政、平等互利與和平共處。1955年,20多個亞非國家參加了在印尼舉行的「萬隆會議」。各國外長在「和平與發展原則」五項原則的基礎上,提出了處理國與國關係的十項原則,倡導萬隆精神:團結友好、互相合作。

1954年,時任總理周恩來於宣佈了「和平與發展原則」 ,當年6月,中國、印度與緬甸發表兩份聯合聲明,確認簽署國對 「和平與發展原則」的承諾,今年正好是聯合聲明簽署的70周年。在簽署聯合聲明期間,時任印度總理賈瓦哈拉爾·尼赫魯表示:「… 如果所有國家在相互關係中能夠承認這些原則,那麼在現實世界中就幾乎不會有任何衝突,當然也不會有戰爭…」。很可惜,並非所有國家都本著「和平與發展原則」的精神來履行她們的義務和執行。

沙基尔·艾哈迈德·拉迈(Shakeel Ahmad Ramay)早前指出,「和平與發展原則」已深深紮根在國際法中,主要原因是它體現了主權、正義、民主與法治的價值觀,在摒棄集團聯盟的分裂心態的同時又能避免輸家與贏家之間的零和博弈。「和平與發展原則」鼓勵雙贏合作(註3)。習主席強調,推進「和平與發展原則」的發展是:為了保護弱小國家的利益與追求小國免受強權政治的影響(註4)。許多弱小國家正是將和平與經濟發展放在國家發展首位,所以沒有陷入中美地緣政治緊張局勢。

正如派翠夏·金(Patricia Kim)指出,中國不尋求推翻其他主權國家或將中國式政治模式強加於他人。中國也同樣不會對美國的國土或生活方式構成任何所謂的威脅。事實上,自「改革開放」政策啟動以來,中國的和平崛起與過去三十年人民生活品質大幅提高的基礎,是她與美國和其他民主國家的全面建立全面多邊關係的結果(註5)。

自「改革開放」政策啟動以來,中國已採取實際行動,根據「和平與發展原則」來打造國家的發展道路。2011年,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表《中國的和平發展》白皮書(註6),強調推進和諧世界、強調中國的國際責任,強調推進區域合作與睦鄰友好關係(註7)。

在習主席的領導下,中國提出了一系列符合「和平與發展原則」的政策。「一帶一路」倡議(“BRI”)在吸引全球關注方面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功(註8)。例如,馬來西亞與柬埔寨是BRI倡議的堅定支持者。馬來西亞希望充分利用BRI這一優勢,在國內建設基礎設施並與其他國家建立更緊密聯繫。另一個令人鼓舞的進展是俄羅斯願意與中國合作,將BRI倡議與歐亞經濟聯盟相結合(註9)。

目前,東南亞、南亞、中西亞、中東、非洲、中東歐等多達60多個國家被視為BRI沿線國家。中國奉行和平發展戰略,堅持「共建和平」原則,能夠正確掌握全球化與BRI倡議所帶來的經濟機遇。現時,中國是120多個國家最大的合作夥伴,事實上這些國家都將中國視為最主要的貿易夥伴,而不是美國(註10)。中國有龐大的貿易網路,而作為超級聯繫人的香港特區能在未來國家的整體發展進程中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本港的未來充滿了可能性。本港居民應更加努力通過將中國與更大的國際連接起來,特別是在「全球南方」層面的聯繫發展,來加強本港作為超級聯繫人所能發揮的建設性作用。

「和平與發展原則」同時提供了一個重要的分析工具,使大家能夠更好地理解多邊合作機制、全球發展倡議與全球安全倡議之間相互作用所產生的協同效應。通過協同效應,中國在提供國際公共產品、維護全球穩定、促進和平與發展方面發揮著更加重要的作用。這些倡議都是習主席的心血結晶。此外,個人命運共同體原則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前提。這個概念在習主席領導下的中共外交理論層面,佔有較高的位置(註11)。

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願景(“願景”)弘揚了人類命運本來就是互相關連的理念,與「和平與發展原則」的精神有異曲同工之處。習主席認為,「願景」抓住了各國命運共同體、利益相互交織的現實,為國際關係樹立了平等共存的新模式。「願景」也緊跟多極化與經濟全球化的歷史潮流,為實現發展與安全提供新途徑(註12)。毋庸諱言,中國又一次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

註 1: Wang Cungang「Studies on Contemporary Chinese Diplomacy」in Zhang Yuyan (ed.)「Studies on International Politics in Contemporary China」Singapore: World Scientific Publishing Co. Pte. Ltd. 2020 at p 145

註 2: Xinhua「Carrying forward the Five Principles of Peaceful Coexistence and jointly build a Community with a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Xi Jinping 28.06.2024 available at: https://english.www.gov.cn/news/202406/29/content_WS667f5847c6d0868f4e8e8adf.html

註 3: Shakeel Ahmad Ramay「Principles of peaceful coexistence have been thriving for over 70 years」China Daily 02.07.2024 available at: https://www.chinadaily.com.cn/a/202407/02/WS6683527fa31095c51c50bce4.html#:~:text=On%20June%2028%20and%2029,Five%20Principles%20of%20Peaceful%20Coexistence.

註 4: 同上,註 2

註 5: Patricia M. Kim, et,al「Should the US pursue a new Cold War with China?」01.09.2023 available at: https://www.brookings.edu/articles/should-the-us-pursue-a-new-cold-war-with-china/

註 6: 北大法律英文網「中國的和平發展」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06.09.2011 available at: http://www.lawinfochina.com/display.aspx?lib=dbref&id=77&EncodingName=big5

註 7: White Paper「China’s Peaceful Development」published by the State Council Information Office, September 2011 available at: https://english.www.gov.cn/archive/white_paper/2014/09/09/content_281474986284646.htm

註 8: Jinghan Zeng「Slogan Politics」Singapore: Springer Nature Singapore Pte. Ltd. 2020 at p 86

註 9: Coy Li「Chinese crews drill through Xinjiang glacial area for ‘super-long’ highway tunnel」SCMP 06.07.2024 available at: https://www.scmp.com/news/china/science/article/3269194/chinese-crews-drill-under-xinjiang-glacier-super-long-highway-tunnel

註 10: 同上,註 5

註 11: 同上,註 7 at p 111

註 12: 同上,註 2

文:丁向群(上圖左)

「中國夢智庫」副主席
義工力量主席
再生會秘書長
2005年首届「香港傑出義工」
2002年第六屆「香港十大再生勇士」

文:丁煌(上圖右)

深圳大學基本法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
香港島東區區議員,香港基本法教育協會理事
經民聯港島支部主席,「中國夢智庫」主席
香港薈萃協會法律顧問,城市智庫成員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中國夢智庫》是一間扎根特區的非牟利團體;與心存熱誠的資深義工、專家與職業專業人士們合作,攜手「說好中國故事」。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