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運動終於反到賽馬都無法如常進行。有人在網上發起包圍馬場的行動,以為何君堯的愛駒天祿「捧場」,馬會最終在18日中午作出決定,取消當晚在跑馬地馬場舉行的所有賽事。「馬照跑,舞照跳」是香港回歸前,鄧小平所說的一句形象的話,以安人心,表明香港原有的生活方式不會受政治影響而改變。但現在反修例運動卻在摧毀香港市民的生活,連「馬照跑」也自我棄如敝屣,實在令人噓唏。

反修例暴力已對賽馬會的賽事構成威脅。賽馬會表明,取消當晚的賽事,是基於公眾安全理由。馬會一直密切監察香港近日的情況,發現跑馬地附近地區當晚或會發生不可預計的混亂情況,跑馬地馬場可能遭受干擾甚至可能出現暴力場面,跑馬地及銅鑼灣地區交通安排存在不確定因素,因此決定取消賽事,以確保人馬安全。

賽馬是殖民地時期由英國傳入香港的一項活動,能夠成為馬主是一種身份和階級地位的象徵,而參與賭馬以小搏大,則是平民大眾的娛樂。賽馬也早已成為具有香港本地特色,又具有標誌性特徵的一項活動,也是香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組成部分。

中英就香港問題展開談判之時,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解決香港問題。為了讓香港市民更好地理解「一國兩制」,鄧小平還用了「馬照跑,舞照跳」這樣形象化的語言,表明香港回歸以後原有的資本主義生活方式不會發生改變。而「馬照跑」也深入民心,膾炙人口,這也反映出賽馬活動在香港市民心目中的份量非同一般。香港在回歸後22年來,原有的生活方式基本保持下來,香港仍「馬照跑」,絕大多數的香港市民,亦不希望香港的日常生活會受到政治的衝突,發生根本性的改變。

「馬照跑」只是一種形象化的說法,當年鄧小平所說的保留香港原有的生活方式,內含是多方面的,包括香港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不會改變、社會制度、經濟制度不會改變,市民的日常生活模式也不會因政治因素而發生改變。

時至今日,「馬照跑」因反修例運動而被破壞,暴力已經威脅到與政治無關的賽馬活動,反射出這場運動對香港的影響既廣且深。反修例運動正在摧毀用以維持香港整個社會最重要的元素——法治,他們以暴力取代法治,視法律為無物,奉行的是「誰大誰惡誰正確」的拳頭定律,法治被破壞,香港原有的社會秩序將無以維繫,更談不上會有正常的社會生活了。

反修例運動也在摧毀香港的經濟,他們以暴力對待遊客,阻塞機場,破壞香港的國際空港,沉重地打擊了香港經濟的其中一個支柱產業旅遊零售業,令眾多市民的生計受到影響。

反修例運動更加破壞了香港的民主和自由,令社會極度政治化,讓議會不能正常運作,讓政府無法正常履行職責,亦令許多無辜的市民,因為政見不同受到無理的滋擾和打壓,許多人因為懼怕遭受黑衣人的暴力襲擊或網絡欺凌,而不敢發聲表達意見,言論自由被扭曲。

反修例運動對香港原有的社會生活的破壞是全方位的,亦是災難性的。香港的馬不能正常地跑,再次向市民和社會發出警號,如果不果斷地制止這場運動,香港將會失去很多。

令人氣憤的是,仍然有人在扭曲事實,捩橫折曲,不去批評暴力,反要批評賽馬會,說甚麼馬會不能因一匹馬停了整場賽事。馬會已經清楚表明,停賽是基於公眾安全的考慮,並非因為一匹馬。而導致馬會感到出現重大的安全問題的原因,則是受到反修例暴力的威脅,這是清楚不過的。

馬會亦不應該因為暴徒針對某一匹馬、某一位馬主,就禁止該匹馬或該馬主參與比賽。這與學校不能因為某位學生受人欺凌禁止該學生回校上學,僱主不能因為有黑惡勢力欺侮一位員工而炒該員工魷魚,是一樣的道理。人要有起碼的正義和良知,豈能向惡勢力低頭?豈能與暴徒一同欺凌一匹馬?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