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
(互聯網)

反對派為推倒修訂《逃犯條例》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甚至失去了專業的道德操守底線。近日,有人以香港多家中學校友的名義發起聯署行動,用校友的身份入侵校園,以政治侵害未成年學生,而教協竟然公開支持,又有三名匿名的法官,接受傳媒採訪,表示對修例感到擔憂,並聲稱是有違法官不參與政治的操守。在反對派高度政治化修訂《逃犯條例》的影響下,香港許多專業領域正受到侵擾,值得社會關注。

近幾日,反對派在網絡上發起聯署反對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的行動,作為香港近期的一宗焦點事件,發起市民聯署行動,進行政治宣傳,本來也沒有甚麼值得大驚小怪的地方,早已司空見慣了。而這次事件之所以引起社會關注,是因為其中有一些聯署聲明信,是以各大學、專上學院,以及多家中學校友的身份發出。雖然發起人自知未得到校方同意,甚至也不是校友會的集體行動,惟有在聲明信的末端標註並不代表校方和校友會的立場,但這些以校友身份發出的聯署信仍然值得注意。

按理說,就修訂《逃犯條例》表達意見,任何一位市民只須以市民的身份就已經足夠,而毋須冠以學校或校友會的名義。事實上,這類在網絡上的聯署行動早已多如牛毛,許多市民不論你是否願意,都會從手機中收到這類聯署信、宣傳品,市民如果想要通過簽署聯署信表達自己的立場,完全沒有困難。

但為甚麼有些人要特別以校友的名發出聯署信呢?主要還是想以校友的身份,讓這類的政治宣傳入侵校園,讓更多對這一議題不感興趣,或沒有立場的人,因校友的關係參與其中。如果說,這類校友式的政治宣傳只在大學校園內傳播,問題還不算太大,因為大學生多數是成年人,具有自己的判斷能力。但是,現在這種校友名義的宣傳直接針對中學,入侵中學校園,直接對未成年的學生進行政治洗腦,這就須引起社會的警惕。

作為教育工作者,愛護學生是最基本的道德操守要求,對待政治事件,教師及教育工作者也應持平、公正地讓學生了解事件,而不能讓政治騎劫教育,協助某些政治組織在校園內進行政治宣傳,甚至把未成年學生捲入政治漩渦之中。這樣的做法不僅不符合教師和教育工作者的身份,更加是不道德的,當受到社會譴責。

而令人遺憾的是,作為教育工作者的工會,教協在這一事件中,立場偏頗,公開支持和推動這類校友身份的另類政治宣傳手法,這將嚴重衝擊香港教育工作的道德底線,破壞香港的教育。

此外,在法律界亦出現政治侵害司法獨立的情況,路透社日前引述三名匿名法官,指他們對《逃犯條例》修訂感到困擾,擔心與北京發生衝突,並認為修例並不可行。

香港是法治地區,十分重視「司法獨立」的核心價值,不僅不允許任何外力干預司法,同時亦不允許法官參與任何政治行動,或評論政治及其他具爭議的事宜。這次三名匿名法官接受訪問在前,隨後就有一些政客發起所謂的法律界黑衣行動,前後呼應,很明顯又是一次政治炒作事件。

而這次的政治炒作,是公然地讓政治入侵司法體系,直接破壞香港的司法獨立,將法官也捲入政治對抗之中,對香港的影響深遠。

修訂《逃犯條例》原本就需要以理性的方式討論,才能得出對香港最有利的結論。但是,反對派出於選舉的政治考量,又受到美國遏抑中國的國際環境的影響,將事件極端地政治化炒作,令草案無法以正常的方式進行討論。現在,反對派政治化炒作事件又進一步,更加侵入了教育和司法這些領域,損害了香港一直以來的核心價值,破壞這些領域從業員的專業道德操守。這些政治化的炒作,正在侵蝕和損害香港的根基,影響深遠,後果十分嚴重,值得社會警惕。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