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的區議會選舉再次出現血腥的暴力事件,已參選的立法會議員何君堯,今日(6日)早上在屯門湖翠路擺街站時遇襲,一名男子借送花然後掏出一把尖刀刺向何的心口。何君堯受傷,雖沒生命危險,但刺向選舉的暴力絕對不能忍受 ; 而在社會上充斥着反修例的黑色暴力氛圍、不斷有立場偏頗的媒體和政客在美化暴力、袒護暴力的情況之下,暴力只會越來越氾濫。要確保今年的區選能夠在和平的氣氛之下公平、公正地進行,必須從反暴力開始。

何君堯被刺的現場,是區議會選舉的一個普通街站,這樣的街站是競選工作不可少的,是與市民直接溝通的途徑 ; 如果連擺街站、派單張,與市民直接對話,也變成危險性很高的動作的話,那麼區議會選舉還可以說是在正常地進行嗎?

從網上傳出的兇手刺何君堯的整個過程看,兇手先是假意送花,送的還是一束菊花,這種花是中國人拜山時才用的,並且預先將一把尖刀藏在隨身的挎包中,這顯然是有備而來的一次行動。再者,從網絡短片看,兇手以刀刺向何君堯時,也是用了全身之力,對着心臟刺去,看起來不僅僅是恐嚇,大有取人性命之勢。如此暴力行為,可以說是防不勝防,經過這次的暴力襲擊,政府是否要考慮向每位候選人提供必要的防護裝置?如否,政府又該採取甚麼樣的措施,才能保障候選人免受暴力的威脅?

何君堯是建制派的立法會議員,其言論立場鮮明,容易引起爭議,也會引起一些人的不同意,但是,在尊崇民主、自由的社會,不是應當容許不同立場的人,都可以自由地表達自己的意見嗎?不是應該要有容納不同意見的心胸嗎?如果連不同的意見也不能容納,那麼舉行選舉還有意義嗎?用暴力令不同政見的人士禁聲,阻止他們參選,這是民主和自由社會能夠容許的行為嗎?

刺向何君堯的尖刀,背後是籠罩在整個香港的黑色暴力。黑色暴力遇有不同政見人士,立即暴力相向,即便只說了一句:「我是中國人」,也有可能被人施以暴力,被打得頭破血流,性命垂危。這些黑色暴力破壞法治,破壞香港的社會安寧,嚴重傷害了許許多多無辜市民的身體和財產,更加破壞了許許多多的公共財物,公共設施,對公共安全帶來很大的威脅。

這股持續了五個月的黑色暴力,令社會氣氛變得異常緊張,也令區選處於暴力威脅的陰霾之下,今天有何君堯遇刺,明天呢?後天呢?如果兇手不能受到應有的法律的制裁,如果黑色暴力不能禁制,是無法保證不再出現暴力行為的。

因此,保障區選的公平、公正,基礎是要止暴制亂,政府當局必須要有更積極的行動,發動整個政府機器,凝聚十八萬公務員共同努力,全方位地採取措施,以期能有效地在短時間內制止暴力。建制派的政黨和議員,也不能夠只盯着自身的利益,不能只顧自己的選舉,而不願意觸碰到敏感的議題,應將香港的大局,和七百萬市民的整體利益放在首位,配合政府,動員社會群眾,共同止暴制亂。

反對派的政黨和議員們,一方面不希望選舉拖遲,但另一方面卻一直拒絕譴責暴力,拒絕與暴力割席,甚至還要為暴力尋找藉口,為暴力包裝上各式各樣的藉口,這些都是在美化暴力,縱容暴力的行為,而且客觀上也是支持暴力的行為。今日的香港社會,暴力不斷升級,暴力侵襲和傷害了區議會選舉,反對派政黨和議員們負有不可推搪的責任。如果反對派政黨和議員們仍然希望選舉能如期舉行,首先應站出來譴責暴力,與暴力割席,協助制止黑色暴力。

保障選舉首先要止暴制亂,如果在選舉的投票日之前,暴力未能停止,社會秩序未能恢復正常,政府應積極考慮暫停選舉,直至有適合選舉的和平社會環境。而假如選舉未能如期正常舉行,黑衣暴徒,以及縱容暴力的反對派政黨和政客們要負上全部責任,破壞民主和自由、這些口是心非,表裏不一的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