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新年伊始,香港的政治也揭開新的一頁,元旦遊行後出現兩種新動向值得留意。一是黑暴的力量逐漸削弱,反對派改為廣場籌建工會,加強反政府抗爭的組織力量,二是新一屆區議會登場,由民生為主,轉變為反政府政治抗爭的新平台。這兩種新的動向預示者新一年的政治抗爭將會以新的方式出現,並逐步升溫及激化,政府當局及社會各界須未雨綢繆,及早預備,加以防範。

今年的元旦遊行與往年有所不同,遊行隊伍中出現最少40個新成立的反對派組建的工會,他們在遊行集會中招募會員,估計每個工會在遊行當日已招募了40至100名會員。

反對派積極組建工會,這是一個有多重目的的行動,其中一個目的,就是希望以大量成立工會,在今年的立法會選舉及明年的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中,搶奪工會方面的席位。不過,以目前的現實情況看,全港工會約有六、七百個,反對派想要成功爭奪立法會及選委會席位並不容易。

另一目的則是希望透過組建工會,進一步強化反對派的社會動員力和組織力,為今年的政治抗爭做好準備。從元旦遊行觀察,不論是參與遊行的實際人數,還是混在人群中搞破壞的黑暴成員的人數都已經明顯下降。經過為時半年的反修例之亂,黑暴的行為不斷衝擊市民的道德底線,破壞香港正常的社會秩序和經濟秩序,這些惡劣的行為,受到打擊和傷害的其實都是無辜的市民和商戶,多數都已政治無關。

黑暴又衝擊法治,直接破壞法院設施,更以噴漆公然寫出法官的名字。這種行為不只是侮辱個別法官,而是以黑色暴力公然威嚇法官,想要直接影響法官的司法審判,嚴重侵犯了香港的司法獨立,破壞香港的法治。

黑暴的胡作非為難以為人所接受,反對派的政黨和政客礙於「不割席、不指責、不篤灰」,不敢公然對黑暴作出批評,但心裏面是清楚知道黑暴不得民心,靠黑暴抗爭爭取今年的立法會選舉議席,難以成事。

因而,元旦出現的組建工會的新動向值得關注,這是反對派在黑暴逐步衰退之後,希望以工會的方式,在各行各業強化他們的社會動員和組織力量,為今年立選前的社會運動籌備力量。元旦遊行之後,已有新成立的公務員工會在網上發起政治攻勢,聲明不滿警方提早結束元旦遊行,引起政府關注。顯示今年的政治鬥爭,很可能將逐步由黑暴轉向反對派工會,籌建起的新工會將會成為新的抗爭前鋒。

另一新動向是新一屆區議會登場,反對派控制了全港18個區議會中的17個,1月2日,中西區和西貢將軍澳區議員最先開始新一屆的會議,在反對派的主導之下,立即將區議會政治化,提出包括爭取「五大訴求」,監測警方的政治行動。區議會泛政治化,變成反對派攻擊政府,打擊警隊,以及發起社會運動社動員的新的平台,這對香港社會同樣將會帶來重大的影響。

區議會是貼近市民的非政權性社區組織,過往依照法律一直以提供社區的文娛康樂和環境衞生等服務為重,同時亦會就政府的地區管理政策和其他事務向政府提供意見和建議。而新一屆的區議會剛開始,反對派就高調地將其轉變為政治鬥爭的新平台,這一舉動最直接的影響就是要讓香港社會迅速地泛政治化,讓全港社區,除離島之外,都陷入政治鬥爭的漩渦之中。

大量組建工會和區議會泛政治化,一個是從行業的方向去組織動員,另一個是從社區的方向去組織動員,兩者合力推動社會的反政府浪潮,這預示着香港社會在新的一年將會面臨更多的挑戰,社會仍將處於激烈的政治鬥爭之中。

2020年是重要的選舉年,台灣、美國有大選,去年他們已經出於選舉的政治需要,將黑手伸入香港社會,搞亂香港社會,今年選舉進一步走向白熱化的激烈競爭之中,香港仍然會是可以影響選舉結果的重要環節。香港今年也將面臨立法會的換屆選舉,今年的政治鬥爭只會更加激烈。

種種因素,都令香港的社會環境變得更為複雜,政府將面對更大的挑戰,準確把握社會新動向,未雨綢繆,做好應對準備,才能掌握主動,應對好挑戰。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