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風暴持續,香港面臨回歸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繼元朗、西環在7月27日和7月28日的激烈衝突之後,有公務員發起8月2日的集會。這一集會以「公僕仝人,與民同行」為主題,聲稱希望向市民表達公務員團隊緊守崗位、服務市民,亦願意將市民聲音傳達至政府管治部門。須指出的是,不論公務員的集會用甚麼口號,提出甚麼訴求,在此時此刻發起政治行動,均為反政府的政治行動的一部分,嚴重背離公務員的職業操守和政治紀律。

反修例運動持續到今日,已經與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沒有關係了,7月21日暴徒衝擊中聯辦,用漆彈和雞蛋塗污國徽,行動的口號也改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中聯辦、港澳辦等中央部門發聲,指事件已觸碰了「一國兩制」底線,挑戰國家主權,情況繼續下去,整場運動的政治性質發生變化,由針對特區政府施政的反修例請願,演化成衝擊和觸碰「一國兩制」底線的政治運動。

在整場反修例運動中,不時有些居心叵測的人,以各種身份發出政治宣言,目的有兩個,一是讓外界以致整個國際社會誤認為香港各行各業各界別都反對特區政府,二是以此方式鼓動這些行業界別的人士也參與到這場運動中,是另類的宣傳的鼓動方式。

這次公務員集會,由勞工處職員的顏武周發起,以「公僕仝人,與民同行」為主題,表明冀向市民表達公務員團隊仍願緊守崗位、服務市民,亦願意將市民聲音傳達至政府管治部門,聲稱公務員與一般市民並無分別,同樣關心香港、對局勢感到焦慮。發起人用這些表面上看似中立的言語,其實是要遮掩集會的真實政治目的,希望鼓動更多公務員參與其中。但是,集會在此時、此刻舉行,客觀的效果就是為整場運動增加政治壓力,公務員及社會各界其他人士,不可誤以為這類集會仍然只是普通的表達意見。這次的公務員集會亦與平時爭取薪酬的集會性質不同,是以反政府為目的的政治性集會。

公務員是政府聘用的職員,公務員須堅守「政治中立」的原則,是公務員的重要操守之一,對於「政治中立」的原則,過去一直受到曲解和誤導,常常以「政治中立」原則,作為拒絕執行某些政府決策的擋箭牌,現在反對派再次搬龍門,指組織和參與8月2日的公務員集會,並不違背「政治中立」原則。

這種說法十分錯誤,公務員的「政治中立」首要是效忠政府,對在任的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盡忠,在政府作出決策之後,不論個人立場如何,公務員應全力支持,把決定付諸實行,並且不應公開發表個人意見。公務員還有職責協助主要官員解釋政策,爭取立法會和市民大眾支持和理解政府政策。

由此可見,公務員發起集會,或參與集會,均嚴重違背「政治中立」的原則。有些人說,公務員脫下證件、制服,與一般市民並無分別,這種說法也不正確,具有誤導性,公務員不參與政治行動,應包括工餘時間,否則上班時政治中立,下班後反政府,這不是很荒謬嗎?

有些人說,根據公務員守則,首長級人員、政務主任、新聞主任及警務處的紀律部隊人員,均禁止參與政治活動,只要不屬上述職系,舉辦集會表達意見並未違反條例。這種說法同樣具有誤導性,公務員須堅守「政治中立」的原則,是普原則,並非只限於少數職系,只是一些重要職務的公務員,須特別強調。

反修例運動發展至今已經演變為一次重大的政治性運動,一些學者、觀察家甚至認為,因為有外部勢力參與其中,這次運動具備了「顏色革命」的要素,是一場香港版本的「顏色革命」,在此情況之下,公務員須分辨是非,認識事件的嚴重性,避免參與這些運動。公務員如果對政局或眼下的社會事務有不同意見,應可透過內部的渠道,向政府高層反映意見,同時秉持專業精神、緊守崗位。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