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學文憑試歷史科考試的一條試題令人驚訝,要求考生評論「1900至19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放弊。」讓人以為是極端日本右翼勢力出於美化日本侵華歷史而出的試題,但竟然出現在香港中學文憑試的考卷中,難道香港考評局已經被日本右翼勢力佔領?考評局回應稱,設題及資料「別無其他非學科的考慮」。由此反映出香港某些政治病毒已經在社會廣泛擴散,已經到了不進行深入從根源醫治無可解決的地步了。

這一考題出現在歷史科卷一「歷史資料題」中,分數佔整份考卷的六成,四條題目均是必答題,掀起爭議的第二題,引用三段史料,分別是日本法政大學校長梅謙次郎在1905年,提到可助滿清興辦「法政速成學校」的文章;民國成立後,南京臨時政府與三井財閥訂立對華借款的合同、陸軍總長兼任參謀總長黃興致函井上馨的書信等。題目要求考生從資料歸納妨礙中國現代化努力的問題、評論革命黨推翻清政府多大成功,並參考資料,評論是否同意「1900至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說法。

要問日本在1900年至45年期間給中國帶來了甚麼,可以去問問在香港經歷了被侵華日軍佔領了3年8個月的老一輩香港市民,也可以去問問當年為反抗日本侵華軍隊的暴行,成立的東江縱隊的香港成員,他們會告訴你很多歷史事實和真相。如果仍嫌不夠,還可以到江蘇南京的「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瀋陽市的「九.一八歷史博物館」,也可以到北京豐台的「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去看看,從中可以看到很多歷史的真相。

考評局所設的這道題目,乍看之下還以為是戰後一直在美化日本侵華戰爭歷史的日本右翼分子所為,但想不到卻是出自香港特區政府轄下的考評局之手。這樣的試題,可能日本政府也會有所顧忌,不敢做出歪曲歷史事實到如斯地步的事情,也要顧及中國和亞洲地區曾受日本侵略戰爭傷害的人民的感情。但香港的考評局竟然出了這樣的錯誤,而且還要辯解說「別無其他非學科的考慮」,考評局是錯讀了日本右翼勢力編寫的侵華歷史,還是仇中的政治病毒上腦,影響了他們的判斷能力?

香港的教育存在問題早已不是新鮮的課題,不久之前有小學歷史教師歪曲美化鴉片戰爭的歷史,將鴉片戰爭說成是英軍為了幫中國禁煙而發起的戰爭,現在又再出現了考評局美化日本侵華戰爭的試題,由此可見,教育的問題已經不是某幾位教師,或某些教育部門的官員出了問題,而是整個教育出了問題。教育的問題不作出糾正,對香港的傷害難以估量,有可能令香港沒有前途,失去了未來。

香港的反修例之亂,一些人把焦點集中在黑暴的問題,認為平息了黑暴,香港的問題應該就解決了大半。但是,從近期接連曝露出來的教育領域的問題,還有其他領域中出現的一些現象可見,反修例之亂的政治遺毒,還有更廣泛的邊界,早已滲透到很多社會層面。

香港有多個專業領域都受到政治病毒的侵害,出現了很嚴病徵。舉例而言,香港的傳媒界已經出現扭曲變質的迹象,13歲的初中生,可以以前線記者的身份,到黑暴現場的第一線「採訪」;大量的假記者充斥在採訪的最前線,做了許多與記者身份不相符的事情,但作為新聞從業員工會的香港記協,不僅維護行業的尊嚴,反而包庇破壞新聞業的假記者。

醫護界本以治病救人為天職,17年前,香港遭遇沙士之時,香港的醫護界不怕危害堅持守護病人,贏得世界的稱讚,但今年新冠疫情剛起之時,卻有人組織醫護罷工,用病人的生死為籌碼,向政府索要偏激的政治訴求。法律界本來是維護法治社會的正義力量,但在香港的現實社會中,許多法律界人士曲解法律,破壞法治,成為黑暴和許多違法者的保護傘,一部分法律界人士知法犯法,成為違法行動的領頭人。

2014年非法「佔中」運動,當權者以為在中環的人群散去,事情就已經解決,然後開始推動「大和解」,而不去清除「佔中」遺留下來的政治病毒。經過幾年的醞釀,終於導致2019年的大爆發。有了上次的深刻教訓,當權者是否應該有所反省?止暴制亂的同時,更須全面清理反修例之亂給社會帶來的政治病毒,否則,只醫治表面的傷口,不去觸碰內裏的病根,恐怕只會越病越深。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