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時報》派往香港機場採訪示威活動的記者付國豪,8月13日遭人以暴力綑綁手腳、毆打,甚至脫褲侮辱,事件引起國際關注。反修例運動中至今已發生多宗記者受到暴力對待的事件,香港一直十分重視的新聞自由和記者的採訪權力,在反修例運動中遭受十分嚴重的侵害。而令人感到遺憾的是,作為新聞記者工會的香港記者協會,在處理記者遭受非法暴力侵犯時,竟以政治立場掛帥,令新聞業界的核心價值遭受踐踏,香港記協正在破壞新聞業界的發展。

付國豪在香港機場遭受非法暴力虐打和侮辱之後,《環球時報》總編輯已第一時間在網絡上發出信息,確認付國豪是該報社派往香港,採訪香港機場當時正在發生的群眾示威事件。付國豪當時是以記者身份在現場採訪這一點並沒有甚麼疑問,而付國豪當時在機場之所以遭人暴力虐待,也是由於他在現場拍攝而引起的,毫無疑問,付國豪是因在機場採訪而遭受到暴力虐打,暴力行為嚴重侵害了付國豪的新聞採訪自由和權利。

而香港記協在事件真相曝光之後,在8月14日發表了一份新聞稿,令人遺憾的是,新聞稿只是輕描淡寫地提及付國豪遭示威者圍困、搜身及綑綁,以及另一名中通社記者被要求刪片之事,但卻沒有對這兩宗事件作出是非判斷,亦沒有出言維護付國豪及中通社女記者的新聞採訪權利,反而強調指出,兩名記者在事發時,均沒有佩帶記者證。

記協新聞稿的言下之意,兩名記者遭到虐打和不合理妨害採訪自由,責任在於他們兩人當時沒有佩帶記者證。這樣的說法實在令人感到遺憾。記協的說法首先違反了作為人的基本道德觀和是非觀,即使不是記者,在現場拍攝示威活動,也不應該遭受非人道的虐打和侮辱,就像現場採訪的一名外國記者所說的那樣,即使對待戰俘也不能夠使用這樣非人道的手段,警察捉賊也要保障相關人士的合法權益,為何反修例的示威者就可以任意以暴力手法對待他人?

記協的說法更加違背了維護新聞自由和採訪權利的基本立場,採訪是新聞記者的天職,在特定的情況之下,為了公眾利益和大眾的知情權,新聞記者時不時都需要隱藏身份進行調查和採訪,何來新聞記者採訪時一定要佩帶記者證公開採訪之說?再者,付國豪及中通社的女記者所採訪的是公眾的示威集會活動,這場示威高調聲稱無大台,沒有組織機構和團體,亦沒有人負責,記者該向誰展示記者證?又有誰有資格和權力去查驗記者身份?更何況,付國豪當時是穿着標誌記者身份的反光背心在現場採訪的,而中通社的女記者也一再表明自己的記者身份,沒有佩帶記者證之說根本不成理由。

在反修例示威中,暴徒圍攻、毆打記者的事件已發生多宗,不僅付國豪和中通社女記者,本港的TVB記者,佩帶了記者證,手持着有TVB新聞台標記的攝影機和咪牌,仍然遭到暴徒的圍攻和虐打,TVB的採訪車也多次被人圍堵、破壞。這些事實表明,有沒有佩帶記者證根本不是關鍵的問題,而是暴徒以暴力對待持不同觀點和意見的新聞機構和記者,只許認同暴力示威的新聞採訪,而妨害及破壞其他的採訪,記者協會有意地忽視這一關鍵問題,是以政治立場先行,破壞新聞自由和記者的採訪權利。

受暴力侵害記者的採訪權和新聞自由權的影響,香港的新聞業發展已經出現嚴重的扭曲和傷害,TVB近期有多名主播和記者離職,該公司發言人回應記者查詢時指出,「事緣最近接連發生無綫電視採訪車遭到示威者破壞和記者被襲擊,我們理解及尊重前線記者,特别是年輕女記者擔心人身安全而作出辭職的決定。」這幾句簡單的回應,道出了新聞機構和記者的無奈和不滿。

記者協會作為記者工會,不能維護新聞自由的核心價值,不能維護記者採訪的正當權利,有何顏面繼續以記者工會自居?記協更加以政治立場侵害新聞自由,扭曲新聞業的價值,妨害新聞業的正常發展,當受社會的批評和譴責。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