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病毒在全球產生十分嚴重的影響,截止27日,美國的累計確診病例已超過中國和意大利,成為全球確診病例最多的國家。整個新冠病毒的防疫過程,給人類最大的教訓就是必須拋棄一切的意識形態和政治上的干擾,科學地對待疫病。甚麼是科學精神?中國的科學家鍾南山向全世界做了一次良好的示範。

進入3月以後,歐洲和美洲繼中國之後成為全球疫病最嚴重的地區。人們會有一個很大的疑問,為甚麼疫情最先於中國發生,歐美國家卻未能充分利用中國發生疫病後的一個月多時間,做好防疫準備,而最終導致疫病在歐美國家迅速爆發?這裏面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們未能以科學的態度正確地看待這次疫病,甚至於受到意識形態和政治的干擾,誤判了疫情的嚴重性。

日本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3月24日在日本眾議院財政金融委員會會議上爆料,指2月底他與G20財長開會時,歐洲國家非常輕視疫情,其中意大利代表還說:「那是黃種人才會得的病,跟我們沒關係。」

與此同時,我們可以回顧一下2月27日,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在一次記者會上的講話。鍾南山在這次記者會上明確指出「疫病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發源於中國」,並且作出呼籲,建議疫情發展得較快的國家參考中國對疫情的處置,實現早發現,早隔離。鍾南山在該次記者會上還說:「上周,我應邀向歐洲呼吸學會作視頻報告介紹中國經驗。這是人類的病,不是中國的病。」

從麻生太朗和鍾南山的講話中可以反映出一個問題,兩人在2月份與歐洲國家溝通和交流的過程中,應該都感覺到歐洲國家未能科學地正視疫病,以為新冠肺炎只是黃種人的病,只會在中國發生。鍾南山在記者會上作出的呼籲,是希望歐洲國家能正視這次疫病的危害性。並且從中國防疫吸取經驗中,提早做好準備。

他當時指出,「早發現,85%以上都能好起來。我們發現,危重症病人病亡率比普通病症危險系數高9倍。特別是有高血壓、腎病等基礎疾病的患者,都高於一般的患者好多倍。」

歐美國家一直有一種「白人至上」,白種人高人一等的意識形態,甚至在對待疫病也會受其影響。鍾南山2月底說出的「疫病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發源於中國」以及「這是人類的病,不是中國的病」,正是本着科學的精神,對美歐國家,以及全世界作出的提醒。

只從科學的角度出發,實事求是地面對客觀事實,不受意識形態和政治的干擾,不分國界和種族,這是作為科學家最值得受人尊敬的科學精神。鍾南山做了一次最佳的示範,全世界的科學家都應該以鍾南山為榜樣。

然而,令人遺憾的是,鍾南山的善意提醒,卻遭到一些政治上的攻擊和抹黑,更加有一些無知的人,妄加評議。有一些人,出於政治上的需要,跟在美國的屁股後面,也不理科學的事實,一味地將這次新冠肺炎,說成是「中國病毒」、「武漢病毒」,這些無聊的言行,除了推卸責任和抹黑中國之外,對全球的抗疫,以及對每一個受到疫病影響的國家和地區的抗疫,完全沒有好處,反而會進一步影響各國對疫病的準確判斷。

另有一些人,則是「仇中」的思維作祟,凡是中國的,他們都要加以抹黑和批評。這種思維在香港也很盛行,不分對與錯,是與非,這也令香港要承受一定的代價。香港有一些藝人,本來對科學一無所知,對政治也半通不懂,但卻熱衷於妄加評論,還自鳴得意。黃秋生就是其中的表表者,他見到鍾南山提出「疫病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發源於中國」,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發表了一番評論,認為鍾南山是想將責任推給外國,這正應了一句古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鍾南山是大科學家,心中關懷的是全人類的安危,這又豈是黃秋生之類的一般見識可以領會得到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