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過2003年非典型肺炎(沙士)後,港人對今次新型肺炎的防備意識明顯提高,街上絕大部分市民都會戴上口罩,避免感染病毒。然而,人人戴口罩是好事,但如何棄置用過的口罩,卻成為另一個衞生問題。街道上、山野中、垃圾桶旁,隨處可見用過的口罩。有醫生指出,口罩並不算是醫療廢物,但為人為己,都應妥善處理,建議政府應設置獨立有蓋的口罩棄置箱;亦應保障所有清潔工,在有足夠的防護裝備下工作,並確保他們妥善使用防護裝備,以免病毒在社區爆發。

文:潘翠華 圖:黃冠華

現時市民配戴的口罩,大部分都是一次性的外科口罩,港人即使每天只使用一個口罩,每天棄置的口罩數量已多達數以百萬個,加上今次新型肺炎的傳播力比以往的病毒更強,大家處理用完的口罩時,不應掉以輕心。

究竟這些用過的口罩,會否成為致病溫床?精神科專科醫生潘佩璆表示,市民並不需要過分憂慮,因為從過往處理沙士個案的經驗來看,似乎還未聽過因棄置口罩而造成感染。

「口罩表面如果沾上了飛沫,應該不容易脫離口罩,它是黏在上面,相隔一段時間後會失去活力。如在空曠地方下有紫外光照射,會有殺菌功效,病毒無法作惡。」他又指,如果市民並非近距離接觸或觸摸到帶病毒的口罩,就毋須害怕。

口罩成為抗疫時期不可或缺的最基本裝備。
口罩成為抗疫時期不可或缺的最基本裝備。

應研究立法建立處理制度

潘佩璆認為,嚴格來說,口罩並不算醫療廢物:「很多人因為不同理由都會戴口罩,有些人因為防過敏,有些人怕空氣污濁、灰塵,有些人傷風怕傳染他人,有些人抵抗力差,所以戴口罩保護自己。」相比起來,醫院為病人打針、抽血的物料上,會沾染到病人的分泌物或身體組織,經接觸而感染病毒的機會更高。

此外,潘佩璆相信,若將口罩視為醫療廢物去處置,成本不輕:「首先要有專門的容器去收集,然後要有合乎規格的專車運送,拿到棄置場所處理。據我所知,其實(醫療廢物)是要經火化焚燒的,所以成本不輕。這就牽涉到由誰來斥資,以及去到那個層次的時候,便可能要立法,但整套(制度)應如何做呢?政府應該要研究一下。」

潘佩璆醫生
潘佩璆醫生
有人擔心用過的口罩會成為傳播病毒的溫床。
有人擔心用過的口罩會成為傳播病毒的溫床。

政府可籲自設口罩棄置箱

潘佩璆認為,現時的立法會運作緩慢,立一條新法例需時,顯然是「遠水不能救近火」,現階段起碼要有一個臨時辦法,就是以勸籲方式,鼓勵坊間自設口罩棄置箱。

「很多場合如商場或餐廳,很多人都要戴口罩,如果棄置時,最好放在獨立有蓋的垃圾桶,或者環保一點,用紙皮箱開一個小口作為盛載口罩的容器。政府亦可以透過一些商會去推廣,鼓勵會員去執行。」

他續指,這些口罩棄置箱內應先鋪上膠袋,待清潔工清理時,將膠袋整個抽起棄置,這樣就不會將口罩上的病菌揚開去。至於清潔工的裝備,潘佩璆強調,無論疫症有無發生,清潔工在任何時候都應該有好的裝備:「他們的工作本身都會接觸到很多細菌,譬如痰裏面都可能有很多細菌,要教導他們經常使用這些裝備。」

他又建議,教育局可在學校多教授小朋友健康衞生常識,衞生署也可印製一些宣傳單張,教導市民如何處理口罩等防疫物品。

用過的口罩,丟棄無蓋垃圾埇,不排除都有播毒風險。
用過的口罩,丟棄無蓋垃圾埇,不排除都有播毒風險。

防患未然為以後打算

潘佩璆坦言,長遠來說,他對是否立法規管口罩棄置,抱持開放態度:「有些東西你不立法,市民未必會跟從。疫症有可能幾個月後煙消雲散,大家回復以前生活,到時還有無人去理?如果下一次又來一場疫症,大家就會手忙腳亂,所以政府要深入考慮研究。」他舉例說,現時所有醫院都設有專門棄置口罩的有蓋垃圾桶,但事實上口罩是否必須獨立棄置,並無硬性規定,就算有人不遵從指示,亦不會受到處罰。

他認為,立法可以一步步來:「好像香港處理醫療廢物的方法,其實也不是使用了很久,只是幾年前的事,所以需要一個過程,亦可以參考其他國家的做法。」

現時已有商場主動設置有蓋口罩棄置箱。
現時已有商場主動設置有蓋口罩棄置箱。

懲教署加班 口罩送清潔工

本港清潔工通常年紀不輕,還要經常接觸污穢物和病菌,在新型肺炎肆虐下,他們成為了高危的一群。政府亦關注到他們的防疫物資是否足夠,特別是口罩供應。早前懲教署每月加班增加生產的70萬個口罩,部分已透過食物環境衞生署和房屋署,優先分發給外判合約的前線清潔工。

食環署將口罩提供予清潔公廁、街市、垃圾站及街道的清潔工,房屋署則把口罩提供予清潔公屋的清潔工。而懲教署接下來生產的口罩,隨後亦會透過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以及港珠澳大橋和深圳灣兩個陸路口岸,分發予前線外判合約清潔工。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