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風暴下的區議會選舉異常矚目,建制派只拿到59席,失去240席,情況慘烈,即使勝出的票數也「咬得好緊」。然而,在中西區區議會山頂選區,自由黨的楊哲安仍能以高於對手一倍多的票數勝出,是個異數。

楊哲安在本區只服務了22個月,仍能高票當選連任,屬建制派議員中所少見,楊對於結果固然感到開心,但也透露其實要「做好呢份工」也絕不容易。蛇齋餅糉在這區自然不管用,這區選民非富則貴,當中包括政府高官、各國領事,也有不少專業人士,甚至有居民連圖都畫好,要求他怎樣改善交通問題。楊哲安無奈的說:「佢哋仲識過你。當佢哋搵得我嘅時候,嗰啲問題我覺得係好難解決。」

文:羅偉健 圖:黃冠華

楊哲安(右五)成功連任,妻子張新悅(左四)、父親楊孝華(右二)一齊謝票。
楊哲安(右五)成功連任,妻子張新悅(左四)、父親楊孝華(右二)一齊謝票。

「山頂區第一個問題就係地方大!」楊哲安說。他表示政府分區是以人口計算的,大概18,000至20,000人左右為一個區,山頂區的屋苑密度比較低,所以面積就相對比較大,導致他巡區十分費時。另外就是在交通上花錢較多,有時候收到居民求助,他就要「飛的」到達,就算在同區內上落,車費用也可能破百。

楊哲安說,山頂區都是私人屋苑,居民十分注重私隱,所以基本上量血壓、派日曆等其他區議員要做的事,山頂居民都不需要,楊哲安無從與居民近距離接觸,平日只能「遙距式互動」,比如以電郵、whatsapp、微信等溝通。

「居民本身好有能力解決問題。」這也是楊哲安最頭痛的地方。有說「高手在民間」,但他面對的卻是「高手在山頂」。曾經有居民建議把白加道的十字路口變成迴旋處,使行車更暢順。但由於問題複雜,楊哲安打算從長計議,怎料該名居民就是專業人士,他立即把早已畫好的圖則拿出來,說:「其實我直接打畀局長都得嘅,佢住我樓下,但我搵你係因為我覺得應該你去做。」這令楊哲安不得不非常小心處理,因為「佢哋仲識過你」。

做全民區議員溝通最重要

野豬是楊哲安的大敵。
野豬是楊哲安的大敵。

票數反映民意,也是區議員的成績表。楊哲安今屆以2,422票對1,106票大比數勝出,得到近7成選民支持,證明楊哲安服務山頂這個「猛區」深得居民認同。他是2017年補選而來,服務了只有22個月,能夠有如此成績,非常難得。

對此,楊哲安表示需要不斷學習,最重要首先學會溝通,因為區議員服務一整個區,包括那些沒有投票給他的人:「無論你係唔係選民,18歲唔通你唔聽佢講說話?佢都塞緊車嘛。無論佢上次投邊個候選人都好,攞多你一票我都係贏,我冇理由唔服務嗰49%。」

他舉例,馬己仙峽道轉入梅道的髮夾彎,是區內多年來難以解決的問題。由於路窄,彎位又急,經常引起堵塞,有團體曾提議加闊馬路,開闢一個右轉彎位,但這牽涉到要削減旁邊的行人路,就引起很多人反對,以致計劃最後沒有通過,山頂交通只有繼續「和你塞」。

有人為反對而反對須親力親為

「我又睇唔過眼,自己喺度睇一日有幾多人行嗰條行人路,又有幾多車等塞入去!」 重提舊事,楊哲安仍有點激動。觀察的結果是沒多少行人,車卻塞到水洩不通,於是他逐個屋苑諮詢居民意見,要求他們若是支持加建右轉彎位,就把楊哲安準備好的電郵寄去運輸署。

平衡各方意見後,最後決定不完全削去行人路,仍保留一點,而行人路旁有一條水務署的樓梯,楊哲安要求水務署加路燈,開放給居民使用:「三樣嘢一齊做,咁就得咗。」

最後,楊哲安再去了解反對者的資料,發現那些反對削減行人路的人,根本就不住在梅道附近,只不過為反對而反對。他感嘆若不親自「落手落腳」去做,問題也許永遠不能解決。

野豬會翻倒垃圾桶覓食。
野豬會翻倒垃圾桶覓食。

官僚推卸責任不知真實民情

都說政府部門官僚,楊哲安是深有體會。楊哲安做過四年教育局政治助理,那時經常提到「跨部門」,覺得這樣做事很好,感覺很有效率,但做了區議員後才發現,一個問題時常被這種「跨部門」或部門與部門之間「推來推去」,令問題遲遲未能解決,自己也時常因此而感到生氣。

比如山頂區最嚴重的野豬問題,楊哲安透露,與漁農自然護理署溝通時,漁護署表示現時的政策是捕捉、絕育、搬遷,但其實一年才捉20隻左右,效率甚差。更令楊哲安感到錯愕的是,漁護署反映說沒有收到很多居民投訴。

有過「髮夾彎」一役的經驗,他又再逐家逐戶了解,原來是居民因為怕野豬而不出門,因而沒有見到野豬,所以沒有投訴。這時候他就知道:「同你均均真真,我問一句你答一句,原來係睇唔到個問題出現,同居民反映畀我嘅現實係差咁遠。」

野豬經常於晚上出沒。
野豬經常於晚上出沒。

追擊到底「三口六面」解決問題

所以他繼續「追擊」,漁護署又表示「豬患」是因為有人餵野豬,以及野豬在垃圾站覓食,「變相一個波推左去食環」。然而食物環境衞生署卻表示,垃圾桶設計是固定的,他們也控制不了居民甚麼時候出來扔垃圾,亦沒有相對的懲罰對付亂扔垃圾的居民。

最後,楊哲安一怒之下把漁護署和食環署一起帶到區議會,「三口六面」把問題解決,讓部門知道自己不會罷休,最後成功研發出一款新式垃圾筒,令野豬不能翻倒。兩署亦一同作宣傳,呼籲市民不要胡亂扔垃圾在路旁,而漁護署亦對某些野豬出沒黑點進行突擊搜捕,才令問題得以緩和。

監察議員首重出席率

山頂區隨處棄置圾圾問題嚴重。
山頂區隨處棄置圾圾問題嚴重。
亂棄垃圾可能會吸引到野豬。
亂棄垃圾可能會吸引到野豬。

本屆區議會選舉結果「大洗牌」,很多當選人都是第一次做區議員,令不少人都質疑他們「識唔識」?畢竟區議員做得不好,受害的還是自己,到底市民有甚麼方法可以監察自己的區議員?

楊哲安聽到「監察」二字反而笑了出來,因為他認為以前的市民根本不理區議員有沒有做事,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區議員是誰:「所以突然間指標跳到去監察,我就覺得:咁昇華?由唔知邊個係議員,到你想去監察?good on you!」

他認為市民第一樣可以做的,就是看出席率,因為這是「硬指標」:「你得兩三成(出席率)嘅話,點講都講唔通你真係做好多嘢,最基本你某啲大會係要出席,唔出席又點知政府點諗?又冇發言,咁你點做到最基本嘅角色?」

山頂居民以電郵查詢工作

其次,就是起碼要知道其辦事處地點、電話號碼、電郵,再留意其工作報告、政綱,有沒有兌現競選承諾等等。對楊哲安而言,由於山頂區都是私人屋苑,較少機會可接觸居民,所以他會實施「遙距式互動」,定期以電郵匯報工作,居民亦會以電郵查詢:「我唔覆佢兩日呢,通常電話就來,就鬧㗎喇。」

他認為市民要監察區議員其實很容易,但首先要有監察意識。因此他覺得這次反修例風波某程度上也是一件好事,令大家更關心自己本區是甚麼議員,關心完之後就更容易進行監察。

劫後餘生更專心服務選區

防野生動物設計垃圾桶在山頂試用,希望可以減少野生動物在住宅區出沒。
防野生動物設計垃圾桶在山頂試用,希望可以減少野生動物在住宅區出沒。
居民恭喜楊哲安成功連任。
居民恭喜楊哲安成功連任。

楊哲安認為,本屆區議會的高投票率,能令政府比以往更重視區議員的聲音。不過凡事都有兩面,在政治風波下的選舉,楊哲安所在的中西區,15個議席中,建制派由上屆11席減少到今屆只剩他1席。

以往楊哲安會為了山頂區居民,主動跨區去跟中西區其他議員協商,共同解決一些區內問題,但「劫後餘生」的他,未來的地區工作卻有可能在政治色彩不同之下受到阻撓,因為中西區建制派只剩他一人。

「但我一定要試。如果講到違例泊車、垃圾問題,呢啲係冇政治光譜。」楊哲安已做好要孤軍作戰的心理準備。他不擔心新一屆區議員上任後的運作問題,因為過去他亦從未因黨派而特別針對過甚麼人。楊哲安認為大家可以「對事唔對人」:「只要唔好踩到某一兩條神經線,就係一個好順暢嘅議會。」反而現時議會只剩他一個建制派,讓他覺得「一身輕」,他更有興趣去看看14位反對派區議員如何運作,反正自己一個人也影響不到他們的決定,讓他未來有更多空間去專心服務山頂。

仿父楊孝華進軍立會言之尚早

楊哲安的爸爸楊孝華是前立法會議員,他未來會否跟父親一樣進軍立法會?楊哲安坦言:「如果說我從來都無這個諗法,咁就呃你。但我係咪想邊年就要去到邊個位、做啲咩?完全無。所以我會回答得好官腔,就係:無呢個打算。」他指一切還要先看區議會的情況再算,起碼這4年內做到最好,之後的事見步行步。

父親楊孝華對他除了鼓勵之外,更幫忙照顧他的4個女兒,專心做個廿四孝爺爺兼爸爸,讓楊哲安可以專心選舉、專心工作。茶餘飯後爸爸也會當他的聆聽者,讓楊哲安訴苦。雖然楊孝華也是自由黨元老,但楊哲安坦言在黨內沒有得到甚麼特別待遇,也沒有特別職位,一切就如他所說的,見步行步,做好自己份內事。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