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1)戰狼何君堯力推國安立法 見證成果

全國人大會議5月22日開幕,副委員長王晨正式宣讀《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宣布將從國家層面立法,改變香港在國安領域長期「不設防」狀況。聽到這一消息,過去近半年來,一直在全力推動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的新界西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微博拍了一條短片,告訴他的粉絲們:我們過去半年推動廿三條立法的努力,達到階段性的成果。

在廿三條立法被嚴重污名化、妖魔化的狀況下,何君堯獨立發起推動廿三條立法的社會行動,組成A23同盟,並在2月至4月間,取得超200萬個簽名,支持今年立法會換屆選舉前,完成廿三條立法。他也因此得到許多市民的支持,得到了建制派「戰狼」的稱號。到底何君堯推動國安法立法的初衷為何?他在反修例之亂中,遭受別人無法想像的攻擊和壓力,是甚麼力量讓他堅毅地走過來,成為建制派「戰狼」呢?《堅雜誌》專訪了何君堯,聽聽他的心路歷程。

文 : 文 武 圖 : 黃冠華、黄智峯

「我在2016年參選的政綱,已提出要撥亂反正、破格求變,推動廿三條立法」,何君堯是一位很注重自己的承諾的人,自2016年當選後,他就一直在推動落實自己的參選政綱,「去年黑衣人風暴後,香港需要在國家安全方面提升,我在2020年1月16日,有機會與特首在這一問題上交流意見,我就想推動23條的簽名,支持特區政府取得社會氛圍,所以我組織了A23同盟,2月22日推動網上聯署,很高興在4月26日達到200萬。」

何君堯一直堅持要為國家安全立法,今日終於見到成果。
何君堯一直堅持要為國家安全立法,今日終於見到成果。

成立A23同盟發起簽名聯署行動

為何要提出200萬聯署的目標呢?何君堯告訴《堅雜誌》,這個目標源起於去年(2019年)6月16日的反修例大遊行,當時號稱有200萬加1人參與遊行,「我深信,應該支持完善國家安全法規的大有人在,所以我們訂了要超越200萬。」

聯署簽名行動,得到意想不到的熱烈反應,2月22日推出網上簽名首日,已突破10萬人簽名,因為新冠疫情爆發,簽名街站受到限制,因而只做了三天街站,在全港18區,每區設兩個點,合共36個簽名街站,「估唔到,簽名好踴躍,好多人四處尋找簽名地方,3天合共取得18萬個簽名,殊不簡單。」簽名的數字每日增加,至4月26日早上8點鐘,取得204萬,達至目標,5月20日全國「兩會」召開的前一天,超過210萬。

去年6月16日反修例遊行號稱200萬加1人,令何君堯希望徵集超200萬個簽名支持廿三條立法。
去年6月16日反修例遊行號稱200萬加1人,令何君堯希望徵集超200萬個簽名支持廿三條立法。

三個月取得210萬簽名

取得足夠的簽名後,何君堯致函全國人大委員長和全國政協主席,表達了希望能夠在本屆立法會任期內,完成國家安全法立法的願望,他指出,基本法寫明,香港特區應自行立法,立法的方式有兩條路,第一是特首和特區政府推動立法,第二是以立法會議員的私人草案去推動立法,但目前香港的情況存在困難,如果這兩條路都走不通,最後就要由全國人大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

何君堯認為,從市民熱烈參與聯署簽名反映出,社會大眾熱切期待,不想香港繼續沉淪落去,不想社會繼續亂,不希望香港失去前景。2019年有這麼大的暴亂發生,很多人厭倦了,沉默的一群終於發出咆哮的聲音,所以,當他提出廿三條時,大家有一種共鳴,也都有一種期望,想推動廿三條立法很久了。

一個人做 勝在沒有包袱

在推動國安立法聯署簽名的過程中,並沒有得到建制派議員的呼應,何君堯說:「由我本人一個人做好似好孤單,但也勝在沒有包袱,我考量的相對直截了當,比較簡單,所以做起上來輕裝上路,會容易和靈活變化。建制內大家可以分工,由我行出這條路,試出這個可能性,然後大家都話沒有問題,我向後揮手,行得通,一齊過來,也是一個成功的合作。」

何君堯不怕一個人做支持廿三條立法的事。
何君堯不怕一個人做支持廿三條立法的事。

談不上是戰狼 反而是箭靶

不怕孤身一人,也要推動廿三條立法,何君堯因此被粉絲和網民稱為建制派「戰狼」,何君堯說:「我談不上是戰狼,反而是箭靶。」他認為自己並非好勇鬥狠的人,只是堅持自己的信念,擇善固執,勇往直前,對一些原則性的東西,大是大非的問題,以及基本法訂定的重要環境,比較堅持。

「我敢言,我不迴避,我接受挑戰,在這些環節裏必然受到很大衝擊,風口浪尖,一定會承受很大的阻礙,去年11月還受到人身上的性命威脅,但就算有這些事發生,我回頭看,曾經懼怕過,曾經有半刻的恐懼,但是很快就復元,堅持自己應該要做的事,不能退縮。」

2019年6月,反修例的風暴席捲香港,整個香港為之震撼,全體市民都受到衝擊,而香港的事件更觸動全國,甚至引起全球關注。何君堯與許多立法會議員一樣,站在事件的最前線,他被視為最惹火的立法會議員。

何君堯已故父母的墳墓被人破壞。
何君堯已故父母的墳墓被人破壞。

堅守誓言 哪怕有恐懼

「我作為議員,我曾作出宣誓,按照基本法104條,要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效忠,要擁護基本法,這個誓言並不是講了就算數,必須要堅守崗位,哪怕我有恐懼。」

去年6月16日號稱200萬人上街,反對立法,又抹黑和攻擊警察,把警察說成是「黑警」。6月17日,何君堯與同事開會,15分鐘內拍板,決定要組織集會撐警,最終於6月30日成功舉辦了首個撐警集會。7月21日,在所謂的「光復元朗」行動發生時,居住在元朗的何君堯,被人拍攝到一張與一位白衣市民的握手照片,令何君堯再次成為黑衣人的攻擊目標。

何君堯位於荃灣的辦事處遭黑衣人毀壞多次。
何君堯位於荃灣的辦事處遭黑衣人毀壞多次。

721事件遭排山倒海攻擊

在何君堯看來,這件事只是「在一個不合適的時間,出現在一個合適的地方,然後又出現了不合適的握手」,他表示,實際上與他握手的都是普通的香港市民,對香港有情懷,不想讓黑衣人破壞自己的家園。但事件被極度地渲染,部分傳媒在沒有任何證據,沒有任何調查,也沒有任何起訴和定罪的情況下,排出倒海地批判何君堯。

721事件之後,一連串針對何君堯,何君堯家人,何君堯公司,何君堯父母的祖墳,何君堯的子女的事件。何君堯收到連串的投訴,不論是律師會、舊生會,還是馬會,連他名下的愛駒出賽也受到黑衣人的威脅和恐嚇,不斷有人舉報屋宇署說他家中有僭建物,舉報消防處說他家消防規例不達標,甚至報告水務署,說他家要更換水錶,甚至還有人報警,要求警方拘捕何君堯,連他的母校英國安格里亞魯斯金大學(Anglia Ruskin University)都要褫奪他的榮譽博士學位……。

何君堯在一次街頭宣傳活動中,遭狂徒「行剌」施襲。
何君堯在一次街頭宣傳活動中,遭狂徒「行剌」施襲。
去年11月6日,何君堯被人用刀刺傷左胸。
去年11月6日,何君堯被人用刀刺傷左胸。

父母墳墓被破壞 心突咗一突

2019年7月23日,何君堯父母位於屯門良田村青山基督教墳場的墳墓遭人破壞,更被寫上粗口字句。父母墳墓遭破壞的當天,何君堯正在處理一宗調解個案,代表一位當事人,協調處理一宗家庭糾紛個案。當時他正在想,如果香港的社會糾紛能夠調解得了,重回正路,和平、寧靜、理性那就好了。突然接到兄長何君柱的電話,說:「急事,細佬,阿爸阿媽的墳被人破壞。」

雖然事發前,網絡上早有傳言說要破壞他們父母的祖墳,但何君堯最初並不相信,認為只是網絡上的情緒化言語,但想不到竟然真的有人付諸行動。「我當時心裏突咗一突,點解會咁?點解香港人突然之間會變成這樣,沒有底線?我們的鄰里關係,中國人的德行,都好像煙消雲散,全沒有了!」

何君堯立即趕往現場,看到父母的墳遭人破壞,有人還在墓碑上寫了一些侮辱性的言詞,尤其是他母親的墳被破壞得嚴重一些,油漆到處畫,這個他感到很離譜了。

何君堯微博,粉絲超過100萬。
何君堯微博,粉絲超過100萬。

壓抑怒火 堅信人間正道是滄桑

何君堯回憶起當時的情況說:「事發前一天,我的荃灣辦事處被破壞,心很痛,為何有這樣的事?目無王法,當時周邊有很多記者,袖手旁觀,看着黑衣人用錘用硬物敲擊我的辦事處,那件事我還未平復,又發生了父母墳被破壞的事。」

而心中的氣憤和悲痛,並沒有令何君堯情緒失控,仍然冷靜地應對傳媒,「當時我仍將自己的情緒中的怒火壓下來,將怒火化為動力,咬緊牙關,要怎樣將香港的亂局改變過來。」當天他接受訪問時,有報紙記者問他當時的感覺如何?他說,「做出這些天理不容的事情,是令人好難接受,如果做這些事的人,今日行出來自首,我相信我同我在天的父母都會原諒你。」

何君堯表示,直到現在,他仍然希望,那幾位做了錯事的年青人,能夠真正地浪子回頭。然而,直到現在這一刻,尚未找到他們,當然他們也沒有自首。他說:「我深信天有天理,天理會循環,做好自己本分。我也認為,香港現在這樣,大家一起捱苦,但要堅持行正道不容易,所以要堅持人間正道是滄桑。」

何君堯被稱為建制派戰狼,他稱自己只是擇善固執。
何君堯被稱為建制派戰狼,他稱自己只是擇善固執。

越是感到害怕 越要堅毅

721事件後,何君堯遭受了密集的攻擊,這一切雖然也令何君堯產生了恐懼和不安,但也令他更加看清楚,這場修例風波並不只是香港內部的問題,摻雜了外部勢力,令全港7百萬市民陷於水深火熱,因而何君堯相信,越是受打壓,越是感到害怕,就越需要堅毅,越要面對這場疾風勁雨,越要克服困難,越不能退縮。

「哭我就從不會哭,男子漢,但會驚,軟弱也會有」,作為一名基督徒,何君堯在感到迷惘時,就會祈禱,問上天、天父,應該怎樣做,從中得到鼓勵和支持,讓他敢於面對挑戰,盡己所能。

事必問三老,老婆支持最大

在他身後,太太、長兄,以及知心老友都給了有力的支持。「老婆係最大的支持。我女兒有次去澳洲旅行,回來後買了一件禮物給我,上面寫道,如果你有一件事第一次不成功,你去問問老婆,第二次就會成功了。」何君堯為人處世,堅信一個原則,「若要事好,必問三老」,所謂「三老」,一是老婆;二是老大,父母健在就問父母雙親,父母不在就問兄長;三問老友。身邊的人一定要知道他在做些甚麼,同時他也要盡力讓自己身邊的人都明白自己在做些甚麼,這樣就能得到家人朋友的支持。

另一股巨大的支持力量,則來自內地的微博粉絲。7月26日,何君堯在同事的協助下,重啟微博,剛啟動就有4、5千名粉絲,過了一晚粉絲已過萬,到11月初,已經累積了90萬粉絲。11月6日,何君堯在選舉街站遇刺,香港及內地的粉絲給予強大的關懷和問候,「比強心針還要強,民眾的力量很重要,香港並不只是孤單的小島,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香港的問題是全國的問題,有14億同胞在後面支持,這種力量夠不夠強大?」

34104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