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1)豢養黑暴貪腐漸成形 散布仇恨政見如港獨 區議會亂足一年

去年11月,一部分激進分子藉反修例及黑暴運動進入區議會,並佔據了17個區議會的控制權,將區議會功能完全地扭曲。

新一屆區議會運作一年,民間監察區議會運作的組織「議會監察」指出,本屆區議會存在十分嚴重的濫權、濫用公帑的情況。「攬炒派」將區議會變成獨立王國、抗爭平台,宣揚極端政治意識,散布仇恨,打壓不同政治立場的組織;將公帑用以資助黃絲、甚至有「港獨」傾向的團體,豢養黑暴「手足」,扶持所謂的「黃色經濟圈」,處身於涉嫌違反《國安法》的行為。

「攬炒派」操控的區議會已經變質,不但與《基本法》有牴觸,亦有不少行為違反了《區議會條例》,令大量的民生工作未能推動落實。「議會監察」及部分立法會議員認為,政府應積極考慮收回區議會的部分權力,包括撥款權,而國安部門,以及廉政公署亦有必要主動介入調查。

文:文 武 圖:黃智峯、黃冠華

曾以「撥亂反正,重回正軌」,揭示區議會亂局、「攬炒派」的不堪為目標,報名參選原訂於今年9月6日舉行的立法會功能組別區議會(一)的深水埗區議員劉佩玉,回顧區議會一年的運作,總結起來就是「一場亂象」,慨嘆許多民生工作被「攬炒派」拖垮了。

議會內專權阻止民意上達政府

現為深水埗區議員的劉佩玉指出,「攬炒派」取得了區議會的主導權後,將區議會變成「攬炒派」專權的獨立王國,在區議會內打壓民意,令地區真實的民意很難透過區議會反映給政府部門。

「建設派的區議員只有50-60人,分散到18個區議會,反映市民聲音很難,『攬炒派』一係就滅聲,不合他們心意的,就輪着以機關槍式地發言打壓,不讓我們發聲。」劉佩玉指出,由「攬炒派」擔任主席的區議會變成打壓少數意見的霸權議會,對待不同議員有不同準則,比如,區議會條例規定,任何議員只要有一人動議,另一人和議,就可以在會議上提出動議,由區議會討論後作出表決。但本屆區議會,卻出現「攬炒派」為了不讓建制派議員提出的動議付諸表決,無故終止議案討論的情況,建制派在議會內佔少數,提出抗議亦沒有用。

以多數壓少數推翻民生工程

「攬炒派」區議員可以隨時向會議提交文件,而建制派區議員則要求提前十個工作天提交文件,而且經常借故不許建制派區議員提交文件。劉佩玉自己就曾試過上文件被拒絕,「攬炒派」聲稱是會議大多數同意,主席可以行使酌情權。以多數打壓少數,劉佩玉認為,這是一種霸權的行為。

「攬炒派」主導的區議會,經常提出不符合區議會條例的議程,將區議會變成極端政治的舞台。由於會議議程不合法,經常令政府部門的官員要離場,令許多社區居民關注的民生議題無法在區議會內討論,民意未能借區議會的平台反映到政府。

還有些上屆區議會通過的地區小型工程,「攬炒派」議員上任後,出於對建制派的偏見,就推翻了其中部分工程,例如,深水埗麗閣邨就有一些小型工程被本屆區議會推翻,這不僅浪費了公帑,浪費了時間,更重要的是這些工程都是當區居民的意願。

劉佩玉指出,區議會本身具有橋樑的作用,可以將政府部門的第一手信息,透過區議員傳達至社區,同時亦能讓社區居民的意見反映給政府部門,但過去近一年的時間,「攬炒派」基本上已經破壞了區議會的橋樑作用,令政府的社區政策措施和服務未能正常地落實到地區,令社區民意無法傳達至政府部門。

有區議會議員在會議期間展示巨型示威標語。
有區議會議員在會議期間展示巨型示威標語。

口喊民主實為極權

「議會監察」召集人陳學鋒認為,「攬炒派」主導區議會後,不斷挑戰區議會的法律框架,濫權,濫用公帑,以及用違法的行為去挑戰底線,「當議會或議員完全離棄了法律框架,或者本身的職權範圍,甚至濫用權力,已經無資格做議員……。」

陳學鋒認為,「攬炒派」入議會的目的有兩方面,第一是為自己荷包,區議員本身每月有一定薪水,也是相當穩定的收入,再加上其他實報實銷的津貼,有7至8萬元一個月,對他們來說是筍工;第二是濫權的虛榮感,他們覺得當自己當了議員,政府要聽他們的話。「攬炒派」濫用職權,恣意妄為,將區議會扭曲成他們專權的「獨立王國」,陳學鋒說:「這些人所講的民主,所講的挑戰極權,其實他們自己就是極權,用另類方法建立一個恐怖的極權。爭取民主的人,我不會相信會違反民主框架去做事,但他們絕對會這麼做,所以我不明白他們所謂的民主到底是甚麼民主。」

濫用撥款權資助激進組織

「攬炒派」主導下的區議會存在的第二個問題,就是濫用區議會的撥款權,一方面是打壓長期在社區服務居民的團體,另一方面則將公帑撥給激進組織,豢養黑暴「手足」,甚至私相授受。

報稱以捍衞港人學習與使用粵語及正體字的權利,傳承粵語承載之香港文化為宗旨的組織「港語學」,於2013年由激進本土派陳樂行創立,他們表面上是推行粵語和繁體字,實則是排斥普通話和簡體字。內地《環球時報》曾指出,「陳樂行長期以來不僅參與、策劃『港獨』、『反中反普』等活動,還在社交媒體臉書上發表過『來大陸多了,心腸都惡毒了』的言論。」而「港語學」的臉書上亦有轉貼「蒙獨」、「藏獨」組織的資訊,更有支援「蒙獨」的言論及行動。

陳樂行為召集人的「港語學」在多區獲區議會撥款。
陳樂行為召集人的「港語學」在多區獲區議會撥款。

激進「港語學」多區獲撥款

而「港語學」卻成功獲多個區議會批出款項,在地區舉辦活動。其中包括,今年2月獲深水埗區議會撥款,在社區派發口罩等防疫物資;5月中西區區議會財務委員會表決通過撥款2萬元,給「港語學」舉辦「中西區故事廣東話徵文計劃」,這是首次有公帑支持這項活動;7月沙田區議會批准撥款港語學主辦的「沙田區故事」廣東話徵文比賽;8月灣仔區議會屬下社區建設及房屋事務委員會通過撥款,與「港語學」合辦「灣仔故事廣東話徵文比賽」;灣仔區議會文化及康體事務委員會合辦的「灣仔粵語文化祭」活動;南區區議會贊助「南區故事廣東話徵文比賽」;油尖旺區議會贊助的首屆廣東話歷史展覽「油然懷舊歌唱日」活動等。已批出的款項近百萬元。

「港語學」在獲得區議會的撥款後,曾在其臉書專頁上推出廣告,招聘「手足」當內務助理、活動幹事、粵語編輯。

多個區議會公然用區議會開支,資助激進「港語學」活動。
多個區議會公然用區議會開支,資助激進「港語學」活動。
多個區議會公然用區議會開支,資助激進「港語學」活動。
多個區議會公然用區議會開支,資助激進「港語學」活動。
多個區議會公然用區議會開支,資助激進「港語學」活動。
多個區議會公然用區議會開支,資助激進「港語學」活動。

「和你宵」用公帑做商業活動

陳學鋒以「議會監察」召集人的身份,曾於今年年初舉辦記者會,揭示新一屆區議會今年農曆新年期間在多區舉辦的「和你宵」年宵活動,存在濫用區議會權力,濫用區議會撥款,為個人或政黨的政治立場服務。他指出,「和你宵」的招標文件及宣傳海報帶有強烈的政治色彩及推廣意識,「攬炒派」有意藉「和你宵」活動在地區滲透強烈的政治意識。

陳學鋒說:「他們搞『和你宵』是用區議會權力甚至公帑和公眾地方去做商業活動。我們也發覺有區議員辦事處做商業行為,去支持他們的政治工作,甚至用議會的權力做政治活動,平台,濫用公帑。最近不時揭發自己人批自己人,私相授受。」

攬炒派區議員年初搞「和你宵」涉用公帑及公共地方做商業活動。
攬炒派區議員年初搞「和你宵」涉用公帑及公共地方做商業活動。

沙田區議會僭建撥款準則

沙田區「議會監察」成員王虎生,曾向廉政公署舉報沙田區議會存在批款不公的問題。他告訴《堅雜誌》,沙田區議會有一份撥款指引,本屆區議會在1月23日的大會上已通過了撥款指引,但在6月16日沙田區議會文化、體育及社區發展委員會審核撥款申請工作小組會議上,攬炒派區議員又在撥款準則上表決通過增加「不資助部分成員認為與政治組織有聯繫的團體舉辦活動。」

對此,沙田民政事務處亦已清楚向區議會表明,對於工作小組在審批撥款時訂立的準則有所保留。工作小組成員在工作小組會議上因認為部分申請團體「與政黨或政治團體有聯繫」而否決其撥款申請。但沙田區議會今年1月23日大會會議上通過的《沙田區議會撥款申請程序及規則》並沒有該項審批準則。

在葵青區議會舉行會議期間,一眾泛暴派議員高唱「港獨」歌曲。
在葵青區議會舉行會議期間,一眾泛暴派議員高唱「港獨」歌曲。

藉口政治聯繫拒撥款社區團體

王虎生指出,「攬炒派」借用這一條僭建的批款準則,否決了絕大部分被認為是親政府或親建制的社區團體的撥款申請。至於何為「與政治組織有聯繫」也定義的十分模糊,「有些團體曾展示與某位建制派區議員的合影,也被當有政治聯繫。」例如,馬鞍山粵劇社、沙田婦女會這些從未參與政治活動的社區團體,就因為有個別成員是民建聯成員被否決了撥款。而民主黨程張迎出任董事或副主席的兩個團體,卻仍獲批合共280萬的款項,民主黨鄭則文、衞慶祥出任主席的法團申請的地區活動申請也獲批,李志宏擔任發言人的「港語學」申請的撥款也獲批。

王虎生認為,沙田區議會部分「攬炒派」議員涉嫌公職人員行為不當,「你是公職人員,行使公職權,決定沒有合理辯解,而決定影響大多數人,我覺得有機會形成了公職人員行為不當。沙田民政處、區議會秘書處都已告知不可這樣做,但他們仍然要做,他們行使公權時,行為不當。」

「議會監察」沙田區召集人李世榮表示,過去曾經獲得區議會撥款的地區團體,今年一如以往地向沙田區議會提出撥款申請,如果依照沙田區的區議會撥款指引,都是符合要求的。但「攬炒派」議員在審批小組中僭建了一條新的撥款準則,用此攔阻社區團體的申請,這是不公義,不平等,而且是違反了撥款指引的行為,我們希望能有公平對待。「其實這些撥款不獲批,最終受到損失的是社區的居民,所以為了居民,我們要去爭取。」他指出,「攬炒派」的做法是自己批錢給自己,亦有利益輸送的嫌疑。

李文浩曾於今年3月初在其聯合辦事處張貼「藍絲與狗不得內進」的侮辱性字句告示。
李文浩曾於今年3月初在其聯合辦事處張貼「藍絲與狗不得內進」的侮辱性字句告示。

否決大部分親政府團體撥款

監察全港區議會運作的陳學鋒則指出,每個區議會每年都可以審批千多萬至二千多萬元的政府撥款,用於舉辦各種類型的地區活動或服務,包括康文署舉辦的各類興趣班組活動,地區團體舉辦的各類文體康樂活動,地區服務,以及NGO舉辦的社區活動等。這是區議會長期運作的模式。「攬炒派」控制了區議會後,否決了大部分他們認為是親政府或親建制團體舉辦的活動的撥款。

陳學鋒指出,這種情況已到了極端狀態,幾乎所有的親政府團體的撥款申請都被否決。舉例而言,每區都有康體會、文化會,其實以前是民政處轄下團體,後來逐步轉變為公營團體。這些團體到今天仍然支持地區的文化、體育活動,承擔許多地區工作。但「攬炒派」議員認為這些團體與政府有關係,就拒不撥款。民政處轄下的各區分區會也不獲撥款,令這些為社區居民提供服務的團體沒有資源,反而他們相熟或認可的團體,可以不斷地取得區議會的撥款,「我看到這種情況是以權謀私的行為,完全不掩飾的行為」。

自稱辦事處職員的潘書韻向抗議市民潑漂白水。
自稱辦事處職員的潘書韻向抗議市民潑漂白水。

攬炒派將區議會變成自己金庫

一些社區活動曾邀請中聯辦或特區政府官員作為主禮嘉賓的,都被否決,相反,「攬炒派」友好團體的撥款申請大部分都獲批准。陳學鋒說:「這種情況正在惡化,『攬炒派』將區議會變成自己的金庫,去養他們自己的團體,令這些團體可以生存下去。」陳學鋒認為,其中有一部分行為,可能已經涉及舞弊行為,廉署應主動調查。

公然破壞法治帶頭犯法

本屆區議會存在的第三個大問題是公然破壞法治,不少區議員帶頭參與違法活動,破壞香港的法治社會。立法會功能組別區議會(一)議員劉國勳指出,過去一年有很多示威活動,都屬於非法行動,但仍有不少反對派的區議員帶頭參與這些活動,繼續去散播一些不實的謠言仇恨,例如8.31事件,事實早已證實了並沒有死人,但仍有「攬炒派」區議員在謠傳死了好多人,散播仇恨。

攬炒派區議員以公帑造橫額散播仇恨。
攬炒派區議員以公帑造橫額散播仇恨。

唱「港獨」歌散播仇恨

劉佩玉則指出,今年區議會開始初期,多個區議會出現「攬炒派」區議員在大會上唱「港獨」歌曲,高喊政治口號,這些都是宣揚「港獨」的違法行為。《港區國安法》生效後,這種明目張膽地行為已減少了,但「攬炒派」改用另類形式,以含沙射影的方式,進行這類違法行為。比如,深水埗曾出現一條橫額,有一位區議員用一個自創的字,上半部是敬,下半部是黑,以此恥笑、謾罵警察,在社會上散播仇恨。

又如,深水埗有兩位「攬炒派」區議員李文浩、劉家衡,在辦事處門口上張貼「藍絲與狗不得入進」。區議員在當選之後,應該無條件地服務社區和不同政見的市民,「攬炒派」區議員這樣的行為,是在挑釁不同政見者的仇恨,不是真正做事,真是在攬炒香港。

陳學鋒:應先解決區議員效忠

本屆區議會亂象紛呈,應如何糾正這些問題,讓區議會能夠撥亂反正呢?陳學鋒認為,首先應解決好區議員效忠的問題。他說:「議會不斷挑戰權力,最終是效忠的問題,區議員先要處理效忠的問題,效忠誰的問題。」

他認為,既然立法會議員就任時要宣誓擁護《基本法》和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國安法》生效後,公務員也要宣誓或簽署效忠,那麼同樣作為公職人員的區議員,也要宣誓效忠,否則區議會服務對象和效忠的對象是誰呢?

陳學鋒認為,區議員不僅要宣誓效忠,而且也要建立機制,將不忠誠的宣誓,或違背誓言的區議員拉下來,這樣才能令區議會繼續健康發展下去。

陳學鋒指出,區議會是依據《基本法》的規定成立的非政權性的區域組織,接受特區政府就有關地區管理和其他事務的諮詢,並負責提供文化、康樂、環境衞生等服務,因此區議員不可能不擁護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區。

陳學鋒認為應先解決區議員的效忠問題。
陳學鋒認為應先解決區議員的效忠問題。

李世榮:建議收回下放區議會權力

陳學鋒也認為,政府可以考慮收回區議會審批撥款的權力,改為由政府部門直接撥款給社區團體、組織,或由政府直接提供地區康體服務,這樣做反而能令各類社區服務維持正常運作,他說:「我認為收回撥款權可以撥亂反正,令恒常運作的事務可以繼續,而不是中斷,保障市民基本服務。」

李世榮也認為,本屆區議會的運作可以說是失效,市民已有感受。過去,在建制派主導區議會時,政府將一部分權力下放到區議會,比如地區工程,地區文體康娛活動及地區服務的撥款審批權等,但在現時區議會運作失效的情況下,繼續下放這些權力,可能會有反效果,「攬炒派」存在濫用公帑的情況,因而,他建議政府可以考慮收回這些權力,直接由民政處、康文署審批地區撥款,讓區議會回歸到純粹的諮詢架構的功能。

李世榮認為政府可考慮收回下放區議會的權力。
李世榮認為政府可考慮收回下放區議會的權力。

劉國勳:政府應強化民政專員角色

劉國勳則指出,「攬炒派」區議員進入議會後,仍未轉換角色,將街頭抗爭或暴力的手段和偏激的看法帶入區議會,仇視官員,或因為立場不同而拒絕交流和討論。但實際上區議會只是諮詢組織,雖然政府有很多事務要聽區議會的意見,但真正落實地區政策或提供服務,仍要靠政府部門。如果區議會與政府部門關係緊張對立,「攬炒派」議員不僅做不到協調角色,亦不能幫手做民生工作,甚至是拖後腿,政府應檢視過去一年的運作,檢視政府官員出席區議會的情況,以及官員在區議會遇到一些不公平,或受針對的行為,應制定一些新的政策或規則去處理。民政事務局已有指引,如果區議會提出一些不符合區議會條例,或不跟規矩的議程時,政府官員不須討論,也可以離場。

如果情況持續下去,政府應主動做一些變革,應該要強化民政事務專員在地區的角色,透過專員協調不同的政府部門在地區落實不同的政策或者服務。同時,民政事務處轄下有不同的委員會或分區委員會,必要時政府應放權下到分區委員會,包括給多些政策支援和資源,讓他們可以幫手做橋樑角色,令政策可以落地服務市民。

劉國勳認為政府應強化民政專員的角色。
劉國勳認為政府應強化民政專員的角色。

劉佩玉:政府底氣十足堅定執法

劉佩玉則認為,《港區國安法》生效後,不僅僅是警方,政府各部門都應底氣十足,旗幟鮮明地執法,比如,有些區議員使用的是公屋的辦事處,房屋署會提供一些位置讓區議員張貼海報和其他宣傳品,但「攬炒派」議員卻用以宣傳煽動仇恨、政治抹黑的信息,又比如深水埗有些區議員張貼支援十二逃犯的宣傳品…等,可是房署對上述的違規,卻視若無睹,允許他們張貼。實在令很多市民感到失望。

劉佩玉希望房署等政府部門能堅定執法。
劉佩玉希望房署等政府部門能堅定執法。
45345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