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1)反對派退出議會 建制派如何掌控政局

立法會反對派去年11月集體總辭,抗議中央以及港府取消四名反對派立法會議員的資格。過去議會人數已佔上風的建制派,在反對派放棄議會戰線後,於立法會中更如入無人之境,理論上,無論討論甚麼議題,或者要通過甚麼法案,都通行無阻。
然而,面對前所未有的局面,當社會聚焦於建制派議員的表現,對建制派而言是「危」還是「機」﹖大批反對派頭領相繼涉違《港區國安法》,在官司纏身前景未明之下,未來政局是否能夠讓建制派全面掌控?《堅雜誌》訪問了建制派陣營中的不同背景人士,探討建制派未來該何去何從。
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形容,當前局勢是難得的機會;民建聯議員卻認為形勢不容樂觀,皆因政府在抗疫上表現差勁,分分鐘連累建制派連「基本盤」也難以維持。

文:馮惠詩 圖:Jo、Ian Wong

第7屆立法會選舉原於去年9月舉行,4名時任反對派議員,包括同屬公民黨的郭榮鏗、楊岳橋、郭家麒,以及專業議政的梁繼昌,去年7月被選舉主任裁定喪失參選立法會資格。

豈料新冠肺炎疫情令選舉押後,第6屆立法會破天荒延任至少1年。建制派陣營質疑4名喪失參選立法會資格的議員,在立法會延任期間應否繼續留任?全國人大常委會終在去年11月,即立法會延任後約1個月,通過有關香港立法會議員資格問題的決定,港府隨即刊憲公告4人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

立法會反對派餘下15名議員,在政府公布決定後即日宣布總辭,以抗議全國人大常委會及港府取消議員資格的決定,最後非建制派陣營只餘下熱血公民的鄭松泰及醫學界陳沛然兩名議員留任,立法會幾乎由建制派壟斷。

面對香港回歸以來前所未有的局面,建制派目前是否已佔有絕對優勢,未來在政治上無往不利?各黨派就未來的立法會選舉又會否重新部署?

建制派獨佔立法會,是「危」還是「機」?(中通社)
建制派獨佔立法會,是「危」還是「機」?(中通社)
反對派不滿當中四名議員被
DQ,集體總辭。
反對派不滿當中四名議員被 DQ,集體總辭。

葉劉淑儀︰目前是一個難得機會

葉劉淑儀表示,建制派應與政府合作,成為執政聯盟。
葉劉淑儀表示,建制派應與政府合作,成為執政聯盟。

新民黨去年原定於立法會港島及新界東兩個選區,各派出一隊參選名單,其中黨主席葉劉淑儀在港島區角逐連任,而去年由自由黨投身新民黨的深水埗前區議員李梓敬,則接替該黨新界東立法會議員容海恩出選新界東。

立法會選舉因疫情延後,經歷連串政治風波,香港政局已起了翻天覆地的轉變。對此,葉劉淑儀認為是對建制陣營一個難得的機會。

葉劉淑儀解釋,《港區國安法》第六條列明,香港居民參選或就任公職時,須宣誓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區,特首林鄭月娥亦將就此進行本地立法,修訂《宣誓及聲明條例》等法例。到舉行選舉時,部分參選人可能會被取消參選資格。然而,葉劉淑儀認為「不能單靠法例去消除我們的對手」,因為選舉期間,反對派必定會推出一些有如「一張白紙」的新人或素人參加,選舉主任難以憑這些人過去的背景,去證明他們會否違反誓言。不過,即使有這些新人或素人上場參選,亦未必會重覆2019年區議會換屆時,反對派大獲全勝的局面︰「立法會選舉不同區議會選舉,在比例代表制下,不會令某一陣營輸到一敗塗地。」

反對派支持者有可能改撐建制

葉劉淑儀估計,部分反對派及中間派的支持者,可能會轉而支持建制派:「這個可能性絕對有,不過不可能是流向太深紅、太深藍、太激進的建制派。」她分析,反對派與較激進的建制派理念南轅北轍,相信部分反對派支持者或會改為支持較中性、溫和、理性的建制派候選人,而新民黨一直都有這方面的支持者。

不過,葉劉淑儀認為要爭取選票,亦需要有一個長時間的過程。議會在這段沒有反對派的「空窗期」,對建制派陣營而言,雖然壓力是大了,但亦有更多空間︰「以前政府做不到事,條例通過不了,你就可以說因為泛民拉布反對,責任可以推到他們身上。但現在沒有泛民,政府提交了條例草案、開支建議,如我們甚麽都支持,就會被指是橡皮圖章。但如果我們學泛民拉布,令政府想做的事做不到,市民又會怪我們。」因此她認為,建制派應利用這個「窗口」,思考如何與政府合作,成為「執政聯盟」,共同推出對社會及市民好的政策,獲取市民支持,葉劉淑儀形容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陳克勤: 不認同建制派有優勢

陳克勤認為,如建制派希望反對派支持者「靠過來」是不太現實。
陳克勤認為,如建制派希望反對派支持者「靠過來」是不太現實。

相對於走中間溫和路線的政團,被視為與政府關係密切,甚至被指為「保皇黨」的民建聯,副主席兼立法會議員陳克勤則對未來不敢樂觀,亦不認為目前議會沒有了反對派,建制就有優勢。

陳克勤解釋,因為不想予人建制派就是與政府「同坐一條船」的感覺,他們更要發揮監督政府的作用,過往建制派議員不敢在會議上太多提問質詢政府,以免助長反對派拉布,但現時沒有了反對派,建制派就可以多些提問,惟準備功夫必定較以前多︰「有些議員私下說,覺得自己也要拉布一樣。」不過,陳克勤強調,並非因為議會沒有了反對派,他們就要去「補位」,而是要對政府「是其是、非其非」,迫使政府改善政策。

今年1月6日,逾50名涉嫌籌劃及參與去年反對派立法會初選人士,被警務處國家安全處拘捕,當中包括反對派頭目及在是次初選當中勝出,計劃參加立法會換屆選舉的人士。警方指被捕人士涉嫌干犯《港區國安法》中的「顛覆國家政權罪」。反對派官司纏身,未來立法會選舉能否順利「入閘」參選亦難以預料,對建制派而言,是否為他們剷除了一些障礙?

政府抗疫差 難鞏固基本盤

疫情之下市道低迷,有建制派人士擔心會受政府抗疫不力拖累。 (中通社)
疫情之下市道低迷,有建制派人士擔心會受政府抗疫不力拖累。 (中通社)

陳克勤卻認為,即使沒有了反對派,建制派在選情上亦不會有很大優勢。自2014年「佔領中環」、直至前年修訂《逃犯條例》風波,社會對立、撕裂情況越來越嚴重,真正有「中間路線」理念的人並不多︰「如果這一刻還認為,可以去做一些事情,讓對家的支持者靠過來;又或者令自己可以吸引所謂的中間選民,我覺得不太現實。」陳克勤指出,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間派候選人得票並非太多,已說明「中間路線」目前在香港難以生存。反觀反對派,過往即使推出一些年輕一輩,甚至是素人的候選人都可以當選,故民建聯只會着重於鞏固原有支持者,在選舉部署上不會很進取。

然而,要鞏固「基本盤」亦非易事。陳克勤根據過往經驗分析,如社會大環境好,經濟、民生狀況沒有大問題,對建制派選情較有利。惟政府目前處理新冠肺炎疫情不力,香港經濟低迷、失業率高企,市民很不滿︰「就算是建制派支持者,他們對政府的抗疫工作,這麼久都不能清零、不能通關,其實有很大怨言,因為他們多數需要往返內地,或與內地聯繫較緊密,因此疫情持續會令他們對建制派及政府怨氣較大。」陳克勤相信在這個新的政治環境下,政黨必須要做好政策倡議工作,提出切實可行的政策,解決土地、房屋供應等深層次矛盾,提高議政水平,這些都是建制派未來需要去思考如何做好的問題。

何俊賢︰ 要識用政治權力迫政府聽意見

何俊賢認為,建制派應重新思考如何用手中的政治權力迫使政府聽取意見。
何俊賢認為,建制派應重新思考如何用手中的政治權力迫使政府聽取意見。

反對派退出議會,建制派議員的表現就如在市民的放大鏡下呈現。過往屢爆金句,被稱為建制派「重炮手」的民建聯漁農界立法會議員何俊賢對此別有一番體會。他形容在這個新局面之下,建制派是「摸着石頭過河」,惟部分建制派議員並未適應議會的轉變。

何俊賢舉例說,過往反對派審議政府撥款申請時,會濫用臨時動議拉布,以致部分建制派議員一見到臨時動議就認為需要反對。何俊賢認為,建制派議員需要重新思考,如何利用手中的「政治權力」去迫使政府聽取他們的意見,但並非要扮演反對派的角色。

不應輕易放棄宣傳機會

林鄭月娥政府抗疫表現強差人意。(中通社)
林鄭月娥政府抗疫表現強差人意。(中通社)

「我是為了民生批評政府,但對面(反對派)是借民生攻擊政府,一個是『為』字,一個是『借』字。」何俊賢重申,建制派即使提出臨時動議,甚至拉布和反對議案,都並非以影響政府運作為目的,而是希望政府推出政策時尊重少數聲音,不要想着數夠票、少數服從多數就算。他不排除在政治考量上,會有建制派議員刻意與政府保持距離。

議會沒有了反對派,建制派議員發言時間增加,何俊賢認為不應輕易放棄這個宣傳機會,像他代表漁農界,就要搶佔時機,令大家多一點認識這個界別:「你要為行業爭取權益,首先要市民了解到你存在的價值,要跟所有市民溝通,如果市民連你的名字都叫不出來,這是你做議員的責任。壓力在哪裏?叫不出你的名字就是壓力。」

如何吸納「淺黃」視乎建制派表現

工聯會在2016年9月舉行的現屆立法會選舉,地方直選界別5個選區派出4隊參選,其中原為該會勞工界議員的鄧家彪出選新界東,但未能勝出。連同功能組別,工聯會在立法會的議席由上一屆的6席,減至現屆的4席。原本打算去年立法會選舉轉戰九龍東的鄧家彪,因為疫情令選舉工程暫時「止步」。在新形勢之下,他對重返議會是否更有信心﹖

鄧家彪認為,反對派擁有慣性深厚,願意投票給他們的選民群組;現今市民生活差了,對政府不滿,怨氣少不免會投射在建制派身上,故此對選情不容盲目樂觀。

鄧家彪︰要有更宏觀更全面定位

鄧家彪認為目前政局才是對建制派真正的考驗。
鄧家彪認為目前政局才是對建制派真正的考驗。

反對派現時已陷入低谷,市民亦「政治疲勞」,鄧家彪認為當反對派支持者信念動搖時,始終要有信任的對象代表他們的利益。建制派能否吸納「淺黃」人士,要視乎建制派能否帶領香港的未來發展:「現在不再像以前,只要在政治鬥爭上立場站得穩,維繫到自己的群眾那麼簡單,你要有更宏觀、更全面的定位,要吸納淺黃支持者。」因此,他認為現在才是對建制派的真正考驗。

問他會否覺得,建制派議員目前在議會比較有優勢,更容易爭取表現?鄧家彪對此不太認同。他說,本來沒有反對派,建制派或可「大顯身手」,但由於受到疫情影響,議會運作亦有特殊安排,加上目前集中處理抗疫問題,故在議會可發揮的時間及空間其實不多。

至於未來對自己有甚麽要求?鄧家彪認為最重要的,是如何令工聯會長久以來的理念得以落實,包括設立失業援助、改善打工仔權益等各方面問題。

49356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