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2019年)七‧一,有示威者聲稱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以極端暴力打爛立法會大門,將立法會會議廳及辦公室等打得稀巴爛,部分人事後畏罪逃亡到了台灣。他們示威也許得到台灣的台獨團體協助甚或慫恿,到台後卻原來無法落腳,至今滯留當地,希望獲得政治庇護的示威者已逾200人,可惜至今無一人如願。首批逃往台灣的示威者6個月的入境短期停留快將屆滿,眾人前路茫茫。

台灣的總統大選本月(1月)11日舉行,原本都說香港的反修例風暴成為了民進黨蔡英文的「超級吸票機」,或許這些逃亡往台灣的示威者,期望民進黨勝選的話,尚有一線生機,但事實上,台灣若打正旗號給他們所謂的「政治庇護」,政治上要付出極大代價,因此今次無論是蔡英文抑或韓國瑜當選,對這批流落台灣的青年,相信都不會有特別待遇,他們的前途,注定暗淡。

文:潘翠華

2019年7月1日,大批反修例示威者惡意破壞立法會大樓,並一度佔領立法會至深夜。未幾有消息傳出,該批示威者當中,有數十人為逃避香港法律制裁,已悄悄離港並陸續逃亡到台灣,希望獲得政治庇護。日前《紐約時報》報道,至今已有逾200名「流亡」到台灣的香港示威者滯留當地。

去年7月19日,台灣的總統蔡英文回應傳媒時曾指,對於香港示威者到台灣尋求政治庇護,會「基於人道方式作出適當處理」。這一句話,讓那些肆無忌憚在香港街頭暴力破壞的年輕人,彷彿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越來越多暴力示威者紛紛計劃逃亡台灣。

有消息指,數十名於7.1衝撃立法會的示威者,已逃亡到台灣尋求政治庇護。(中通社)
有消息指,數十名於7.1衝撃立法會的示威者,已逃亡到台灣尋求政治庇護。(中通社)

據《紐約時報》報道,這次示威者集體逃亡到台灣,是由一群自發人士透過網絡策劃,他們替這200多名示威者安排了安全屋及逃走路線。其中,有些示威者獲熱心人士贊助,在未被警方拘控前從正式渠道出境,乘坐飛機赴台;也有被沒收護照的示威者,透過漁民以一人1萬美元(約7.8萬港元)的費用偷渡到台灣。

不過,成功抵台之後,不等如從此可以開展安穩的新生活。根據台灣移民署規定,香港民眾若要移居台灣,需要以依親、工作、就學、投資或專業等形式申請,在台灣也有專門的移民顧問公司協助港人諮詢及代辦有關手續。若依以上方法申請,港人可以合法留台,在取得居留許可後,申請人的父母、小孩和配偶,也能以依親名義一同赴台居留。

申請居台須按《港澳條例》第22條

然而,按台灣當地的《香港澳門居民進入台灣地區及居留定居許可辦法》(《港澳條例》)第22條規定,港人申請移居台灣要滿足以下要求:

「現(曾)有事實足認為有犯罪行為」、「現(曾)有危害國家利益、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從事恐怖活動之虞」、「參加或資助內亂、外患團體或其活動」、「參加或資助恐怖或暴力非法組織或其活動」、「有事實足認涉嫌重大犯罪或有犯罪習慣」者,不予許可。

故此,逃亡到台灣的示威者是不可能按《港澳條例》正式申請在台灣居留,他們只可以取得為期3個月的觀光簽證,3個月後可以延長簽證一次,逗留時間最長亦只有6個月,之後移民署會依個案審查延期停留資格。

示威者在去年7月1日佔領立法會並惡意破壞。(中通社)
示威者在去年7月1日佔領立法會並惡意破壞。(中通社)

逾期居留可遣返 或成「幽靈人口」

這批希望移居台灣的香港暴力示威者,大都是循合法途徑(觀光證)赴台,但由於沒有足夠條件申請正式移居台灣,因此只能靠觀光簽證在當地作6個月的短期停留,期間這些人沒法讀書也沒法工作。假若入台簽證逾期後,這些人可能會被遣返香港;若潛藏在台灣不肯離開,很可能會成了「幽靈人口」,做個沒有身份的「黑市居民」。

當然,他們亦可以按《港澳條例》第18條尋求所謂的「政治庇護」:「對於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緊急危害之香港或澳門居民,得提供必要之援助」。然而,這樣一條空泛的條文,如何認定「政治因素」?甚麽是「必要之援助」?這些都沒有詳細解釋,更遑論是否准許他們有居留在台灣的權利。

對此,台灣內政部移民署亦表示,截至2019年12月底,該署尚未接獲相關情資,不過未來將持續嚴密監控,杜絕任何不法形式的偷渡者。

《難民法》鼓勵暴徒湧往台灣

為了解決這些滯留台灣的暴力示威者合法居留問題,去年(2019年)9月,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立法會議員朱凱廸等人赴台,要求台灣當局立即制定《難民法》。然而,之前信誓旦旦指會「人道適當處理」的蔡英文,隨即改口說:「台灣現階段不需要《難民法》,現時的《港澳條例》和現有運作的機制,依照情勢的發展跟需要來因應。」隨着蔡英文的正式表態,香港這些罔想移居台灣的暴力示威者,即被人譏笑為「用完即棄」,處境相當尷尬。

事實上,如果台灣真的制定《難民法》,為這群暴徒大開方便之門,等於是告訴香港示威者犯事之後可以無後顧之憂,到時成千上萬的暴徒湧到台灣「尋求庇護」,無論是台灣政府或民間都絕對接受不了。

黃之鋒(右)及朱凱廸(中)等人去年9月曾赴台要求當局盡快制定《難民法》。(台灣中央社)
黃之鋒(右)及朱凱廸(中)等人去年9月曾赴台要求當局盡快制定《難民法》。(台灣中央社)

戶口僅餘40元 靠賖借度日

在這些滯留在台灣的示威者當中,有一位20多歲、仍然在學,在7.1衝擊立法會後流亡到台灣的香港年輕人,他在接受傳媒訪問時坦言,當初決定赴台時思緒非常混亂,一心只想離港避一避,卻沒想過可能以後都不能回港。

他說,在離開香港的一刻時,他不斷回望,心裏其實不願意離開,生怕以後不能再見到年事已高的家人,對於未能照顧他們感到悔咎,當時就忍不住邊走邊哭。

剛剛來到台灣時,他的銀行戶口只剩下40多港元,全靠家人及朋友借錢應急,日常生活只能「慳得就慳」,加上人生路不熟,令他非常罔然:「感覺孤伶伶,很迷惘,看不到前路。在等待,卻不知在等待甚麼。」他仍然希望能完成大學課程,並最終回到香港。

一名不願透露身份的赴台流亡者表示,前路茫茫,對未來感到迷惘。(有線新聞截圖)
一名不願透露身份的赴台流亡者表示,前路茫茫,對未來感到迷惘。(有線新聞截圖)

起居飲食無着落 恐患抑鬱症

與此名流亡者一樣,這批年輕示威者就在前途不明的情況下,倉皇不安地踏足台灣,連維持生計都成問題。住宿方面,由於他們身份特殊,有些台灣房東顯得非常避忌,甚至表明不敢將房子租給這些非法流亡來台的香港人。有些人即使僥倖找到棲身之所,亦因為經濟困難,要和其他逃亡者合住在一間狹小的房間裏面。 即使有台灣的民間團體和部分在台港澳人士,願意為他們安排暫時的棲身之所,但能夠得到幫助到的人始終是少數。

人在異鄉,對於這些身無分文的年輕人來說,基本的起居飲食都成了一大難題。由於他們完全沒有收入,有些人只能省吃儉用,甚至每天只吃一餐。在這樣惡劣的生活條件下,有些人已被證實患上抑鬱症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他們長時間失眠,需要依賴進食安眠藥才能入睡。有部分逃亡者接受傳媒訪問時,已開始埋怨台灣的態度冷血,甚至後悔當初為何走上前線,白白犧牲了前途和自由。

蔡英文的回應令逃亡到台灣的港人失望。(Facebook)
蔡英文的回應令逃亡到台灣的港人失望。(Facebook)

500香港中學生 欲赴台避難

據學生動源召集人鍾翰林指,目前最少有500多名參與過反修例街頭運動的香港中學生,希望轉到台灣讀書,他們部分人曾被警方登記過資料,但至今台灣政府並無明確管道讓這批學生到台就讀,例如是否可以尋求政治庇護等等。他又指,由於這批中學生大多數都未滿18歲,需要有家人陪同或要有台灣監護人,種種問題均令他們到台灣尋求庇護困難重重。

鍾翰林亦指,其實香港人一早已知道可以通過《港澳條例》18條到台申請政治庇護,但是台灣政府並沒有給港人一個完善的標準流程,讓他們知道怎樣去申請政治庇護。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早前也有發文痛批:「最基本的請求:明年(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過後,在台灣的香港人仍能逗留在台灣,不會被遣返回港。這點,總統候選人們能承諾嗎?」對此,沒有一個候選人對他的呼喚作出明確回應。

24643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