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1)挑戰葉建源縱容違法暴力 鄧飛:改革教育界,還我清靜校園!

自2014年非法佔中起,教育界開始瀰漫着一股罷教罷課的歪風,去年反修例風波事件更變本加厲,不少師生走上黑暴之路,賠上光明前途。然而,身為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副會長的立法會教育界議員葉建源,對此零譴責、零制止,變相縱容違法暴力。

教育界的議席,從來是反對派穩守的囊中物,任憑建制派如何搶攻,仍無法打破局面。但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教聯)再也按捺不住,決意派人出選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誓要在教協手上奪回話語權。

身兼教聯副主席的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成為出戰的熱門人選。從未參政的他直言,假使要其參選,他不會拒絕,原因並非是想從政,他只想透過從政,為教育界撥亂反正。首項目標,是要敦促政府訂立一套明確的投訴機制和罰則,以懲處專業失德的教職員,還校園清靜。

文:潘翠華 圖:黃冠華

「教聯肯定有人選,但誰人去選仍未知,談不上會有初選機制。」鄧飛說:「其實誰人出選不太重要,我們比較着重的是將教聯的聲音帶出來,希望教育界回復專業和平靜。」

正當反對派在各個功能界別「撥行火」,呼籲大家登記做選民、入工會,圖謀奪權之際,鄧飛的答案卻出乎意料。他說,教聯未必會搞甚麼選舉工程,他解釋:「就算你多不熟悉教聯,都不會不知道它是甚麼,始終是教育界選舉,不是地區直選,我們不需要為選舉刻意密集式sell自己。」換言之,即是「懂我的,自然懂;不懂的,解釋也沒用。」

教協鼓吹罷課 惹同行不滿

立法會教育界議席回歸前後一直由反對派把持,民主黨的張文光連任了四屆,然後由教協葉建源當了兩屆。要從反對派手上搶灘,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但鄧飛表示,對於現任教育界議員的表現,其實部分業界人士已多少有點不滿:「(教協鼓吹罷課)或多或少令業界越來越走向政治化,不只去年(反修例風波)的事,之前(佔中)也有。作為老師怎麼能罷課?他們說是『罷課不罷教』,我不明白如何可以做到。」

問到鄧飛可會考慮代表教聯出選?他不置可否:「基本上我與教聯立場一致。(參選)有甚麼政治包袱?你講壓力,任何一個職業或職位都有壓力,做校長都很大壓力,你不要看我好像很老定,我覺得這不是問題。」他續說:「我只抱着一個信念去做,盡量回歸專業、盡量『去校園政治化』,剩下來的只是工作量問題。」

鄧飛宣布出選今年9月的立法會教育界選舉。
鄧飛宣布出選今年9月的立法會教育界選舉。

否認蔡若蓮2.0 目標解決三座大山

2016年立法會選舉,當時身兼教聯副主席的福建中學(小西灣)校長蔡若蓮以27,000多票之差慘敗給葉建源,但不足一年後,她便獲委任為教育局副局長。有傳鄧飛今次考慮參選,即使落敗,也可走「蔡若蓮2.0」的從政之路。但他回答記者:「諗多咗!」

鄧飛澄清,當年蔡若蓮是以獨立身份參選,並非代表教聯:「『抬轎』的又何止教聯?大把教育團體啦,你看她最後拉票,不只得教聯,其他都很明確。」他認為蔡若蓮在教育界和前線經驗豐富,故能獲得政府青睞。

至於他自己,鄧飛表示若要參選,目標是要解決「三座大山」:一、教職員操守問題處理機制和罰則明確化;二、去校園政治化;三、修補教育界的撕裂。

身為教協副會長的葉建源,縱容師生在反修例衝突期間的違法行為。
身為教協副會長的葉建源,縱容師生在反修例衝突期間的違法行為。

政治事件升溫 揭投訴機制漏洞

「現在教育界處理投訴,有甚麼樣機制?我自己也打一個大問號,因為根本不存在這個機制。」鄧飛說,以往教職員很少出現嚴重操守問題,以致要接受紀律處分,甚至褫奪註冊,可說極為罕見:「通常都是牽涉一些刑事罪行,尤其是性罪行。」

然而,隨着近年政治事件升溫,加上去年的反修例風波,不少教職員的言行屢惹爭議,教育界要處理這類投訴時才發現,所謂的「職業操守」原來有很多灰色地帶,處罰機制不明確,紀律聆訊程序也不清晰:「我們不像醫生,有很多不同程度的處分,要麼釘牌,要麼就咩都無,很極端,我覺得這不是一個成熟制度。」

蔡若蓮(右)曾角逐立法會教育界議席,輸了給葉建源,未幾卻獲委任為教育局副局長。
蔡若蓮(右)曾角逐立法會教育界議席,輸了給葉建源,未幾卻獲委任為教育局副局長。

一個投訴拖九年 涉事教師已退休

鄧飛解釋,現時業界處理投訴有兩個方向:「一個是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操守議會),另一個是教育局自己有一組人負責做操守評估。最後,兩者都會交予教育局常秘來決定,因為牽涉到投訴人和被投訴人私隱,所以教育局未必會公布投訴數據。」

操守議會雖然會公布收到的投訴,但很多時該會處理投訴動輒要花上數以年計的時間:「我聽聞最長的一個投訴拖了8、9年,據說最後當事的老師都退休了,得啖笑。為何處理一個教師投訴都要經年累月?我懷疑是因為我們的罰則不明確,所以大家都拖着不處理。」

曾任通識教育教師聯會主席的資深中學教師賴得鐘(右)及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真道書院原助理校長戴健暉(左),曾先後在網上發布仇警言論。
曾任通識教育教師聯會主席的資深中學教師賴得鐘(右)及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真道書院原助理校長戴健暉(左),曾先後在網上發布仇警言論。
曾任通識教育教師聯會主席的資深中學教師賴得鐘(右)及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真道書院原助理校長戴健暉(左),曾先後在網上發布仇警言論。
曾任通識教育教師聯會主席的資深中學教師賴得鐘(右)及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真道書院原助理校長戴健暉(左),曾先後在網上發布仇警言論。

懲處標準不一 校本管理差異大

另一個棘手問題,是校本處理投訴機制,自教育局推行以來,一直充滿爭議性。

「學校收到投訴,主要都是由學校自己先處理,而不是呈上教育局和操守議會。」於是問題就來了,不同資助類別的學校處理投訴時,基於校本管理,因此並沒有劃一的處理準則。於是同一個操守問題,在不同的學校發生,結果可以有很大差異。

「官立學校多數跟公務員(制度),津貼學校也比較嚴,直資學校就大權好多。」鄧飛補充說,由學校主導跟進處理投訴,需由校方成立一個專責小組,成員包括學校或辦學團體的行政人員、教師或社工、律師、心理學家等獨立人士,然而教師日常公務非常繁忙,未必能經常開會處理類似程序,執行上有難度。

故此,鄧飛希望教育局能優化投訴機制,至少要有統一程序和紀律處分準則:「甚麼時候給予警告、甚麼時候除牌、甚麼時候『炒魷』,最好明確一點。」

鄧飛認為,新型肺炎疫情爆發,正是修補教育界撕裂的良機。
鄧飛認為,新型肺炎疫情爆發,正是修補教育界撕裂的良機。

疫症大爆發 修補撕裂良機

修補教育界撕裂也被鄧飛視為重中之重。他認為,新型肺炎疫情大爆發,是團結大家的好時機。

「這段停課和留在家中的時間,可以讓大家都冷靜下來,有更多反思。香港總要繼續走下去,教育界不應繼續搞一些對立式的、你死我活式的行為;你抱着這樣的心態,如何進行教育呢?」

鄧飛認為,現時大家都忙於準備復課後的防疫措施,更應順水推舟,讓教育歸教育,政治歸政治:「要搞政治的人,就讓他在議會鬥爭好了,不要拿學生來鬥,不要將鬥爭帶進校園。將心比己,很多老師本身其實也是家長,就算他們有政治立場,相信也不願將自己的子女奉獻出來,參與激烈的政治活動。」

政治入侵校園,不少學生成為政治下犧牲品,將學業擱置一旁。
政治入侵校園,不少學生成為政治下犧牲品,將學業擱置一旁。

疫症後復課 應至少重讀一學期

教育界自去年起經歷反修例風波,現時又遇上新型肺炎,停課日子比上學還多。被問到學校復課後有何打算,到底是全民「冧班」重讀,抑或直接升班,照常授課?鄧飛說:「坦白講,其實我自己都好頭痛,因為真的是史無前例。」

不過,他個人傾向學生至少要重讀一個學期,否則對學生進度,特別是對有應試壓力的高年級同學會有很大影響:「就算暑假補課,也只得個半月,怎追得上一個學期的知識?網上學習始終比不上課堂授課。」

學校防疫設施不足 教育局需協調

至於教育局在抗疫工作的表現,鄧飛認為可以接受,但在增加校園防疫物資方面,可以多做一點。

「學校要有兩個月防疫儲備,包括口罩、搓手液、體溫槍等等,如果只是以市場導向去做,即是價高者得,雖然政府有防疫津貼,但學校(財政)壓力其實也不少。這不是學校自己可以做到,要政府出手協調。」

他舉例,自己管理的中學暫時也只得2,000多個口罩,但校內有700多名師生,根本不夠兩個月儲備。鄧飛希望香港可以參考鄰近地區的做法,例如澳門政府,起碼有個配給制度,控制防疫物資供應,為學校提供一個適合復課的環境。

32139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