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天空,擁抱知識,思考未來,接受陽光的洗禮。這是我們以往理解的校園。執教鞭三十多載的教育工作者何漢權,曾任風采中學校長,見證「香港教育被政治綑綁」的轉變。何漢權形容,2012年的反國教運動,是政治正式進入校園的一個重要轉折點,從此以後禍害至今……

文:郭延桐

自國民教育風波(2012年)開始,不斷將學生捲入政治漩渦,引爆了2014年的違法佔中。作為教育評議會主席的何漢權嘆息:「戴耀廷是打開潘朵拉盒子的第一人,向校園散播違法卻毫不達義的種子。」2019的反送中運動,是把以往運動積累的怨氣繼續發酵,繼有12歲準中一生開學前被捕,開學後亦可能有學生參與罷課。何漢權說,罷課「禍害無窮」,對政府政策影響甚微,呼籲罷課同學「感性開燈後,用理性去關燈,還校園一片淨土」。

何漢權反對學生罷課
何漢權反對學生罷課

每年九月之始,都是莘莘學子的開學日。何漢權憶述:「以往每年看到同學開學前心情都忐忑,但總體都愉快,今年情況令人心痛。」早前有中學女生戴黃帽戴口罩「全副武裝」在校園拍照,並舉牌表明「九月罷課」,逾百所中學的學生分別籌備罷課關注組,包括香港培正中學、英華書院、聖保羅書院等傳統名校。何漢權堅決反對學生罷課:「開學需要做的事情很多,教育比政治更加重要。」

何漢權解釋,學校有很多東西需要同學學習,除了中文、英文、數學等基本學科外,還有很多課外活動需要同學參加,教育比政治重要很多:「作為中小學生,我覺得首先要鞏固他們對於事實的全部要有所掌握,吸收全面的正反觀點,然後才有能力做批判思考。而且從情理的角度看,都不應該罷課,特別是要用罷課顯示單方面的政治立場。」

新學期開始,學生升一級,無論是課程內容和人事變更都需要適應:「同學仔由F1升到F2需要適應,小六升中一更加需要適應。」而老師在新學期教新的班級需要適應,排山倒海的教務亦需要時間處理。

罷課教師不想教書就辭職

何漢權認為,「容許學生罷課,就是強硬要學生站邊」
何漢權認為,「容許學生罷課,就是強硬要學生站邊」

「容許學生罷課,就是強硬要學生站邊,如果學校出現兩派,難道要學生出現兩派打鬥?」若有教師或學生仍然堅持罷課,何漢權認為「一日半日(罷課)表達訴求可以體諒」,但「每周一罷」的無限期罷課需嚴肅跟進,皆因「罷課容易,學校教育十分艱難」,罷課禍害無窮,會影響整個教學課程進度和學校運作,長遠對學生學習非常不利。

「罷課就是罷課,無話罷課不罷教的道理,你罷課就是罷課。」何漢權覺得,持續罷課的老師需要辭職。如果每星期進行一次罷課,根據教育條例,教育局應該會先對老師做出一次口頭警告,然後再作出一次書面警告:「你都不想教書就要辭職,我相信教育局有條例指引。」根據教師指引,每年兩天的特別有薪假期,不得用於參與任何政治活動,至於申請「無薪假」,校方有權以保持學校正常運作為由不予批准。

根據教育局指引,若有學生要求罷課,假如在校內進行,學校可彈性處理,如需請假則必須提交家長信,學校應事先與家長溝通,提醒學生注意人身安全。何漢權表示認同:「學生罷課不能多怪責,可以先動之以情,說之以理,真是要罷課,就一日起兩日止,但必須遵守校規,如果罷課得到學校批准,在學校不上堂去圖書館,我覺得可以接受,但由於安全問題和法律問題,學生不能在校外,如果持續罷課,學生就要停學。」

教協要為罷課負最大責任

何漢權認為,教協要為罷課負最大責任。
何漢權認為,教協要為罷課負最大責任。

連續兩個多月的示威活動中,有一小撮教師以保護學生之名走上非法抗爭之路,甚至「只說事實的一部分」給學生聽,「單邊價值」的灌輸,再加上教協的「一言堂」煽動,令到很多學生誤以為「罷課」是正確的事。何漢權批評,「鼓勵罷課的人,我覺得真是很不負責任」,而教協要為罷課負上最大責任。

「從2012年開始到2019 年,教協綑綁老師提出罷課。2012年,離譜到要教師簽良心約章,完全違反教師專業。現今,教協仍然單向價值灌輸,至今沒有就兩個通識科老師惡意的欺凌行為而作出過任何譴責。」何漢權生氣地說:「我真想問一問教協,是教育專業還是單方面政治操控專業?」

全面檢討政治風波刻不容緩

何漢權和學生關係融洽。
何漢權和學生關係融洽。

追本溯源,何漢權認為罷課源自《逃犯條例》,政府有責任處理:「政府需要全面檢視,為甚麼2012年的時候,沒有一個檢討報告,告訴大家究竟發生甚麼事情,政府的責任在哪?2014年,同樣政府沒有出一個分析報告,為甚麼出現佔中?為甚麼沒有討論背後的隱憂?還有2016年的旺角磚頭暴力之夜,政府也沒有向民間公布事情始末,對策怎樣。今次2019年,政府真的需要全面檢討,從2012年開始檢討,分析與報告,給香港人一個交代,給香港人一個指引,真是刻不容緩。」

討論政治要「事事實實,公公道道」

開學首日,家長在風雨中陪同子女上學。
開學首日,家長在風雨中陪同子女上學。

已在津貼中學前線退下的何漢權,在教育界默默耕耘三十多年,2002年更參與風采中學創校,看着近年政治綁架教育,他感慨萬分:「以前我們校園的理念就是教育歸教育,政治歸政治,不知道從哪一天開始,香港的校長和老師,都變得無可避免地,在校園要做關於政治的解釋工作。」

早前教育局長楊潤雄發信予全港校監及校長,重申堅決反對師生罷課,強調任何人不應煽動或鼓動罷課,並建議教師若遇到難以解答的問題,可表示「不知道」或「自己也不理解」,認為教師毋須覺得自己有責任為目前發生的事提供答案。

何漢權認為,當校園無可避免討論政治的一刻,教師需要「事事實實,公公道道」教導學生:「今日發生的事情就是明日的歷史,如果我們不建基於事實說話,教師將自己個人感受強加於學生而去講政治,這就真是變了名副其實的洗腦教育。」他覺得,目前無論是支持修例或反對修例,兩邊都已經出現不理性的現象,無必要強硬要老師有一個明確的立場表態:「只要老師講事實,講道理,說感受,明思辯,向前看,圍繞這五點,就沒有大問題。」

學校面對龐大政治解說工作

何漢權憶述,當2012年國民教育風波開始,大家的感性就大於理性思考:「我當時作為副校長,都面對龐大的政治解說工作,其實國民教育本身無罪,但當時開國民教育科,這個科字就觸動了大家情緒。」何漢權解釋,事實上,國民教育全世界都有,美國、日本都有,為何香港不可以有?應該這樣用基本事實解釋給學生聽。

「作為一個好的教育工作者,應該要珍惜學生,現今有老師口口聲聲說保護學生而罷課走上街頭,這並非真正的愛護。」何漢權在澳門出生,15歲來港求學,當時亦不愛學習,成績不理想,後來去了珠海書院中學部。何漢權憶述:「很幸運遇上任教歷史科的恩師利開寅,他知識淵博、上課有趣,對我關愛有加,雖然我最後成績未如理想,不能在港升學,恩師建議我去台灣升學,造就了今天的我。」

珍惜教師與學生之間的緣份

何漢權去年自風采中學校長之位榮休,他現今仍然身兼風采中學校董、香港大學中史碩士同學會會長、教育評議會主席、國史教育中心(香港)校長以及報章教育專欄作者。無論哪一個崗位,都在做學生的工作,都會繼續把學生放在第一位。

「總結一個字,就是緣份的緣字。老師更甚,教師與學生之間大家互相珍惜這份緣份,各守本份,互相欣賞,就是最好的校園氛圍。」

17052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