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不止,校園遭殃。我們不禁要問,香港的前途何去何從?何漢權表示還是很樂觀,從歷史上看,「再大的雨過後,始終會天晴」,只要重新加強年輕人國史、國學及國情結合的教育,「逆流會變順流」。

「我自己讀歷史出身,香港與內地血濃於水是事實。」何漢權深受中國歷史影響,他形容,1949年後南來香港的新亞學人對他影響至深,特別是錢穆和唐君毅先生。他引述唐君毅先生提出「花果飄零」最後都需要「落葉歸根」;而錢穆先生雖然也有反共情緒,但仍然覺得,一國之民,要對自己國家歷史有初步認識,而且需要有同情和諒解,「完全不像港獨事事罵,而不會同情和體諒國家」。

「東江之水幫助香港解困,幫助香港創造就業機會。回歸二十多年,究竟中國有甚麼對不住香港?」何漢權說:「我覺得香港年輕人的身份認同,民族認同出現危機,加強國史教育刻不容緩。

「很多人說今次(示威事件)一鋪清袋,但是我想用下一句接住,只要秉持加強國史教育,一切可以重新再來。」何漢權認為,國史教育應該從幼兒園開始,推動國史、國學、國情教育,一步一腳印,老老實實去全面推開,對香港未來還是樂觀。

英美國家沒有我們想像中美好

接近三個月的示威活動,不難見到有人拿着英國國旗揮動,何漢權認為,「一知半解懷念殖民地統治時期是無知」。他解釋,從歷史角度出發,1798年法國大革命,宣揚自由、平等、博愛,影響整個歐洲的發展:「但法國統治下的殖民地越南和柬埔寨,當時被殖民時,何曾有自由、平等、博愛?英國統治香港和印度時,作為英國殖民地,何曾有自由、平等、博愛?直至香港回歸中國,英國離開前把潘朵拉盒子打開,造成港人嚴重不適應。」香港立法機關在回歸前14年即1985年,才首次引入民選議員。

何漢權表示,從歷史角度看,美國沒有我們想像中民主自由:「美國本身的種族歧視相當嚴重,國際外交問題上,敘利亞不符合美國價值,美國就用軍事力量去摧毀別人。多次亞洲金融出現危機,就是美國在操控。當美國現在話中國操控匯率時,其實美國才是世界匯率的真正操控國。」何漢權希望香港人看清楚外國的真面目。

17050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