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的一場持續了79天的非法「佔中」令香港社會受到巨大的衝擊,「佔中」的幕後策劃者終受司法審訊,法律的正義直至4年後的今日才得到彰顯。從非法「佔中」到旺角暴動,再到立法會的宣誓風波,一些熱愛香港的年青人從這些政治的激情中反思,香港到底怎麼了?要怎樣做才能真正讓香港發展出良好的民主?
經歷過激情,感受到混亂和激進對香港社會帶來的破壞,一些香港的年青人從沉默中反思,更在反思後醒覺,他們不再消沉於自己的安逸生活,從不喜政治,不問世事,轉而關心香港社會發展,更加走入社區,從服務社區居民開始,建設基層民主,他們要以更積極,更理性、更務實的正能量,改變「後佔中」社會,實現民主政治的理想。

文、圖:文 武

未滿24歲的莫嘉傑,2018年自英國留學回港後,就投入地區工作,在黃大仙龍星區服務社區,希望能從基層社區,聽取最真實的民意,讓香港社會從政治對立,政治爭拗中擺脫出來,建立真實的民主社會。

莫嘉傑希望走入社區, 幫香港社會發展出民主。
莫嘉傑希望走入社區, 幫香港社會發展出民主。

「我希望和社區居民多接觸,因為現時香港社會的政治風氣不好,爭拗不斷,我經常想,香港為何會變成這樣?只有黃藍對決,左右對立,中間的聲音都被淹沒了,我希望自己行入社區,真正幫助香港社會發展出民主。」

2014年,剛滿18歲的莫嘉傑是城市大學學生,正攻讀副學士課程。當周邊的同學和朋友們都在談論民主,希望香港建立民主普選的制度,莫嘉傑也積極投入其中,「一開始,我看到一班年青人說要本着自己的理念,要爭取民主,我覺得整件事是非常好的一件事。」

但不久之後,莫嘉傑感到事件慢慢地發生轉變,變成一件違法的行為,少數人希望透過鼓動學生參與違法行動。「當時我很憤怒,一些人口口聲聲講民主,讓年青人走上街頭做犯法的事,而非理性討論,就等於一個小朋友,為求得到一件東西,無理地哭鬧,我感到他們是用不合理,不理性的方法,逼政府妥協。」

莫嘉傑當時與身邊多位同學朋友談及「佔中」之事,了解身邊同學的真實想法。「我問過一位朋友,為何去金鐘?他說反對政府,爭取真普選。我問他甚麼是真普選?到底他想要甚麼樣的普選?他說不知道,只是一班朋友去,他也跟着去。」

在同學和朋友間的交談中,莫嘉傑感受到,許多參與「佔中」的年青人,並沒有經過清醒的思考:參與違法的「佔中」有沒有法律責任呢?佔領了馬路,令香港癱瘓,法律的責任有多大呢?事件演變下去會否變成警民衝突甚至暴力事件?許多同學都不知道,但學生會,以及校園內的一些老師,卻不斷地發出呼籲,希望學生們支持其事。

莫嘉傑希望多聽市民意見。
莫嘉傑希望多聽市民意見。

佔中青年激進 徹徹底底違法行為

這些現象令莫嘉傑反思,他除了不斷向身邊同學發出不要參與違法行動的呼籲之外,還發起一個要求港大中止戴耀廷教師資格的簽名聯署行動,得到數千人的響應和支持。

莫嘉傑說:「當時我見到年青人越來越激進,而戴耀廷作為一位老師,不停地向學生灌輸他自己的政治見解,我認為極為不妥。」「不論我是哪家大學的學生,甚至只是一位普通的年青人也好,對整體香港社會都有一份公民責任,不想讓身邊的年青人受到這樣的思想灌輸。」

2014年的「佔中」,令莫嘉傑對年青人要求爭取民主政治的熱情為人所利用,有所警覺,而做出反抗。而2016年立法會宣誓風波,則令莫嘉傑要拿起法律的武器,抗衡在立法作出辱華宣誓的梁頌恆和游蕙禎。梁、游宣誓當晚,莫嘉傑心情激憤,在網絡上發起聯署,反對梁、游的辱華宣誓,結果即晚已收到7000人聯署,到翌日中午達至20000人,最終共收集到30萬個簽名。

2016年梁頌恒、游蕙禎在立法會作出辱華宣誓,令莫嘉傑氣憤。
2016年梁頌恒、游蕙禎在立法會作出辱華宣誓,令莫嘉傑氣憤。
莫嘉傑(右)與已故的區議員莊永燦 律師(左)司法覆核梁、游宣誓。
莫嘉傑(右)與已故的區議員莊永燦 律師(左)司法覆核梁、游宣誓。

收集萬簽名 反對梁游辱華宣誓

「立法會的就職宣誓是莊嚴的場合,全球直播,梁、游的辱華宣誓直接影響香港的國際形象,如果香港人自己也不尊重自己,也不會得到外國人的尊重。」莫嘉傑於是與當時的油尖旺區議員莊永燦律師聯手,入稟高等法院司法覆核梁、游的宣誓。

2014至2016年間發生的系列事件,讓莫嘉傑開始深入反思香港的民主發展和社會發展,他逐漸認識到,民主建設要一步一步地走,不能操之過急,更不能過於激進。他說:「一步一步走,出錯的機會就會減少,從香港社會的整體上講,如果出現一點錯誤,不論是大錯還是小錯,都足以影響香港整體的發展。」

在「佔中」之前,莫嘉傑與其他年青人一樣支持民主發展,但他亦見到,當激進取代了理性,香港的民主制度不但沒有進步,反而出現倒退,令年青人感到灰心,「這些事啟發了我,應該走入社區,真正了解居民的想法,與市民一同改變社會。我們可以從理性的方向,透過深入去做社區工作,了解民意,得到市民的支持。」在他眼中,沒有民意支持的從政人士,只能空口說白話,亦無能力做到甚麼。

2016年反梁、游宣誓之後,莫嘉傑前往英國求學,2018年回港,毅然走入社區,將他對香港社會未來民主發展的滿腔熱忱,投入社區的具體工作中,他要以自己相信的方式,實踐民主的理想。

莫嘉傑在黃大仙龍星區服務。
莫嘉傑在黃大仙龍星區服務。
12716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