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反思】體會自由的可貴 慶幸生為中國人 陳欣健經歷內地14天隔離的日子

76歲的陳欣健,最近為了到廣州履行一項20年來從未缺席的主持工作,須在內地隔離14天,懷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踏上「征途」,好不容易終捱過檢疫期,完成工作後亦返回香港。

究竟隔離日子是怎樣過?14天當中由恐懼、無聊,去到百感交集;由思考過去、憧憬未來,去到體會自由可貴,慶幸生為中國人,一切一切的……就由他娓娓道來。

文:郭延桐 圖:黃冠華、陳欣健提供

陳欣健20歲成為皇家香港警察,1974年5月24日,上海街發生寶生銀行挾持人質事件,他是現場指揮官。30歲入娛樂圈,集歌手、演員、製片、編劇於一身。由於內地市場對港開放,工作機會多,陳欣健近20年經常涉足北京、上海、成都及廣東省多個城市工作。

陳欣健形容廣州和深圳已成為了他的「第二個家」,差不多每隔一至兩個月,就會回去一次。這兩個城市不但為他提供了工作機會,更讓他在演藝上的個人專業技巧有所提升,令他在香港以外多了一個「可以減壓、冷靜思考、和跟一些良朋共聚、互相傾吐心聲的園地」。

這期間,每年有兩天,陳欣健例必會應邀為美國華南商會主席Mr. Harley Sayadin,主持春季和冬季兩場盛大的餐舞會,20年來從未缺席過。2020年在新冠病毒影響下,餐舞會從兩場縮減為一場,定在11月21日在廣州花園酒店舉行。Sayadin主席誠意邀請陳欣健,希望他一定要過去主持這場盛大活動。

帶着忐忑心情接受14日隔離

陳欣健稱讚內地檢疫嚴謹,周圍都是穿好全套防護衣的工作人員。
陳欣健稱讚內地檢疫嚴謹,周圍都是穿好全套防護衣的工作人員。

是否應邀出席活動,陳欣健左右為難:「首先我生肖屬猴,還是一個患有過度活躍症的猴子,要足不出戶自我隔離14天,自己能不能夠接受如此長時間、關閉式的隔離,一直不敢面對。而且我對於應否為了一天的主持工作,去接受14日的隔離思前想後。」經過一番思想掙扎,陳欣健最終決定,為朋友,去!

「於是我帶着着忐忑的心情,壓下恐懼感,毅然決然,14日就14日吧!」他決定了11月6日進入內地,接受14日隔離,然後11月21日參與這場全廣州最盛大的晚宴。

擔心無啖好食行前大掃貨

踏上14日隔離之旅之前,陳欣健不但需要調節情緒,還需要應付外間無數不盡不實的謠言。他常常聽到別人說,內地隔離酒店的食物很難吃,而且到了深圳灣,每天只能從兩間內地認可的餐廳叫外賣,這兩間就是肯德基和麥當勞,這讓陳欣健非常苦惱。

有備無患,陳欣健在香港超市大掃貨,帶備了幾十種不同口味的即食麵、快沖飲品,各種甜的、鹹的餅乾、朱古力、果汁糖、薄荷糖、堅果。
「所有你能想到的雜糧,我都一整箱買了帶回去,當然後來才發現自己很傻很天真。」

離境前須持有陰性檢測證明

正式踏上14天隔離之旅,陳欣健拖着4、5件沉重的行李,搭的士前往深圳灣準備入境內地。當然最重要的,就是必須持有香港特區政府認可的醫療機構,所發出的24小時內有效的核酸檢測陰性結果證明。

陳欣健分享:「一定要在網上檢查清楚,有哪幾家檢測中心是香港政府認可。我找到一家很方便的,在網上訂購試驗儀器,在家做了測試,然後送去他們的收集中心,他們第二天早上就會把結果發去你的電郵和WhatsApp,我馬上將報告彩色打印出來,拿着報告24小時之內進入內地。」

「健康碼」是生活必備護身符

 進入深圳「健康碼」是護身符。
進入深圳「健康碼」是護身符。

陳欣健經過香港邊境口岸,出示了陰性檢測證明,拿着行李成功通過香港安檢。
「走了不夠100步,發現自己已經到了深圳,立即就感受到一地兩檢的利民安排。」

陳欣健見到一群全身穿了防護衣的內地工作人員已經在等候,正在派發入境表格:「有些人唔識字或不懂填寫的,他們都會幫手,非常有禮貌,很有耐性幫助我們。」

填好表格,他在專業醫護人員幫忙下,做了進入內地的第一次鼻咽拭子核酸測試。港人入境內地必須進行最少3次檢測,測試結果不會馬上知道,但會即時發出一個「健康碼」應用程式給檢測者。陳欣健說:「你不要小看這個『健康碼』,它會紀錄你每次接受檢測的結果,結果都會顯示在你的手機裏面。之後去到任何地方,只需要出示這個『健康碼』,就可以安然無恙地通過。這個『健康碼』就是我們的護身符。」

「移交」酒店過程非常嚴謹

入境人士在深圳灣辦理好「健康碼」後,有工作人員會安排將入境人士分流到酒店進行隔離。
入境人士在深圳灣辦理好「健康碼」後,有工作人員會安排將入境人士分流到酒店進行隔離。

做好鼻咽拭子檢測和辦理好「健康碼」,就可以入住深圳酒店進行隔離。根據陳欣健描述,幾十個穿了全套防護衣的工作人員,會根據你被派往的酒店地區進行分流,分成深圳福田區、羅湖區、南山區等,入境人士無權選擇目的地,只能登上前往指定酒店的專線巴士到酒店隔離。

「我們坐着巴士,去到不同的酒店門口,防護人員陪我們下車,將我們交給酒店門口的另外一隊防護站的工作人員。」陳欣健形容「移交」過程相當嚴謹,酒店外駐守的人都是全套防護衣,各人在門口就會被詳細檢查「健康碼」,然後再幫他們辦理入住手續:「酒店就不用再登記了,目的是為了減少隔離者留在酒店大堂的時間,避免感染。」

在門口做好所有健康把關工作後,很快就有穿了全套防護衣的酒店職員,把隔離者帶上酒店房間,職員講解清楚酒店隔離守則和服務細節後,就有醫護人員前來,幫陳欣健做了個心臟超聲波檢查。

之後,門一關,14日的單獨隔離生活正式開始。

隔離期間火鍋牛扒都能吃

陳欣健在廣州居家隔離時,讓他產生極大的反思。
陳欣健在廣州居家隔離時,讓他產生極大的反思。

隔離了幾日之後,本來一直憂心忡忡的陳欣健開始放下心頭大石,安心接受餘下的隔離日子。原來酒店24小時有專人接聽電話,若有任何緊急支援需要,絕對不用擔心。在深圳酒店隔離期間,每天都有穿着全套防護衣的人員來檢測隔離者體溫,一日三次;更有心理輔導人員會致電給你,幫忙紓緩隔離者的情緒壓力。陳欣健形容,所有服務都非常好、非常滿意!

「食物方面,酒店三餐的味道和衞生程度都很好,甚至你可以每天透過『大眾點評』、『美團外賣』、『餓了麼』等類似香港foodpanda一樣的美食外賣手機程式,在網上選購美食,連火鍋、牛扒都可以吃,食物絕對不是一個問題,亦非別人之前抹黑所說,隔離酒店的東西很難吃,這些資訊都是假的。」

生活自理別忘記帶電拖板

陳欣健為了應美國華南商會主席的邀請,為他們主持盛大的餐舞會,於是接受14日隔離挑戰。
陳欣健為了應美國華南商會主席的邀請,為他們主持盛大的餐舞會,於是接受14日隔離挑戰。

陳欣健覺得,唯一艱難的是酒店沒有人來幫忙收拾,只會在第一天扔下一些垃圾袋後,就讓你自生自滅,連枕頭、被子也沒法替換。無論是房間的打掃清潔、倒垃圾,甚至是衣服的燙洗,都必須自理。

另外,酒店每天不可以超過晚上7點半叫外賣,皆因每位幫忙拿外賣上樓的酒店工作人員,都必須穿着全套防疫制服,非常熱又辛苦,兼且7點半過後酒店人手緊張,服務就有所限制,這些都是不方便的地方。

陳欣健還提醒大家,最重要的是要帶電拖板,因為內地電插頭和香港插頭不一樣,如果每天需要長時間使用電腦工作,又或者要看手機打發時間,每天充電最好就帶個電拖板。

有隻蟻行過都覺得幾好睇

2020年11月在廣州花園酒店舉行的舞會,多國的使節都出席支持。
2020年11月在廣州花園酒店舉行的舞會,多國的使節都出席支持。

「當我一個人住在裏面的時候,就會發覺到,有隻蟻行過都幾好睇,是公的還是母的?你都會望下。沒事找事做,才能夠充實自己每天的時間,有一點樂趣。」作為一個編劇,陳欣健其實有很多工作在身,所以他在隔離期間,會為自己制定一個工作時間表,間中為自己泡咖啡或泡茶,日子過得不快也不慢。

很快,7天的深圳隔離馬上結束,他亦收到了深圳灣檢測時的陰性結果。根據陳欣健的說法,他有權申請去廣東省他名下所租住的單位(廣州)進行餘下7天的隔離,前提是要得到該單位房屋管理處和區管理員同意接收。離開深圳隔離酒店前,他要再做一次核酸檢測,這是陳欣健做的第2次檢測。

翻查資料顯示,根據深圳目前的防疫隔離政策,經香港入境者必須進行14日隔離觀察,若滿足居家隔離條件,任何人均可申請「7+7」隔離,即酒店隔離7日後,轉回家中做餘下的7日隔離。可以申請居家隔離條件的人,需要有自己的住所,而居所要無人同住,或家人願意另覓住宿,騰空居住地等條件。

必須扮忙才不會空虛無聊

若玺酒店是陳欣健被安排入住深圳隔離酒店。
若玺酒店是陳欣健被安排入住深圳隔離酒店。

「到了第7日,深圳酒店幫我做了離開前的檢測後,就派遣專人和專車,把我『押送』到廣州租住的一個單位,繼續進行餘下7日隔離。」陳欣健說,當他一到廣州,小區的業務管理人員、區委會負責人、檢疫醫生和護士,均蜂擁而至,出來為他做問卷調查和體溫測試。然後,在他家門口的走廊對面,安裝了攝像頭監視他出入,保證他不能離開家門半步。

在廣州居家隔離期間,由於沒有了酒店人員出現,陳欣健感到更加孤獨:「我每天起床後就梳洗,疊床疊被子,吃早餐後做簡單運動,看新聞,完成手頭上的網劇和電影劇本創作,計劃每天要吃的、要喝的。食藥、充電、倒垃圾,跟香港家人和工作夥伴聯絡,所有瑣碎的事情,都變得十分重要,因為必須扮忙,才能充實度過每一天,生活才不至於那麼空虛無聊。」

感覺像被單獨囚禁的犯人

若玺酒店室內環境舒適,陳欣健在此隔離7日。
若玺酒店室內環境舒適,陳欣健在此隔離7日。

終於14日熬過了13日。在第13日早上,醫生和看護來幫陳欣健做第3次核酸檢測:「他們告訴我,第二天早上,就會過來幫我打開門,拆掉攝像頭,把我放生。」陳欣健說這句話雖然在意料之內,但聽到從他們口中說出來的時候,仍然忍不住差點流下了快樂的眼淚。

14天的隔離生活,讓陳欣健產生了無限反思:「14日隔離,感覺自己像個活在科幻片裏面被單獨囚禁的犯人。平常視之為理所當然的享受,那些觸手可及的朋友,那些視為常事的聚會,突然之間變得像夢境般遙遠和虛幻。」

隔離14日後,陳欣健帶着非常愉快的心情結束家居隔離,但未來還要在14天內再多去一家指定醫院做最後一次核酸測試。陳欣健在內地合共做了4次測試,帶着「健康碼」就可以周圍工作和遊玩。他這樣形容:「這段時間,我在廣州過得非常快樂,因為我被困住很久,有如孫悟空被放出五指山的感覺,心情非常喜悅,也非常珍惜。」

領悟到朋友和自由最可貴

陳欣健在廣州居家隔離7日,期間只能遠望窗外風景。
陳欣健在廣州居家隔離7日,期間只能遠望窗外風景。

經過14天隔離,陳欣健認為帶給他最大的收穫,是領悟到朋友和自由才是最可貴。他更決定在未來的餘生,要學懂感恩,要活得更加精彩。

陳欣健有感而發:「(身邊)那麼多認識的和不認識的朋友和人,有年老的、年輕的,有滿臉福氣的,有精神勃勃的,竟然一一撒手別離塵世,留下只有環繞空氣中的哀痛、惋惜、驚訝。落葉知秋,我發覺原來世界上沒有了誰也沒有甚麼大不了,地球還是會繼續轉動,隔一段時間自己也會變成別人的回憶,然後被淹沒,那哀愁並不長久,因為每個人都要繼續為自己的工作,為自己的生活繼續前行。當被釋放的那一刻,我竟然能夠為路旁的綠葉而陶醉,為空氣中的煩囂而雀躍,我決心在寶貴的餘生要生活得更精彩,要更感恩。」

過關回港驚聞再爆疫情

廣州居家隔離會被安裝攝像頭監視,確保隔離者不能踏出家門半步。
廣州居家隔離會被安裝攝像頭監視,確保隔離者不能踏出家門半步。

結束廣州的工作後,因為在香港也有很多工作在身,陳欣健不得不趕回香港。在回港的早上,由於歸心似箭,他9點就到深圳灣口岸等候,到達後才發現深圳灣早上的開放時間是10點。

據陳欣健的描述,當時等待開閘過關的人不算多,大概100多,於是他在這個空檔期間,慢慢填好表格等開閘。當門一開,各人魚貫進入,經內地兩層關卡的證件檢查,以及確定「健康碼」證明的陰性報告後,陳欣健順利抵達香港關口。在這裏,他要填寫健康表格,並出示香港政府認可的內地醫院健康證明,就真的回到「無比親切的,香港的家」。

「回到香港,看到的訊息是香港又再爆發疫情,連一些我所熟悉的地方,甚至熟悉的朋友都紛紛中招,心裏不禁會問,假如不是為了照顧家人,假如不是為了工作,我還會趕着回來嗎?」陳欣健非常無奈。

從醫護到公僕值得尊敬

現時內地疫情受控,人民生活回復正軌。陳欣健親身體驗過內地的防疫措施,才深知生為中國人的幸運:「如今我已經完成了這場挑戰,回顧被『禁』的14日,我體驗到政府和國家為我這類人投入了多少資源,而那些專業人士和志願工作者,從醫護人員到公務員,小至一個酒店的服務員,他們日以繼夜承受着莫大的健康風險和心理壓力,保護社會大眾的生命安全,這是多麼偉大!我的憂慮和所謂折騰,竟是如此微不足道,甚至是消耗了政府和國家龐大的資源。最後我必須說,在這場沒有硝煙的世界大戰中,我很幸運自己生活在中國的土地,更幸運的是,我生是個中國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