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一直被視為專業人士,其公開言論理應絕對可信及中立。然而,本身對法律有一定認識,關心年輕人未來的國藝娛樂文化集團主席冼國林接受《堅料網》獨家專訪時不點名批評,有律師及大律師刻意歪曲法律原意來誤導年輕人,犯下「法律系一年級生都不會錯的嚴重錯誤」,質疑目的是煽動年輕人以身試法,斷送大好前途。

冼國林直言,有認識的法律界人士刻意扭曲法律含意,煽動年輕人上街。(黃冠華攝)
冼國林直言,有認識的法律界人士刻意扭曲法律含意,煽動年輕人上街。(黃冠華攝)
法律界數次發起黑衣遊行,抗議政府修訂逃犯條例。
法律界數次發起黑衣遊行,抗議政府修訂逃犯條例。
身為資深大律師的梁家傑曾在港大對談會中,妄言指「暴力有時可解決問題」,令全場嘩然。
身為資深大律師的梁家傑曾在港大對談會中,妄言指「暴力有時可解決問題」,令全場嘩然。
立法會議員楊岳橋身為大律師,卻建議政府特赦「放生」暴徒。
立法會議員楊岳橋身為大律師,卻建議政府特赦「放生」暴徒。

「千祈唔好誤會律師講嘅嘢一定全部啱,事實上好多律師講嘢都係有誤導性。」冼國林對這些張開眼說謊的所謂「專業人士」刻意扭曲法律含意,煽動年輕人上街的做法嗤之以鼻、深惡痛絕。

他舉例:「有個大律師講話,警察臥底可能犯法。呢個絕對係嚴重錯誤!」冼國林解釋:「全世界都有臥底,係法庭判決咗,合法嘅。警察臥底係撲滅罪行必然需要用嘅方法,儘管喺某啲法律上可能會有偏差,但我們都無辦法唔接受呢個事實,亦係最有效嘅方法。」他亦指出,臥底在參與某些罪行時,是可以獲得豁免(immunity)。

冼國林續說,「臥底當然唔需要表露身份,表露身份嘅就唔係臥底啦!黃絲都有臥底喺警察裡面,大家都有臥底,點解你有臥底就得,佢有就唔得呢?」他表示,有律師又指,警察臥底的口供不會被接納,他直言:「呢個又係誤導嘅!臥底嘅證供,法庭係會接納。」譬如一名潛入黑社會做臥底的警員,聽到黑社會老大說一些犯法的事,記錄下來,便可成為有效呈堂證供。

他又舉出另一個律師誤導年輕人例子:「有個律師話香港警察『濫捕』,係犯咗『人道性罪行』,全世界嘅法庭都可以審判。呢樣嘢係連一個法律系一年級學生都知道無可能嘅!」他解釋,「因為法庭有司法管轄權,所以話香港警察喺全世界各地法庭都可以接受審訊,呢個係一個非常嚴重嘅誤導。」

只要是律師開口說「可以咁咁咁」,年輕人於是就深信不疑。冼國林坦言,這些別有用心的人騙取了年輕人的信任,問題可大了:「試過有啲被捕人士話:『律師話可以咁咁咁嘅!』,又話『律師話特權有權特赦示威者嘅!』」

冼國林說:「咩係特赦呢?1974年『警廉風暴』時係有嘅,因為當時涉及嘅人數真係太多,拉嘅人都好多。但當時嘅特赦係,已拘捕的人、或者調查中的人無特赦,只係未開始調查、唔知你係咪犯法嘅人,就不作調查。但係on hand(手上)開咗file(檔案)嘅人繼續調查,定義係唔同嘅。」

另一樣不能特赦的原因,是證據確鑿:「你而家已經係打穿人哋個頭,傷害他人身體,好明顯就係犯咗法。如果你叫特首咁樣去特赦,全世界都無可能咁做。」所以冼國林認為,這些有明顯犯罪證據的人,不能特赦。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