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令全球陷入一片死亡威脅。這種病毒有指是來自野生動物(蝙蝠)身上,至於如何散播到人類當中,目前仍是個謎。

野生動物是有可能的病毒源頭,人類應該盡最大努力與牠們保持距離。然而,香港地方細,野生動物如野豬和獼𤠣等時常騷擾民居。這些動物即使沒有冠狀病毒,但牠們身上卻可以找到日本腦炎、戊型肝炎和豬鏈球菌等惡菌,不過巿民似乎「好少理」,不時聽聞有人非法餵飼,甚至欺凌、屠殺這些野生動物。

目前政府並無全面規管禁止餵飼野生動物,只是由不同部門以不同法例加以遏止,可惜各部門之間各自為政,很多人在灰色地帶繼續犯法,隨時引發衞生隱患。

文:李向榮 圖:黃冠華、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野豬問題一直困擾沙田大圍居民多年,但在新型肺炎疫情下,居民的擔憂比過往更甚。

「而家肺炎,又有野豬,梗係驚啦。」有曾經幫忙救助被困野豬的街坊表示,野豬擾民情況嚴重,目前新型肺炎疫情嚴重,令他不禁擔心野豬和獼候會否將一些不知名病毒傳給人類。

野豬在花糟覓食。
野豬在花糟覓食。

記者日前聯同在沙田隆亨邨當了多年區議員的「公民力量」潘國山,到該邨了解野豬出沒情況。雖然未發現豬蹤,但就見到有野豬出沒及居民餵飼野豬的痕跡,例如原本栽種灌木的小花糟,被野豬翻鬆了泥土;在學校對出的小坡上,也見到一個個被棄掉的膠盒和膠袋。

居民告訴記者,一早一晚都會有人到山坡餵野豬,將一袋袋食物拋在山坡上,野豬會一家大細,聯群結隊從山上走下來進食。事實上,該個毗連隆亨邨的山坡,不屬於邨內範圍,而是地政署管轄的官地。

野豬破壞小花糟。
野豬破壞小花糟。

市民非法餵飼政府部門卸責

根據漁護署估算,目前全港約有1,800至3,300隻野豬。野豬數目泛濫,其實與市民餵飼有關,但政府到現時仍未有計劃立法,全面禁止餵飼野生動物,只是按法例賦予各部門的執法權加以阻止,但因應案發地點不同,引伸出「跨境犯罪」的執法問題。例如在郊野公園餵飼野豬,漁農自然護理署(漁護署)根據《野生動物保護條例》,已將部分郊野公園範圍如金山、獅子山及城門郊野公園等列為禁餵區,違例者最高可被判罰款10,000元。

漁護署發言人回覆《堅料網》查詢時指出,在《野生動物保護條例》訂立的禁餵區外,餵飼野生動物不受該條例管制,但若餵飼動物時弄污公眾地方,相關部門(包括食物環境衞生署、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可引用《定額罰款(公眾地方潔淨及阻礙)條例》向相關人士發出定額罰款通知書。房屋署亦可根據同一條例執法,定額罰款1,500元。

不過,以隆亨邨對出山坡問題為例,將食物由屋邨範圍拋到政府官地中,按目前安排,雖然同樣可能觸犯亂拋垃圾罪行,但卻可能出現執法分工問題。

有市民在山坡上餵飼野豬,留下大堆垃圾。
有市民在山坡上餵飼野豬,留下大堆垃圾。

潘國山﹕日令出多門成執法漏洞

「沙田野豬成為議會話題,也是這幾年間的事。」潘國山說,針對有人非法餵飼野豬,目前在管理方面由不同政府部門負責:「如果事情發生在道路上,就由路政署委托食環署負責,包括檢控及清理;如果在公眾公園內,則由康文署負責,康文署通常交外判公司處理。」就算餵飼地點在公共屋邨內,也要看該屋邨是否屬於「租者置其屋計劃」屋邨,例如隆亨邨不在計劃之內,所以由房屋署負責,但有些屋邨例如顯徑邨有業主立案法團,則由法團負責。

野豬搵食無分地界,潘國山說牠們很多時都會在一些「交界位」出現,例如在郊野公園和地政處管轄的地界,地政本身又無人清潔,結果造成三不管現象,清理上亦「做唔切」。

又例如房屋署,執法的是房署職員,但大部分屋苑的管理已外判,屋邨只有數名職員輪更駐守,保安員明明見到有人餵野豬,通知職員到場時人早已離去。潘國山說,各個政府部門分工「太清楚」造成執法上的困難:「各司其職、各家自掃門前雪,基本上大家都說不是他們管的地方。這就是政出多門令到有些問題解決不到。」

潘國山說,野豬餵飼問題始終得不到解決,源於政府各部門各自為政。
潘國山說,野豬餵飼問題始終得不到解決,源於政府各部門各自為政。
不同部門在同一位置放上橫額提醒巿民勿餵野生動物,正好反映各部門未有協調。
不同部門在同一位置放上橫額提醒巿民勿餵野生動物,正好反映各部門未有協調。

引發蚊患鼠患環境衞生惡化

人類和野生動物近年「親密接觸」機會多了,關係卻日漸「惡化」。潘國山說,現時對待野生動物的方法,和過去有天淵之別。以前有野豬隊(西貢和大埔狩獵隊),做法相對平衝,但隨着市民對動物福利的認知增加,狩獵隊獵殺野豬的場面又太過血淋淋,因此引起了不少非議:「包括我在內,唔殺生的人,看到後心裏很不舒服。」及後政府就「凍結」了野豬狩獵隊的活動。不過,野豬數目也因此而增多,人類和野豬的接觸增加,最後野豬問題成為民生議題。

「人類活動越來越侵蝕到野豬的空間。比如說建屋建到郊野公園邊陲位置;行山的人也越來越多。」潘國山解釋,野豬原有的食物鏈被破壞,加上有人開始餵飼,結果導致野豬直接走到人類聚居地,在有食物供應的地方「開餐」。野豬在山林間覓食困難,怎料在城市邊緣卻有人餵飼,兩者可說是「一拍即合」。

潘國山說,雖說野豬傷人個案是有,但不算多,不過很多人都擔心人豬太接近會令巿民受傷,尤其擔心在公園玩耍的小朋友。另外,潘國山認為目前最大問題,是野豬出沒加上巿民餵飼令環境衞生問題惡化:「野豬和其他動物有些不同,牠們進食和排泄都可以在同一地點。」食物殘渣和豬糞混在一起,發臭之餘更會引發蚊患、鼠患。

野豬一家大細走入公園。
野豬一家大細走入公園。
除了野豬,巿民亦不時見到猴子的蹤影。
除了野豬,巿民亦不時見到猴子的蹤影。

應採方法引豬群遠離民居

除非法餵飼之外,潘國山見過更離譜的,是有人主動去接觸野豬:「包括玩野豬,即是欺凌、打牠們。幾年前更發現有人在山上用帳幕搭建類似屠房,內裏『架生』齊全,成副豬放在帳幕,豬雜都有。」潘國山相信,帳幕是有經驗的屠夫或「豬肉佬」所建,但他們屠殺野豬是為興趣、為食用還是為出售,則不得而知。

潘國山建議,政府各部門應聯合解決問題,目標是要令豬群遠離民居:「例如在山上種植食物,野豬在山上有得食就不會走落山覓食。另外,政府部門可以統一餵飼,由一個機構統籌,專人帶上山餵飼,將野豬引返上山。」潘國山強調不是隨口亂說,事實上雲南省也是以統一生產飼料的方式,供義工餵飼候鳥:「可以避免用食物殘渣亂餵的問題。」最後一個方法是搬遷,將野豬遷至人煙較為稀少的地方。

漁護署人員不時在屋邨等地捕捉野豬。
漁護署人員不時在屋邨等地捕捉野豬。
漁護署人員將野豬用鐵籠運走。
漁護署人員將野豬用鐵籠運走。

房署:應即時聯絡屋邨辦事處

針對各部門的執法問題,漁護署發言人指,署方一直與相關部門合作,清除滋擾黑點的食物來源,並將調查收集到的資料,轉交相關部門跟進。漁護署亦和食環署及環保署合作展開一項顧問研究,設計能免受野豬及猴子滋擾的廢屑箱和垃圾桶。署方亦曾與民政事務處合作舉辦巡迴展覽,教育市民不要餵飼野豬及其他野生動物。

房屋署發言人稱,除了發出定額罰款外,倘若餵飼者是該屋邨的租戶或認可住戶,房屋署職員亦會根據屋邨管理扣分制扣分。發言人指如在公共屋邨公眾地方發現野豬出現,應即時與屋邨辦事處聯絡,以便職員向警方或漁護署求助。屋邨辦事處亦會張貼通告,提醒住戶切勿餵飼野生或流浪動物,包括野豬等,以免因牠們經常走到民居附近覓食,造成滋擾,並引致環境衞生等問題。

32509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