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轉換】上半年股債雙虧勁蝕1,442億元 外匯基金投資何去何從 學者議員齊聲建議 回流香港提升經濟

金融管理局早前公布,外匯基金今年上半年錄得1,442億港元投資虧損,歷來最「傷」。金管局總裁余偉文表示,美元兌主要貨幣滙率大幅攀升,為外幣投資帶來匯兌損失,外匯基金整體投資在半年間錄得歷來最大虧損,而下半年的投資環境仍然十分困難。坊間最近有聲音提出,應把外匯儲備更多投資在本地或其他地方的實體經濟,例如投資北部都會區及「明日大嶼」投資於本港基建等發展項目。
有學者指出,外匯儲備是用以支持聯繫匯率,目前已有足夠貨幣支援,除此以外並無需要維持龐大外匯儲備,認為應投資於本港基建及經濟,強調市民如對本港經濟沒有信心,「外匯儲備有多少都沒有用」。

文:馮惠詩 圖:黃冠華

金管局公布外匯基金投資上半年錄得歷來最大虧損。(中新社)
金管局公布外匯基金投資上半年錄得歷來最大虧損。(中新社)

金管局7月29日公布,外匯基金上半年錄得1,442億元投資虧損,其中債券投資虧損559億元,香港股票投資虧損85億元,其他股票投資虧損732億元,非港元資產外匯估值下調128億元,其他投資收益為62億港元。截至6月底,外匯基金總資產42,105億港元,較2021年底減少3,597億港元。

金管局總裁余偉文表示,通脹持續加劇,主要央行收緊貨幣政策,加上地緣政治衝突以及全球經濟放緩,導致投資環境急劇轉差,環球債券和股票市場罕有地同時大幅下跌。此外,美元兌主要貨幣大幅攀升,亦為外幣投資帶來匯兌損失,外匯基金的債券、股票和外幣投資上半年損失慘重,整體投資半年間錄得歷來最大虧損。

下半年投資環境仍充滿挑戰

余偉文指貨幣政策、地緣政治衝突及全球經濟放緩均導致投資環境急劇轉差。
余偉文指貨幣政策、地緣政治衝突及全球經濟放緩均導致投資環境急劇轉差。
佩洛西早前於台灣與台灣領導人蔡英文會面,令中美關係緊張。(中通社)
佩洛西早前於台灣與台灣領導人蔡英文會面,令中美關係緊張。(中通社)

余偉文又提到,今年下半年投資環境仍會繼續充滿挑戰,通脹持續高企或會使環球央行實施更進取的貨幣緊縮政策,加上地緣政治風險持續惡化,主要經濟體陷入經濟衰退風險加劇,都可能引致資產市場出現較大波動,故下半年投資環境仍然十分困難。

近年中美兩國關係緊張,2020年《港區國安法》實施,美國以侵害人權、破壞香港自治為由,先後制裁多名香港及內地官員。8月上旬,曾形容2019年反修訂《逃犯條例》示威為「美麗的風景線」的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竄訪台灣,中方提出反制措施,中美關係再次陷入緊張。

金管局首任總裁、行政會議成員任志剛早前亦表示,香港財政盈餘一直撥入外匯基金,外匯基金用這些錢買美債,「等於在市民手上取得的錢,借給有機會與中國打金融戰或貿易戰的美國政府」。他認為,儲備雖然越多越好,但亦要平衡香港整體利益及其他領域需要,有必要時可撥款予新成立的機構,發展北部都會區等等。

陳文鴻︰香港已有足夠外匯儲備

陳文鴻認為可把外匯儲
備用作投資對香港經濟
有積極作用的項目。
陳文鴻認為可把外匯儲 備用作投資對香港經濟 有積極作用的項目。

研究中國與其他國家及地區的產業和經濟競爭的香港珠海學院一帶一路研究所所長陳文鴻表示,香港的外匯儲備某程度上是用來支撐聯繫匯率,但維持聯繫匯率有其機制,非單靠外匯儲備,事實上香港已有足夠外匯儲備及貨幣去支撐,萬一出現問題,亦有中央政府支持,故此不需要如此龐大的外匯儲備。目前外匯儲備一部分貨幣是支撐港元匯率,另一部分是「自由外匯」,自由部分其實可多投資於對香港有積極作用的項目。

「2007至2008年金融危機後,不少新興國家儲下很多外匯儲備,但這是錯誤的,是浪費金錢。外匯儲備儲起來,然後擺去美國,等如把國家賺的錢取走,而非投資於本地,這是一種損失。美元加息、匯率(變動)就食晒你。」

外匯儲備用以提升香港經濟

上屆政府已提出明日大嶼填海計劃,但因造價高昂引起爭議。
上屆政府已提出明日大嶼填海計劃,但因造價高昂引起爭議。

陳文鴻認為,目前最重要的是要把外匯儲備用於提升香港經濟,市民如果對本港經濟沒有信心,外匯儲備有多少都沒有用。

他認為目前香港基建投資並不足夠,「特別是跨境基建、鐵路規劃,10多年都做不出來」,他強調基建發展,特別是交通基建應領先於經濟發展,否則等到經濟發展起來時再做,效益就會遞減,甚至阻礙了經濟發展。

發展高增值產業須政府投入

香港的經濟發展一直集中於金融業,而其他低附加值的服務業,並不足以推動香港在國際上競爭,陳文鴻因此認為,香港要發展創科產業,以及推動再工業化,而發展新產業亦需要大量投資。

「全世界很多國家或經濟體有例子,政府要大力投資於科研產業,才可以推動到新的產業出來,不是招商引資就可以做到。」

陳文鴻舉例,新加坡的新產業都是由政府投資為主,再帶動其他私人投資。台灣的半導體產業,亦是先由政府投入,建立基礎,私人企業才可以加入發展,所以香港要經濟轉型,而發展科研等高增值產業時,需要政府去投入注資,他相信「這方面外匯基金可以做得到」。

減持美債及美元資產

坊間有人主張外匯基金減持美債等美元資產,以減低中美關係一旦惡化,美國或會使用金融武器,限制資本流動,凍結美元資產等風險。陳文鴻認為,減持美債之餘,應同時釐清外匯儲備用作金融投資、基建投資或者提升經濟競爭力的投資比例。他強調,這種做法並非新例,事實上有很多經濟體已成功做到。

陳文鴻表示,把外匯儲備投資於主權基金,只要投資得合理及有效即可。透過主權基金投資,回報並非「即時」可見,回報亦非投資項目的直接收入,反而是界外利益(Externalities ),令整個社會都受益。

新加坡淡馬錫做法值得參考

陳文鴻多次提到,新加坡主權基金淡馬錫的做法值得參考,亦是國際上非常成功的例子。新加坡主權基金的投資並非只是批出款項,更會參與項目管理,他認為新加坡做得到,香港亦做得到。陳文鴻重申,香港政府過去一直依賴土地收益,靠地價支撐經濟,惟這條道路已走到「沒路」,不能再堅持下去。

陳振英︰減持外匯資產說易行難

陳振英認為可先把外匯基金投資外國房地產的部分轉移到香港長期投資組合。
陳振英認為可先把外匯基金投資外國房地產的部分轉移到香港長期投資組合。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主席、金融界議員陳振英亦擔心外匯基金投資組合,若然全部用美元或其他外幣形式持有,會因地緣政治問題,有機會面對被制裁風險,當中最大風險正是美元資產,然而要減持外匯資產是「說易行難」。

他解釋,如要轉移美元資產,一來需要轉至較安全的地方,能提供穩定回報;二來亦要保持外匯儲備的流動性,故需要把資產轉至港幣或人民幣等被制裁風險較低的項目,如果投資於香港有關連項目,例如北部都會區或「明日大嶼」填海計劃,相信亦能達到有關目的,更能鞏固香港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地位。他亦提到,政府2016年成立「未來基金」亦是以此為目的,力求透過長期投資,為香港財政儲備爭取回報。

投資項目要讓市民看得到

陳振英指出,外匯基金目前有逾4萬億港元資產,當中逾2萬億元用作捍衞聯繫匯率,必須屬於流動性較高的資產,另有約5,200億港元長期增長組合,屬流動性較低資產,包括英國在內的外國房地產項目,他認為可先把這些部分組合逐步轉移到香港長期投資組合,令外匯基金投資組合變化不致於太大。

他又提到,不能把錢全都投放於「由0開始」的基建項目,部分可投放於創科投資,亦可仿傚新加坡成立的淡馬錫投資公司,把本港一些隧道、地鐵等本來已有回報的項目回收,並以外匯基金買入投資公司資產。他認為,投資這些項目最重要是要讓市民看得到,財政儲備是用於投資香港未來。

不存在矮化立法會監察角色

財委會負責審批政府撥款申請。
財委會負責審批政府撥款申請。

過往政府推行基建或大型發展項目,須經立法會審批撥款,受立法會議員監察。問到若以外匯基金投資香港發展項目,會否削弱立法會監察職能?陳振英解釋,過往政府向立法會申請撥款時,會把項目「斬件」,但如以外匯基金投資,政府可從中一次過撥出較大額款項,只需要考慮回報、權益,並由投資方監察,與立法會考慮社會長遠利益的着眼點不同。

陳振英認為,即使用外匯基金投資本港基建發展項目,立法會亦非沒有辦法監督政府。政府每3個月都要向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交代外匯基金情況,若議員對投資回報等事項有疑問,金管局亦必須解釋,而立法會不同事務委員會就可以監察政府不同範疇的政策,故並不存在矮化立法會監察角色。

大型發展需有私人參與

對於如何監察外匯基金投資方向,陳振英認為當外匯基金投資本地項目時,有關條例及規定或須作出修改,修改條例時立法會就可以把關。另外,大型發展項目一定有私人發展商參與部分,這部分可由外匯基金投資。但本身就要由政府承擔的部分,如道路、供水、排污設施等基建,就應維持由立法會審批撥款︰「不能說北部都會區要投資1萬億,政府投資9,000多億元,全部通過外匯基金資產撥出,然後立法會撥款就沒有了。」他相信一定能取得平衡。

林筱魯︰須與中央溝通「同呼吸」

林筱魯認為減持外匯儲備美元資產等措施不能由香港獨自決定。
林筱魯認為減持外匯儲備美元資產等措施不能由香港獨自決定。

立法會選舉委員會界別議員林筱魯對以外匯基金投資香港發展項目有保留。他認為,香港屬外向型經濟體,要有一定外匯儲備,倘把外匯儲備投資於其他地方,必定會釋出一些訊息或引起反響,「就算不動蕩,都會有漣漪」,故此即使考慮到要應對金融戰爭、制裁這些問題,香港亦不能「自顧自」獨立去做,必須與中央溝通,與國家「同呼吸」。

被問到如以外匯基金投資「明日大嶼」、北部都會區等項目,會否予人政府把公帑「左手交右手」,避過向立法會申請撥款?林筱魯表示,不論是外匯基金還是財政儲備,其實都是香港人的錢,沒有「左袋和右袋」之分,惟目前香港財政儲備並非不足以應付土地開發,政府的「未來基金」亦會撥出款項發展北部都會區,即使真的不足夠,亦可把外匯儲備回撥政府財政儲備,甚至發債。不過,他始終擔心以外匯基金投資房地產或者北部都會區等項目,會減低外匯基金資產流通性。

外匯投資土地恐炒貴地價

有議員認為透過公私營合作亦已足夠支持開發土地項目。
有議員認為透過公私營合作亦已足夠支持開發土地項目。

林筱魯同時提到,外匯基金講求回報,如用來投資開發土地,土地價格一定會升,他反問是否要向香港市民或投資者釋出這樣的訊息?林筱魯認為香港政府一直有很強發債能力,而且透過公私營合作,已足夠支持開發土地項目的成本。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