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全體會議(下稱大會)及財務委員會「拉布」,多年來司空見慣。然而,反對派要令立法會不能運作的「招數」層出不窮,部分立法會議員的「任務」不是立法,而是「不立法」。

議員的「不立法」,去年(2019年)有逃犯條例草案,草案委員會在最資深議員涂謹申的自導自演下,開會多次仍未能選出主席,結果政府擬將草案強行到立法會恢復二讀,引發大規模示威。之後立法會放暑假,新一期立法年度去年10月開始,內務委員會(內會)在反對派的阻撓下,開會十多次仍未能選出主席,所有條例草案不能處理。預料反對派議員要令立法會空轉,「招數」將陸續有來。

文:潘翠華

根據正常做法,內會主席一般會在新立法會年度首次會議便要選出。去年10月中立法會復會,原內會主席的民建聯議員李慧琼,由於獲提名競逐連任,於是由原副主席的公民黨議員郭榮鏗主持會議。但郭榮鏗不斷處理規程問題拖延時間,更加「僭建」大量議程,包括不限時討論議員提出的無約束力議案,以及拋出3個選主席方案,再舉辦選舉論壇,最後才交由議員互投出正、副主席,故開了12次會,仍未能選出正、副主席。

反對派拉布已成常態。
反對派拉布已成常態。
有傳聞說反對派是為了阻止《國歌法》通過而癱瘓內會。(網上圖片)
有傳聞說反對派是為了阻止《國歌法》通過而癱瘓內會。(網上圖片)

反對派為甚麽要癱瘓內會?有說法指,反對派目的是要阻撓內會把已完成法案委員會審議的《國歌條例草案》交上內會,然後再交大會恢復二讀。有人更有「陰謀論」,聲稱若《國歌法》獲通過後,政府便可順理成章就廿三條立法,藉機縮窄香港的言論和民主自由。

癱瘓內會的另一個原因,據說是去年11月舉行的區議會選舉,反對派在選舉中大獲全勝,他們想乘勝追擊,在立法會顯示實力,要港人知道反對派的「威力」,立法會運作或不運作,他們掌握了關鍵影響力。

在區議會選舉中一敗塗地的建制派面對此困局,顯得招架無力。熟知立法會議事規則的秘書處未能出謀獻策,有人請教前立法會秘書長吳文華及曾經擔任內會主席長達9年的劉健儀,她們均指出,根據《議事規則》第75條(2),在內會未選出新主席時,李慧琼仍屬現任主席,理應讓她處理積壓議程。可惜建制派打錯如意算盤,反被郭榮鏗指吳和劉的說法不符議事規則之餘,更斥責二人應「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內會停擺,令女性僱員產假延長至14周的草案無法順利通過。(網上圖片)
內會停擺,令女性僱員產假延長至14周的草案無法順利通過。(網上圖片)

建制派出盡法寶對抗「拉布」

建議增加4周產假的《2019年僱傭條例修訂草案》因內會停頓而不能交付大會恢復二讀及三讀。勞工界立法會議員、工聯會何啟明提出根據《議事規則》第54條(4),動議將草案繞過內會直上大會,卻被立法會主席梁君彥以「無此先例」為由不予批准。

為了解決難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也設想另一條繞過內會的路徑,就是將草案交付人力事務委員會處理,建議獲得梁君彥批准。不過,由於是政府官員提出動議,必須在大會上經由議員辯論及投票。

現時正懷身孕的新民黨立法會議員容海恩在動議辯論中,批評反對派議員以政治騎劫民生,口口聲聲表示關愛婦女,卻企圖拖垮保障女性權益的法案。工聯會郭偉強亦指,反對派議員在《議事規則》上糾纏,「將攬炒發揮至淋漓盡致」,促請他們「放生」法案。

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景界立法會議員謝偉銓說,過往選舉內會正、副主席,一般不超過一個小時就完成,現時開了十幾次會,足足三個月都未能完成選舉,相信可以列入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

李慧琼是原內會主席,但亦阻止不了反對派拉布。(中通社)
李慧琼是原內會主席,但亦阻止不了反對派拉布。(中通社)

麥美娟哀嘆增產假被脅持

麥美娟指,建制派會出盡全力讓民生法案通過。
麥美娟指,建制派會出盡全力讓民生法案通過。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麥美娟接受《堅料網》訪問時表示,她去年12月初曾去信郭榮鏗,動議內會立即進行表決,但郭榮鏗並無理會,更將她的決議案放到一堆無約束力動議之後。

麥美娟承認,建制派至今絞盡腦汁,仍未想出一個可以制衡反對派拉布的方法,但他們不會放棄:「特別是增加產假這一項草案,我們從陳婉嫻(工聯會前立法會議員)那一代開始,爭取了近20年,如今難得終於達致勞資雙方共識,也得到政府配合,但現在有人為了政治目的而阻礙法案審議。」

對於反對派指建制派以女性僱員權益作為脅持的籌碼,以協助政府通過《國歌法》等法例,麥美娟狠斥這是非常不負責任的說法:「現在是誰脅持誰呢?不要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如果真的為了民生,就不應該再拖下去,讓草案在7月中前通過。」

本屆立法會是香港回歸以來第六屆立法會,會期將在今年7月終止,任何條例草案若不能在此期限前通過,便會全部失效,到了新一屆立法會,若政府認為需要,須重新提交立法會。

25398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