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暴」至今未平息,激進勇武派只要說「爭取自由民主」,就可佔領道德高地。區議會選舉簡單一句「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毋須成本即獲得海量選票。泛民的圈子如此高尚,為甚麼會有人毅然選擇轉身離場?

一名由淺黃轉藍的95後YouTuber曾鎧琪,自認「港豬」,訂閱頻道的10萬粉絲中99.9%都是黃絲,但自從被黃絲女密友出賣,被黑老師鬧「一件垃圾」之後,經歷了被網軍公審抹黑的她才如夢初醒:「我第一次感受到人性黑暗,如果我18歲時經歷這事,真是跳樓死了。」

少女人生經驗尚淺,或許是「太單純、太天真」而被蒙蔽了雙眼;但同為YouTuber並擁有逾22萬訂閱的何志光呢?他有立法會選舉經驗,是前香港本土力量主席,2014年佔領行動時,他為熱血公民「出錢出力」,又是甚麼令他由深黃變成深藍?何志光說:「我自己進去過,知道這個圈子就是這麼黑。」

文:郭延桐 圖:Ian Wong、黃冠華

曾鎧琪(Alison)今年25歲,讀完中六後就投身社會,做過文職人員、Starbucks咖啡師,後來發現做自媒體可以賺錢,而且喜歡這種「在屋企工作」的自由,於是全職轉做YouTuber。

她拍攝的吃喝玩樂好去處推介影片,每條片都有逾10萬人次觀看,高人氣吸引了大量廣告商垂青,收入「五位數一定有」:「我知道身邊很多YouTuber都十幾廿萬一個月。」沒有想到的是,一場反修例風波打破了她原本安穩的生活,亦從此改變了她人生的軌跡。

黃絲文宣似邪教洗腦

「我以前拍片都會有講一些諷刺說話,淘寶買的食物可以吃嗎?內地買電器會不會爆炸?」Alison承認,以前是很正宗的黃絲,會講一些自以為幽默的說話,去旅遊只選擇台灣和日本,很少返大陸。皆因當時「黃絲文宣好似邪教一樣洗人腦」,自認「港豬」的她,沒經思考就全盤接受。

Alison形容,黃絲文宣經常抹黑藍絲,例如說藍絲「一定是大陸來」、「老一輩廢老」、「不夠新潮」、「無學歷、無見識」,她亦單純地相信。皆因當時無真正接觸過藍絲,訂閱她頻道的10萬粉絲當中,99.9%都是黃絲。

「現在接觸後當然不會再這樣講,當時是無知。我覺得很多黃絲都很無知,很多台灣電視節目還在說大陸吃不起榨菜,吃不起茶葉蛋,去廁所要登記,這不是無知是甚麼?」

疫情閞係,記者與目前定居深的曾鎧琪通過FaceTime進行採訪。
疫情閞係,記者與目前定居深的曾鎧琪通過FaceTime進行採訪。

「冷氣軍師」幕後支持運動

YouTuber曾鎧琪的訂閱頻道,以拍攝吃喝玩樂好去處影片為主。
YouTuber曾鎧琪的訂閱頻道,以拍攝吃喝玩樂好去處影片為主。

反修例風暴中,各方人員各司其職,有衝在最前面的勇武派,亦有打後排的人做分析、通風報訊、向前線提供資訊等工作。Alison在運動初期,就是充當這種「冷氣軍師」的角色。

「在屋企冷氣下看直播,鍵盤吹幾句,發一下文宣,但自己不會出街。」Alison當時的思想是中國政府很黑暗、大陸好落後,所以「黃絲爭取民主自由是好東西、一人一票是很正常,我們應該支持」。

「我當時有個意識,覺得你們沒有錯,但是我自己不會這樣做。」總之,無論你在運動中處於哪個角色,都要堅守「不指責、不割席、不篤灰」的原則。但Alison慢慢發現,街頭示威暴力升級,黃絲文宣顛倒是非黑白:「示威者去扔磚頭,但他們說是藍絲扔的,他們將前後次序調轉,將因果關係調轉。我真的很生氣。然後他們會將文宣圖弄得超級漂亮,在IGfacebook、連登不停貼,我身邊的朋友全部在轉發。」

反思言論遭密友公諸於世

運動持續升溫,黃絲文宣繼續顛倒黑白,暴力不斷升級。Alison說:「我見到示威者去立法會打爛玻璃、扔磚頭,後期更發展到燒人、扔汽油彈。」真正受不住的轉捩點是831太子站打人事件:「我第一次見到有人打爛晒成個地鐵,都可以如此大聲夾惡,算甚麼英雄好漢?我覺得他們是純粹為發洩而打,絕對不是為了甚麼公義。」Alison忍不住在個人社交平台向密友吐真言。

Alison意想不到的是,她竟被這些黃絲密友出賣:「當時我在密友圈裏面說,為甚麼妳們黃絲如此不講道理?為甚麼妳們打爛晒全部東西,還可以如此的理直氣壯?我不斷『串』他們。」當時密友圈有20人,其中一個女孩把Alison反思的言論公諸於世 :「全部cap相在IG story公審。」

曾鎧琪喜歡在家工作的自由,於是全職轉做YouTuber。
曾鎧琪喜歡在家工作的自由,於是全職轉做YouTuber。

黃絲網軍竭斯底里公審

黃絲網軍旋即竭斯底里圍剿她,Alison的訂閱人數直線插水,負評如潮。

「當時連登起我底,不停有人send email、打電話來騷擾我,那種攻擊好似我做了賊一樣,好似我犯了法咁嚴重,好似殺了人。」

Alison開始不停哭,腹瀉嚴重,甚至整個人變得憂鬱:「夜晚睡不着,你想不去看message,可是他們會彈出來給你看。」

一大堆不認識的人攻擊她,連身邊的朋友也不例外。Alison說:「當時的黃絲朋友,無任何一個人站出來為我發聲,無一個人站出來說『你們不要這樣攻擊她』,全部黃絲都說是我的問題,叫我自己小心一點,那一刻我突然覺得朋友算是甚麼呢?」

拒絕扮黃高調與黑暴「割席」

曾鎧琪在深圳租了一個複式單位,展開新生活。
曾鎧琪在深圳租了一個複式單位,展開新生活。

在強烈的攻擊下,Alison瞬間暴瘦3公斤:「他們如此出賣我、攻擊我,最後我不忍了,既然講得出來就會認。我當時就說,就算無了份工(KOL),我都要講出自己的內心話。」

隨後她在個人訂閱頻道高調宣布:「我係藍絲,你哋可以取消追蹤我!」Alison深知,高調表態後一定會嚇走廣告商,而結果一如所料,所有廣告商都終止與她合作。從以往大量訂閱和豐厚的廣告收入,到完全歸零,連租住唐樓每月8,000元的租金都交不出來,她不得不搬回去與父母居住。

回想起來,Alison並不後悔高調表態:「我覺得如果不站出來,這個世界會變得更加黑。為了錢扮黃令廣告商接受我?我不會這樣做,因為整件事都不是我錯,我為甚麼要跪求舔你腳底?第一我辦不到,第二我亦覺得會對不住自己良心。」當然,她沒有想到,高調與暴力「割席」後,隱性的更大暴力亦隨之向她襲來。

遭中學老師辱駡曾想尋死

95後YouTuber曾鎧琪是愛貓之人。
95後YouTuber曾鎧琪是愛貓之人。

AlisonIG表態後,筲箕灣某官立中學的梁老師,隨即在facebook用帳號Stella Leung指名道姓辱罵她。「簡直是一件垃圾」、「根本不配做校友」、「不歡迎她返母校」、「她男朋友是大陸人」、「早點滾回大陸做網紅」。

Alison覺得匪夷所思:「我中學老師竟然都公審我,在facebook叫了一些朋友、舊生、在校生,百多二百人一齊攻擊我。」

不過令Alison最難過的是,這位梁老師是她曾經最喜歡的家政科老師:「我很鍾意這個老師,覺得和她很有緣分,因為我們的生日在同一天。我經常放學後或小息時找她,我真的不知道甚麼時候得罪了她,要這樣說我。」為此Alison變得更憂鬱,一度想過自殺尋死。

不想成為可恥的大人

Alison覺得香港教育出了大問題:「其實舊校很多老師都將facebook icon換成黑色,不斷辱駡警察。我記得中學時,老師會帶十幾歲未成年學生出去參加六四晚會,參與遊行。」

Alison感激一路走來,還有來自內地的博士男友安慰她:「他現在覺得香港沒有他想像中美好,以前覺得香港好自由。但是香港這種自由不是我們想要的。藍絲講一句話,就被人打被人殺,這樣不叫自由,這叫恐怖。自由不是只許你有,我無,叫做自由。」於是博士男友和她在深圳租了一個複式單位,決定展開新生活。

經此一役,Alison覺得很慶幸,自己已經成為大人:「我第一次感受到人性黑暗,如果我18歲時經歷這些事,我真的會跳樓死。你想一下,連自己老師都這樣侮辱我。」

雖然剎那間長大了,變成大人,但她不想成為可恥的大人:「我很鄙視黃,我絕對不會變回黃。」

32292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