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矛盾】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出書 就全球愈趨激進化 探索香港梳理方案

2019年的黑暴動亂,令社會一部分有識之士關注香港出現激進化的問題。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去年10月開始,研究激進化的全球現象,從中尋找香港點解會出現激進化的原因,並從國際上其他國家和地區處理激進化的經驗中,探索解決香港激進化的辦法。
負責研究激進化問題的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助理研究主任湯東憲、袁匡俊指出,《港區國安法》落實之後,確實起了很大的作用,社會迅速恢復了平靜,但今年七一仍然發生了刺警案,他們呼籲全社會都關注「激進化」問題,共同探索預防激進化和去激進化的辦法,而政府和公民社會則須更積極一些,緊密合作,多做點事,堅實反暴力的社會主流價值。

文:文 武 圖:黃冠華

激進化在香港仍屬新的社會議題,對於這一問題的研究也比較初步,香港處理激進化問題的經驗亦較少。但無可否認的是,自2014年開始,香港社會已經出現激進化的現象,公眾的思想、言論和輿論變得激化,暴力行動也大幅度增加。湯東憲、袁匡俊認為,香港有需要重視激進化的問題,要將這一議題擺上社會議程,現在就應該起步去認識激進化問題,探索解決的辦法。

激進化是逐步演變而來

湯東憲(右)、袁匡俊(左)去年開始研究全球的激進化問題。
湯東憲(右)、袁匡俊(左)去年開始研究全球的激進化問題。
《點‧解‧激進化》
《點‧解‧激進化》

他們將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去年10月開始,從全球的角度,對激進化問題的研究,編輯成《點.解.激進化》一書,近期出版,希望透過這本書籍,讓社會更多地了解激進化,參考國際上成功的經驗,帶動公民社會共同關注這一問題,亦希望能推動政府更積極地面對激進化的問題。

袁匡俊指出,從全球的角度研究激進化,發現不同的國家或地區,對激進化會有不同的定義,但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激進化是一個逐步演變的過程,是思想上、心理上,逐步接受暴力,逐步偏離社會主流價值,逐步接受一些比較極端的想法的過程。

各國激進化成因不同但表徵相似

歐洲近年常見社會激進化現象,圖為2019年法國巴黎的黃背心運動。(中新社)
歐洲近年常見社會激進化現象,圖為2019年法國巴黎的黃背心運動。(中新社)

激進化是恐怖主義的前身,但並不一定都演變為恐怖主義。不同國家和地區,出現激進化問題的原因也不相同,比如,西歐和美國會出現因有些人不喜歡穆斯林,或白人優越主義、白人至上,導致很極端的思想或暴力行為,但這種情況在非洲和中東沒有出現。不同國家和地區導致激進化的原因各不相同,但激進化後則會出現相同的結果。香港的社會背景與全世界都不相同,也沒有哪一個鄰近地區和國家與香港的情況類似,一些國家和地區導致激進化的種族、宗教等問題,在香港則並不是凸出的問題。不過,仍可以將激進化視為是全球性的現象,香港也可以借鑑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經驗,預防激進化和去激進化。

香港激進化由政治因素引起

香港2019 年的黑暴動亂,令社會關注激進化的問題。
香港2019 年的黑暴動亂,令社會關注激進化的問題。

湯東憲認為,香港的激進化可能主要由政治因素引起,雖然與其他國家的成因不同,但激進化的表徵和結果都是一樣的,就可以借鑑外國的經驗,探索解決問題的方案。

具體地說,很多例子都顯示香港社會激進化的表徵與世界各地十分相似。比如,中東一些國家或地區的恐怖主義組織或極端主義組織,會在西方不同國家招攬一些青年人,或邊緣人,利用這些青年人思想不太堅定或不太成熟,生活條件比較艱苦的特點,嘗試給他們一些價值,令他們覺得自己有用,從而吸引他們接受一些思想,再訓練他們一些技能,讓他們參與暴力行動。從香港一些新聞報道可知,一部分參與2019年暴力行動的年青人,也曾受到外國或外地組織的培訓,再被派回香港承擔一些任務。

利用網絡傳播激進思想

激進組織常利用網絡傳播激進思想。
激進組織常利用網絡傳播激進思想。

又如,伊斯蘭國曾在學校招募學生參與暴力行動,或者在比較落後的地方,透過資助學校,補充教育上的不足,去傳播激進思想。香港在教育方面可能也存在這些情況。一些激進組織則利用福利政策,或透過對貧窮地區的物資支援,去吸引一些人支持極端主義的組織或思想。香港可能也有這樣的情況。

還有,香港也與世界上許多出現激進化問題的國家和地區一樣,都存在利用網絡去傳播激進思想的情況,網絡上很多言論美化暴力,合理極端主義行為。激進組織往往利用網絡,散布不實的新聞或假消息,傳播激進思想。還有一些極端組織,甚至利用科技傳播激進思想,他們研發出程式,用戶下載了之後,會自動地利用自己的帳戶散發激進思想。

假新聞較真的傳播速度快六倍

香港2019年的修例風波中,暴力問題十分頻繁,引人注目。
香港2019年的修例風波中,暴力問題十分頻繁,引人注目。

談及假新聞,湯東憲指出,2018年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曾做了一個統計,假新聞傳播速度比真新聞快六倍,假新聞往往令人感到驚嚇、震驚,容易引人注目,而普通的新聞,相比之下就顯得較為沉悶。

湯東憲和袁匡俊認為,香港社會的激進化也有一個層遞的過程,2014年的「佔中」運動,仍強調「和平」,但到2019年的修例風波時,則轉化為強調「和平無用」,一定要出來反抗,社會思潮也逐步被滲入暴力元素,仿如「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社會也變得越來越激進化,這是一個漸進的過程。

外國防激進化措施具參考價值

美國常有激進化問題。(中新社)
美國常有激進化問題。(中新社)

而社會認識激進化問題,同樣需要一個較長的過程,因此,雖然香港的激進化仍處於早期階段,但卻需要今日就起步去研究,做好預防和去激進化的工作,希望未來幾年內,可以取得明顯的成效。

如何預防激進化和去激進化?湯東憲和袁匡俊認為,現階段要提出完整的建議,仍會比較困難。但是,外國有一些做法具有參考的價值,主要有三方面,一是青年和教育政策方面,許多國家和地區出現激進化問題時,青年人都是主要的參與者,這是因為青年人較易受到激進思想的影響,青年人尚未對現實世界有充分的認識,換位思考能力較弱,同時青年人也較容易衝動,較易對一些激進的言論產生反應。

須注重年青人和教育政策

預防社會激進化要從教育入手。
預防社會激進化要從教育入手。

因此,許多國家在預防激進化和去激進化時,都比較注重年青人和教育政策,注重在年青人成長初期,就為他們建立與社會的正面關係,建立與身邊人的良好網絡。在學校教育層面,許多國家都在中小學教育中融合了反恐教育,強調社會主流價值。

此外,一些國家,尤其是歐洲國家,很注重青少年成長過程中,專業人士的參與和作用。包括教師、社工、醫護等前線專業人士。在歐洲,他們很強調專業人士的責任,不同的專業都有內部守則,強調識別出具有激進傾向人士的責任。因為前線專業人士會接觸到許多不同的市民,他們有責任協助政府去識別出有激進化傾向的人。比如英國,醫護人士如果發現有人有激進思想,他們必須寫報告給反恐委員會,接下來就會交由警方進一步關注這些有激進化傾向的人。

前線專業助識別激進傾向人士

此外,一些歐洲國家還十分注重專業人士之間的交流活動,比如一位家境困難的學生,可能有很多人看顧着他,包括老師、社工、醫護等,這些人可能在不同階段可以接觸到這位學生,如果這些專業人士可以聚在一起,交流個案情況,就會有不同的效果。歐盟就比較注重這一點,他們有比較成熟的專業人士的網絡,他們會聚在一起開會,有好的對話平台,同時也利用這樣的平台,與青少年建立更好的溝通網絡。

青年、教育、專業人士多管齊下地去推動預防激進化和去激進化,就會產生正面的效果。

增進社會群體相互了解

袁匡俊又舉了科索沃的例子,說明必須注重社會不同群體之間的了解和互動。科索沃的民族、種族衝突比較嚴重,當地有一些機構合作做跨種族的了解,讓不同種族之間互相認識對方是怎麼一回事,怎麼思考問題,對一件事的看法和處境,增進社會群體相互了解,這種做法能有效地避免單一的,偏離主流價值的思想。

湯東憲和袁匡俊認為,香港應將預防激進化和去激進化,提上社會議程,媒體、公民社會都應意識到這個問題,要認識清楚問題和風險,要進行宣傳和公眾教育。

政府角色重要須跨部門合作

而在這一過程中,政府的角色也很重要,香港的反恐工作,直至目前,仍以保安局為主,政府雖已於2018年成立了跨部門的反恐專責小組,但主要仍是由紀律部隊組成,若能組成包含教育局、民政事務局在內的跨部門小組,在教育政策、地區政策上作出配合,並且為教師、社工、醫護等專業,制定預防激進化、去激進化的行業守則,做好公眾宣傳,則會產生更好的社會效果。

在公民社會層面,學校、社團、地區組織,以及各不同專業組織,也應積極行動起來,組織更多的社會討論,帶動起社會關注激進化問題,並且集思廣益,探討解決激進化問題的辦法。

湯東憲、袁匡俊表示,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出版《點.解.激進化》一書,目的就是希望協助市民更好地認知激進化,進一步關注激進化的問題,並且共同探索解決方案。政府和公民社會一起去推動,會有更好的成效。

研究外國經驗避免陷入政治爭拗

湯東憲、袁匡俊透露,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對激進化進行研究,源起於香港2019年的暴力動亂事件,但卻有意地先從研究外國的經驗做起,避免研究一推出,就陷入政治爭拗之中,反而不利於讓社會各界看清香港社會已經出現的激進化的現實。

他們的研究團隊由去年10月開始搜集資料,8月底出版《點.解.激進化》一書。這本書主要分三部分,第一部分是簡介「激進化」的概念,包括引述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國際紅十字會、歐盟委員會等不同國際組織對「激進化」的定義,並梳理出「激進主義」、「極端主義」、「恐怖主義」等與激進化相關的概念,並介紹暴力與「激進化」關係,「激進化」的幾種不同類型等。

第二部分是分析介紹國際上「激進化」的情況和影響。分析「激進化」出現的原因,包括社會因素、人的背景和宗教信仰等各方面。分析「激進化」的傳播方式等。

第三部分是解決「激進化」問題的國際經驗。包括透過國際合作、政府政策、政府與公民社會緊密合作、社會參與等多種渠道解決激進化的經驗。

湯東憲指出,他們的研究團隊亦已準備好,樂意與學校、社團、社區組織、專業團體等不同層面,加強合作,共同討論「激進化」這一新課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