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今社會追求「人人平等」,但對於在元朗「尚悅」、「蝶翠峰」這些相繼落成的私人住宅群之中,隱藏着的這一條有70多年歷史的非原居民村——大旗嶺村,村民又何嘗有「平等」二字?因為政府發展欠規劃,這條曾經盛極一時的村落,現時被高樓大廈重重包圍,慢慢被蠶食、萎縮。無奈村民在夾縫中掙扎求存,縱使對現狀極度不滿,亦只可默默承受。

文:潘翠華 圖:黃冠華

大旗嶺村由於地理位置方便,位處元朗市中心,距離西鐵站只需約10分鐘步程,自從2003年西鐵通車後,附近土地便深受發展商青睞。元朗市一直由青山公路伸延至南部的傳統村落,發展商不斷在村落周邊開發農地興建私樓,令大旗嶺村的面積不斷縮小,由最高峰時候的750戶人,至今僅剩300多戶。現時旁邊仍有私樓「尚悅.嶺」正在施工,預料將於2020年落成。

今年初,發展商終於「殺到埋身」,村中間的一塊呈「」型的小型地皮,被某發展商以逾2億元投得,那裏曾經是為村民栽培莘莘學子的地方——嶺文學校。這間村校1955年創立,是由當時的校長林蘊興等人捐建,最終因收生不足,於2005年被殺校。

根據現行土地條例,私人土地上的學校,土地契約上會有「用途被終止條款」,即是在學校結束之後,當局有權收回土地。嶺文學校校舍被教育局收回後,一直無好好善用,14年來一直空置荒廢,致雜草叢生。期間有村民曾經申請將校舍改建為休憩場所或聯絡中心,都不獲批准。亦有辦學團體申請短期合約作社區用途,卻因要承擔拆卸費用,以及建設無障礎設施等問題,計算過後認為耗費過高而放棄。

大旗嶺村樓宇林立,最近嶺文學校蚊型校址又被拍賣建私樓。
大旗嶺村樓宇林立,最近嶺文學校蚊型校址又被拍賣建私樓。

政府獨斷無諮詢村民

直至今年初,政府忽然在無知會村民的情況下,宣布將地皮拍賣給發展商興建「插針樓」。事實上,嶺文學校這幅「蚊型」地皮只有1.2萬平方呎,可建樓面總面積不多於4.2萬平方呎,地盤更加沒有車路可供車輛進出,對於建築工程有一定困難,難以想像發展商起樓時,怎樣運送建築材料。

70多歲的大旗嶺村村民鄧先生指,今年農曆新年期間,村中間忽然豎立了一則政府公告,指嶺文學校地皮招標成功,將會拍賣土地,村民嘩然:「(政府)起碼都要徵詢下我哋村民意見先啦,完全唔同我哋溝通。」他坦言不少村民對此大感不滿:「本來先人捐校係用來作育英才,如果政府用來起公共房屋都無咁反對,而家用來賣畀發展商起私樓去賺錢,對捐贈者好唔公道。」

大旗嶺村已「插」滿高樓大廈。
大旗嶺村已「插」滿高樓大廈。

四面高樓無視村民權益

在大旗嶺村出生及長大的周小姐則向記者訴苦,指新建私樓對他們居住環境影響甚大:「周圍私樓起到咁高,之前都已經接收唔到電視,搞到我哋要自己起隻『鑊』來接收,遲啲嶺文塊地再起埋樓,不見天日,係咪想迫走我哋?」周小姐就住在嶺文學校隔鄰,今次事件,她首當其衝。

「村民其實都好Nice(友善),我哋唔係反對發展,但係反對政府無規劃咁發展。」周小姐解釋,已入伙的私樓「尚悅」跟興建中的「尚悅.嶺」樓高同為25層,而「尚悅.方」和「蝶翠峰」都有8至14層高,座落在村落四周,猶如屏風一樣,阻擋住村民的景觀,亦為村民帶來水浸和污染等問題。

周小姐續說:「以前我哋(大旗嶺村)屬於高地,打風落雨都唔會驚水浸,而家私樓啲地台起到成層樓咁高,每逢水浸都浸晒我哋村屋先。」去年超強颱風山竹一役,有不少村屋幾近被淹沒。

周小姐就住在嶺文學校旁,首當其衝。
周小姐就住在嶺文學校旁,首當其衝。
有村民反對政府將嶺文學校地皮拍賣圖利。
有村民反對政府將嶺文學校地皮拍賣圖利。
被高樓包圍下的大旗嶺村,村內通道十分狹窄。
被高樓包圍下的大旗嶺村,村內通道十分狹窄。

非原居民唯有死忍

她又透露,之前尚悅、蝶翠峰興建時,她和其他村民已經每天都忍受着打樁的噪音和震盪,不少日久失修的村屋因而被震出裂痕;私樓的排氣槽所排出的廢氣,亦令村民透不過氣。

由於私樓劃地「用到盡」,通往大旗嶺村的路,現只剩下一條非常狹窄的石屎路,最窄的位置僅容一輛單車通過,對每天出入的居民來說十分不便:「可能將來連呢條路都無埋。」村民對家園的未來,都憂心忡忡。

又由於大旗嶺村屬非原居民村,即所謂的「散村」。村民雖非原居民,但已定居在此兩三代,甚至超過了半個世紀,但政府從來不承認他們的居住權,他們更成為了政府開發土地時最先「開刀」的對象。

大旗嶺村村長黃柏仁說,政府只會「郁」非原居民村。
大旗嶺村村長黃柏仁說,政府只會「郁」非原居民村。

村民無力阻政府決定

「村民是敵不過富商的,尤其我們不是原居民村。」大旗嶺村村長黃柏仁慨嘆,拍賣嶺文學校地皮就是一個好例子。本身是該校舊生的黃柏仁,直言很反對政府做法:「我都覺得好詫異,政府又唔做諮詢,只有拍賣咗之後,你同發展商去協調。」黃柏仁更說:「你(政府)覺得呢塊地咁『大』,有幾大地方?勾出來起樓,你(政府)會唔會覺得同(村民)民居太密?」

黃柏仁直指,政府明顯是將政策傾斜原居民村,不會在原居民的地方發展任何東西,只會「郁」非原居民村,因為沒有那麼多阻力。他坦言身為村長,都無法阻止,只能盡力為村民向發展商爭取權益:「起碼第日層樓起好,要留返一層畀我哋做社區會堂。」亦要求保留居民出入的行人通道。

村內外都可見表達不滿的海報。
村內外都可見表達不滿的海報。
8867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