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林鄭月娥在上星期發表電視講話,正式宣布撤回修例,但是泛民主派並不賣帳,企硬要求政府答應他們的「五大訴求」。其實明眼人都知道,政府在對方發動暴力衝擊下,宣布撤回修例,等於向暴力低頭。在這情況之下,泛民自然會乘勝追擊,務求政府徹底屈服為止。

當然,泛民照舊企硬,不是本文的重點。筆者想說的是,泛民一直強調「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其實十分可笑。原因十分簡單,便是他們現在提出的「五大訴求」,跟兩個月前的「五大訴求」,根本不是同一回事。

大家若有留意新聞的話,便會記得政府在六月中旬宣布暫緩修例之後,民間人權陣線(民陣)所提出的「五大訴求」,是:(1)正式撤回修例;(2) 取消暴動定性;(3)撤回示威者的起訴;(4)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及 (5)特首林鄭月娥下台。

可是,到了泛民發動七一遊行,期間有人衝擊立法會之後,所謂的「五大訴求」便無端端變了樣,變成::(1)正式撤回修例;(2) 取消暴動定性;(3)撤回示威者的起訴;(4)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及 (5)解散立法會,落實雙普選。本來的「特首林鄭月娥下台」,竟然不見了!

原因究竟是什麼呢?民陣和一眾泛民,從來沒有作出任何解釋。愚見認為,泛民更改「五大訴求」,原因有三:(1) 要求政府首長下台,是「顏色革命」常見的訴求,泛民不再要求特首下台,是要避免落人口實,讓人覺得他們在鬧「顏色革命」;(2) 林鄭經過修例一役,已經淪為弱勢特首,現在叫她下台,萬一中央批准,換上另一個狠角色上來,反而更難對付。

(3) 要求政府重啟政改,對泛民更加有利。畢竟,只有重啟政改,才有機會增加立法會的直選議席比例,讓泛民有機會取得更多議席。假若中央真是能夠收回「8.31決定」,甚至接受他們主張的「公民提名」,泛民更有機會取得特首大位。既然林鄭已經淪為弱勢特首,泛民不如繼續借激進示威者之手,向港府展開「極限施壓」,搏取政府再作讓步。政府不讓步,爭取雙普選便能成為他們「永續社運」的本錢。

問題是:「五大訴求」給他們這樣改動之後,便變得跟他們的最初訴求,徹底的不搭邊。泛民最初走出來的原因,是要扳倒修例。取消暴動定性;以及不起訴示威者,好歹是協助反修例的支持者。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追究警方濫權」,也跟反修例示威有關。至於林鄭下台,則算是向修例風波問責。如今,泛民把特首下台,莫名奇妙地改為落實雙普選,除了乘機提高要價之外,請問跟修例有何關係呢?

最重要的是,假若泛民的「五大訴求」,既然真是「缺一不可」的話,為何當中的訴求,可以隨隨便便改動的呢?可以說,當泛民變動「五大訴求」的一刻起,所謂的「缺一不可」,便早已經不存在了。

文 :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香港投資日報主筆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