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命運共同體」之王毅的重要演講 文:何君堯、 丁煌

9月24日,我國外交部部長王毅,在「第77屆聯合國大會」上,就我國外交政策發表題為《為和平發展盡力 為團結進步擔當》的重要演講,因應西方關於「中國威脅」與「中國新殖民主義」言論。王部陳述我方堅持的戰略立場,意義重大。

毋庸置疑,我國的主張堅定而明確:

要和平,不要戰亂。
要發展,不要貧困。
要開放,不要封閉。
要合作,不要對抗。
要團結,不要分裂。
要公平,不要霸凌。

王部在結束語中提及我國寶島「台灣」:「中國願繼續以最大誠意、盡最大努力實現兩岸和平統一。」

王部表示,和平是一切美好未來的前提、全球安全的基礎。世間不應該有戰亂。任何國家都不應挑起代理人戰爭。我國始終是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支持「聯合國」締造和平所作出的努力。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早前卻提出指控,表示我國志強不適的努力是咄咄逼人。筆者的印象則恰恰相反,我國呈現的堅定自信是面對美國挑釁所引發的不安與自然表現。

根據理性選擇理論學家:哈佛法學院傑克·戈德史密斯教授(Jack Goldsmith)與芝加哥大學法學院艾瑞克·波斯納教授(Eric Posner),國家可運用理性的政府行為來實現國家利益最大化(註1)。我國主張「要和平,不要戰亂」有多重意義。首先,針對我國侵略與軍事威脅論的擔憂實屬誇大其詞。根據美國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最近的一份報告(註2),我國沒有決定性優勢取代美國的軍事能力。儘管我國認同兩國之間的競爭具備必然性,但這不意味著兩國不可避免一戰(註3)。我國與美國及其盟國發生軍事衝突將導致我國付出難以想像的巨大代價,勞民傷財。

正如王部正確指出,我國要堅持把發展置於國際議程中心,要凝聚國際共識。同時,一個和平的環境是我國求發展的必要條件,加快縮小與西方大國的科技差距,實現先進技術環節的自力更多。由於美國的敵對態度,我國己意識到美國資金與技術流送系統將會受阻。為慎防美國經濟與科技圍堵損壞我国經濟與技術發展,我國必須盡最大努力避免與「歐盟」與其他發達國家脫鉤。誠然,「歐盟」各成員國不會樂見自己的經濟合作夥伴在國際舞台上好勇鬥狠。經歷兩次中日戰爭,我國已真確意識到侵略戰爭對國家的經濟發展與實現現代化進程有災難性影響。 在19世紀末,第一次中日戰爭爆發,打斷我國始於1861年1月的自強運動。由於戰敗於一鄰近小國,大清政府賠款、割地,蒙受極大國恥。更重要的是,這場戰爭給大清政權合法性造成致命打擊。同出一轍,1937年爆發的第二次中日戰爭也打斷南京國民黨政府為國家現代化建設的努力。

第三,值得注意,王部在聯合國演講中具開放性的堅持提醒大家,在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短短10年間,我國在經濟領域取得巨大成就。出口率增長六倍,進口率則增長近五倍。我國還申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 全球性經濟相互依存可能有助於阻止戰爭的發生。 王部在演講重申反對貿易保護主義主場,主張堅定而明確。

第四,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 夏偉 (Orville Schell)與已故的傅高義(Ezra Vogel)曾經表示,我國雖沒有稱霸於世界之心,但有問鼎區域霸主之意,筆者不敢苟同。我國實無意稱霸世界也沒有謀求霸權於亞太地區。上述學者的誤解可能源於我國在台海區域採取的軍事行動。實際上,我國增兵於台海地區,只為震懾外部勢力威脅我國內政與回應島內「民進黨」台獨立場活動。與其說我國慾問鼎區域霸主,不如說我國在面對區域性挑釁行為,是嚴懲不貸,堅定而明確地捍衛自身合理的話語權。

與此同時,我國無意挑戰與破壞美國主導的全球秩序。 我國堅定而明確地主張與推動「多邊主義」並謀求與其他大國發展戰略夥伴關係,以此回應美國在我國國門前耀武揚威的霸權主義行徑,團結各国為促進世界和平與發展事業凝聚最大公約數,畫出最大同心圓。我國有正當權益捍衛自身的話語權。因此,他國如能正確評估我國所作的努力與主張,這將有助於美國政治當權者了解我國一直秉持的非威脅性立場。

第五,事實勝於雄辯。三年前,美國前總統卡特(Jimmy Carter)提醒大家,美國試圖將自己的價值觀強加於別國,是世界歷史上最好戰的國家。我國則不然,貫徹始終地把資源投入到基礎設施規劃上(如高鐵)。馬來西亞前總理馬哈迪·莫哈末(Mahathir Mohamad)也同樣表示,我國哲學底蘊是熱愛和平、沒有對外侵略殖民。

再說,從歷史角度可以驗證我國是和平崛起的國家。根據張維為教授,我國是「文明國邦」,不與他國尋求對抗,只尋求和平共處、相互學習與互利(註4)。大家注意,王部在聯合國的演講中也強調規則平等、機會平等,等等。王部提倡構建相互尊重、公平正義、合作共贏的新型國際關係。推動落實「全球發展倡議」與聯合國「改變我們的世界——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一致。王部同時還表示,各國互相合作為全球發展夥伴關係開闢道路。習近平主席倡導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對王部的主張有規範性的作用,我國的發展要按照謀求與其他國家共同發展的目標努力。由此可見,「一帶一路」倡議是為了促進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之間更緊密經濟共同發展合作而展開的。我國選擇的另一個外交政策是推動各國權利平等。王部在譴責霸凌的同時,明確表示要積極倡導和踐行真正的多邊主義,促進各國權利、規則和機會平等,構建相互尊重、公平正義、合作共贏的新型國際關係。欺淩應被扔進歷史的垃圾箱。

筆者滿懷希望與信心,願上述我國外交政策目標能早日實現、能促進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願我國堅守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崗位,一定能早日贏得國際社會的心。友好的外部環境將為我國提升經濟增長、實現先進技術自力更生。全民共同富裕指日可待。

註 1: Jack Goldsmith & Eric Posner, 「The Limits of International Law」 in Larry May & Jeff Brown (eds.), Philosophy of Law (West Sussex: Wiley-Blackwell 2010 at pp 200-208

註 2: 「War with China 一 Thinking Through the Unthinkable」at p 52, lines 9-11; available at:
https://www.rand.org/content/dam/rand/pubs/research_reports/RR1100/RR1140/RAND_RR1140.pdf

註 3: Timothy Heath et.al.,「China’s Quest for Global Primacy」at p xiv, lines 1,2; available at: https://www.rand.org/content/dam/rand/pubs/research_reports/RRA400/RRA447-1/RAND_RRA447-1.pdf

註 4: 瑪雅,「制度自信 一一 個其他模式選擇的存在與成功」, 外文出版社, at p 17

文:何君堯
現任香港立法會議員
國際公益法律服務協會創辦人

文:丁煌
深圳大學基本法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
經民聯社區幹事(太古城西)
國際公益法律服務協會顧問委員會成員
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副主席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