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修例風波持續,有非建制派中人主張所謂的「黃色經濟圈」,呼籲支持者幫襯立場相近的「黃絲商店」,以及杯葛支持建制的「藍絲商店」。這一主張招致部分人的抨擊,部分非建制派寫手則作出反駁,聲稱建制也曾有人呼籲罷買《蘋果日報》,或者呼籲不要幫襯那些在《蘋果日報》落廣告的商戶,他們主張「黃色經濟圈」,也不過是同樣原理。

呼籲他人幫襯或杯葛某些店舖,其合理性我們先暫且不論,非建制派的反駁手法,其實犯了「臭蟲論」(Tu quoque)的謬誤。他們似乎以為,只要指出對方也曾做過相同的事,自己所做的事便沒有問題。其實,一件事的對錯,不會因為對方是否也曾做過,便會由錯變成對,反之亦然。因此,非建制派若要提出有效反駁,應該先解釋「黃色經濟圈」的合理之處。

其實,香港奉行資本主義市場經濟,任何人可以因為任何價值取向,選擇幫襯或不幫襯任何店舖。因此,非建制派若是純粹呼籲他人,按自己依願選擇幫襯「黃店」或「藍店」,其實沒有多大問題。然而,非建制派在主張所謂「黃色經濟圈」的同時,砸毁被他們標籤的所謂「藍店」,則是不尊重他人的私有財產權之餘,亦剝奪了他人到「藍店」消費的自由,更是違法之舉。

有非建制派寫手反駁,聲稱主張「黃色經濟圈」,跟黑衣人破壞他人店舖是兩回事。然而,黑衣人破壞所謂「藍店」,不但有着武力威嚇其他店舖歸邊的意味,同時亦有直接嚇走「藍店」顧客,以及摧毀「黃店」的其他競爭之效,從間接層面上幫助了所謂「黃色經濟圈」的發展。因此,如果有人在主張「黃色經濟圈」,又或者在經營「黃店」的同時,默許或不阻止黑衣人破壞「藍店」,其實只是藉着黑衣人之手漁利。

當然,若論「黃色經濟圈」本身的可笑之處,其實共有三點。首先,有人聲稱藍黃是立場,更加是「品味」高低之別。若是牽涉飲食或普通購物,這個說法或許說得通,但若是牽涉金融理財一類的服務,試問又跟「品味」有何關係?以匯豐銀行為例,她因近日凍結了「星火同盟」的賬戶,而被非建制派標籤為「藍店」,是否代表非建制派繼續把錢存入匯豐銀行,又有所謂的「品味」問題?

其次,他們既然認為,杯葛「藍店」可削弱建制派乃至整個建制,便應杯葛到底。然而,黃絲們有這樣做嗎?代表全港地產商的香港地產建設商會,便曾在上年8月發表聲明,譴責暴力行為和破壞事件,並表明支持特首林鄭月娥和特區政府,支持警隊嚴正執法。換言之,香港所有地產商都是「藍店」,黃絲們還住他們蓋的房子嗎?此外,香港的食水大部分都是來自東江水,黃絲們喝不?

更重要的問題,在於黃絲們怎樣界定對方是「藍店」。舉個例子,黃絲們為了標榜藍黃代表着「品味」高低,於是有人拿兩大咖啡連鎖店說事。幫襯兩大咖啡連鎖店是否代表沒有「品味」,我們先暫且不論,但是當中的星巴克,其實是美國品牌,只是把特許經營權售於美心集團。與此同時,被黃絲貼上「藍店」標籤的美心,最大股東其實是怡和集團的子公司:牛奶國際。被黃絲視為「藍絲」的伍淑清,只擁有美心0.33%股份。

由此可見,黃絲們貼上「藍店」標籤,根本是純粹亂來,完全沒有可量化的客觀標準。如此說來,所謂藍黃的分野,其實不在於立場,亦不在於所謂的「品味」,而是在於智商矣。

文 : 文兆基

時事評論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