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8日,民陣主辦群眾集會,大會的其中一個口號是: “刹停黑警亂港”。這個在維園的活動,雖然被警方反對在集會後進行遊行,但數以十萬計的示威者( 大會說是170萬 )仍從維園跑到港島的幾條主要馬路遊行,癱瘓了港島北的交通約十個小時。持續了超過兩個月的所謂“反送中”運動,隨着一部分示威者使用暴力升級,導致警方和參與騷亂的黑衣人發生衝突,並在七月中開始拘捕了多名涉事者。無限誇大警方使用過度武力,並口口聲聲指責警方與黑社會勾結,就是民陣與反對派最新的花招。其目的,明顯有二:打擊警方士氣與威信,和把中間派的市民洗腦,讓他們也憎恨警察。

大家不妨客觀地看看,這兩個多月來,香港警隊是否真的像民陣所講的那麼“黑”? 是否把香港搞亂?最初幾次暴力事件中,包括警總被圍堵兩次,設施被破壞,人員被非法禁錮大半日,警方以超乎想像的忍耐力面對離譜的違法行為,連一枚催淚彈也沒有用。7月1日大批蒙面人強行衝入立法會大事破壞,警方也沒有使用太大武力對付,只是讓他們自行撤走。在多次的街頭暴亂中,無一例外的,每次都是因暴徒非法霸佔馬路,毀壞公物,警方警告並要求停止無效後,唯有使用催淚彈,也就是最低級別武力,希望把人群驅散。我們從無數的新聞片段中看到的,暴徒很多時都沒有因此而退卻,而是不斷把暴力升級,用石塊,磚頭,雨傘,鋼珠,弓箭,大型橡筋投石器,汽油彈,強力鐳射筆等向警察,警車,警署攻擊。警方在如此兇險的情況下,別無他法,只能使用橡膠彈,布袋彈,胡椒球彈等較高武力,但都是符合國際人道標準的低殺傷力防暴裝備對付。到行文的今日,雖已有接近一百名警察受傷,但警方仍沒有開過一槍。

西方國家怎樣鎮壓群眾騷亂,大家一定在新聞裡看過。有見他們的警察很客氣地請群眾離開嗎?只要上網,查看2011年英國發生的多個城市暴動,法國去年至今的“黃背心運動”,總共死傷了多少示威者,警方拘捕了多少人,便可以知道香港警方與其比較,是如何溫文忍讓。又或者,問一下曾在美國生活過的人,他會告訴你上述的事件在美國發生的話,警察的反應必將是極其強硬,以比香港粗暴幾倍的手法招呼暴徒,開槍射殺絕對是家常便飯。如果說香港的防暴警察多次在衝突中揮動警棍使暴徒受傷,那麼請反對派看清一個事實:警察從來沒有對和平集會,靜坐或遊行的人施以警棍,只是在制止有暴力行為的大批群眾作出破壞社會安寧的時候才使用。1971年7月7日,洋警司威利把在維園參加保衛釣魚臺運動靜坐的大學生打得頭破血流,這樣的粗暴執法只有在英國殖民地時代才會出現。倘若硬說在這兩個多月的衝突事件中,警方也不應使用警棍,哪,請問是否要警方派人與手持長雨傘,行山杖,木棍,甚至鐵枝的蒙面人徒手肉搏?

反對派又聲稱,香港警察權力過大,不受政府控制,可以隨意進商場抓人,侵犯人權云云。可是,我們看到的是,在無數次的示威者衝擊包圍事件裡,只有在暴徒作惡幾個,甚至十幾個小時後,警方每次只有拘捕寥寥數人。警員在外面出生入死,維持社會安寧,但卻被反對派網上“起底”,極盡欺凌,恐嚇之能事,連家人也不放過。最恐怖的,是警察宿舍遭受包括縱火這樣的嚴重襲擊。如果警察真是反對派講的“黑社會”一樣,他們還會那麼克制嗎?在警方反對下仍舉行遊行集會,霸佔馬路,癱瘓機場,警方還不是乖乖地讓反對派照樣繼續違法嗎?有一份眾所周知的反政府報章,天天鼓動人們出來抗爭,對警察用最惡毒的語言來詆毀謾駡,有被查封嗎?如果警方是黑社會,每次記者會,傳媒朋友們還可以咄咄迫人,刁難處長級的警官嗎?

事實擺在眼前,現今香港的警隊,已經不再是幾十年前的殖民地警察。筆者於七十年代初,加入皇家香港警察時,投考警員的最低教育程度要求是小學五年級。那年代入伍的人確實是良莠不齊,文化水準普遍不高,當中少數是有黑社會背景的。筆者當時也見過同僚中有因吸毒或參與幫會活動而被捕入獄,在廉政公署成立的頭兩三年更有不少人因貪污而變成階下囚。但現在的警察學歷比以前大幅提高,投身最低級別(即警員)的,頗多都有大學本科學歷,督察階級的更多是持有多個學位或專業資格的優秀人材。警隊這十幾年來銳意把部門的形象提升,比以前更注重學歷和與管理,確實在某些方面見到成效,例如罪案率連年下降,警察因涉及與不良分子來往而遭革職的亦很少有。

這樣被反對派全天候地抹黑,2019年的香港警察,確是世紀冤案主角。

文 : 陳永良

執業律師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