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去年向中國展開貿易戰,最初向500億美元中國出口徵收25%關稅。在2018年7月6日,更向2000億美元中國出口徵收10%關稅,更威脅把關稅提高至25%,限期是2019年3月1日。去年11月1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20國首領高峰會,習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會面,開始了中美貿易談判。談判今年農曆新年後開始,中方由副總理劉鶴領導,美方則由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及財長姆欽領導。按美方透露的消息,中美談判進展良好。經歷10輪談判,美方消息指中美非常接近達成協議,計劃在五月初,劉鶴領團來華盛頓,進行第11輪談判時,達成協議,並安排兩國領導人在六月的20國峰會簽署。

但是最後一刻,談判出了嚴重分歧。在劉鶴出發去美國前夕,五月五日(星期日)特朗普發推文,要在星期五5月10日開始,向2000億美元的中國出口,關稅由10%提高至25%。特朗普指責中方在談判出爾反爾,企圖在達成協議前夕,更改協議條款,令到協議完全改變。指中方在5月初突然發出更改要求,改變協議原則。本來美國要求在監察盜竊智知識產權,及強制技術轉讓,中方要立法。但中方對這要求有保留,認為干涉中國內政。副總理劉鶴表示有三大問題上,有原則性問題,不能讓步:第一,是美國要立即撤銷所有去年開徵的關稅;第二,是平衡兩國貿易是,美國一定要有實質的需求;第三,相反的協議條款要一致。美方一面談判,一面加徵關稅來威脅,是沒有誠意,因此一定要首先撤銷所有關稅才能達成協議。美國根本沒有足夠出口來平衡兩邊貿易,另一方面,貿易協議要滿足雙方國民及國情,不能一面倒滿足美方,令人覺得是一國喪權辱國的屈服。

美國在5月10日開始向中國2000億美元的進口,開始徵收25%關稅。特朗普更威脅,短期內向另別3250億美元中國出口徵收25%關稅。最新消息是特朗普還沒有決定甚麼時候向中國額外3250億美元出口,徵收25%關稅。特朗普表示,期望六月在大坂和習近平主席會面,達成令人滿意的協議。但中方在星期一(5月13日)宣布向美國600億美元出口徵收25%關稅,報復美國向2000億美元徵收25%關稅。

中美貿易戰的發展令人感到意外,因為由二月開始經歷十輪談判,雙方透露的消息都是樂觀,非常接近達成協議。美方更放消息,指雙方總統可能在六月簽署協議。為甚麼會差臨門一腳,而分歧這麽大,更是原則性,不是可以輕易關決的。劉鶴在星期五的晚餐會,更半途離場,指已經沒有談判餘地,要等雙方領導人解決。

看來雙方都有不切實際的期望,及低估對方的決心。美國總統一直以國際惡霸態度,縱橫國際。在北美自由貿易談判上,強迫加拿大和墨西哥接受他的更加有利美國的條件。在中東,他一面倒傾向以色列,蹂躪巴勒斯坦人;及退出伊朗核條約。在環球上,一上任就退出環保減排的巴黎協議,及跨太平洋貿易協議。特朗普以為中國和加拿大一樣要依賴美國市場,面對美國壓力,只能屈服。在盜竊知識產權及技術轉移方面,更加是肆無忌憚,過分地要求中國立法,保障美國利益。中方也高估特朗普競選總統連任的壓力,以為可以購買大量農產品,可以滿足特朗普的競選要求。就會接受限期前的文字改變要求,但特朗普是一位極右民粹主義的人。不了解國際貿易,只知道中國貿易順差,賺取大量美國金錢,不怕破壞國際貿易秩序。

看來特習高峰會也不會有成果,因為雙方面對的問題,和解決問題的了解都不同,不是短期內可以解決的。

文:藺常念

智易東方證券行政總裁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