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友吳桐山日前撰文,解釋「老百姓」為何暴力浪潮之下,選擇明哲保身,在於政府武力缺位。是否所有「老百姓」也這樣想?筆者沒有調查,自然沒有發言權,可是閱畢整篇文章,總覺得當中的論證,好像缺少一些什麼,遂撰此文論析之。

愚以為,選擇在暴力衝擊下明哲保身的真正原因,通常是該人既沒有足夠的自衛武力,亦沒有足夠的勇氣和血性。當然,一個人即使擁有足夠的自衛能力,也有機會害怕槍打出頭鳥,而選擇明哲保身。相反,一個人明辨是非而又具有勇氣的話,即使是手無寸鐵的婦孺,她也可能敢於走在激進示威者跟前,指責對方的暴力行徑。

好像早前網上流出一齣片段,有個阿婆便不怕激進示威者的襲擊,跑到馬路上清除路障。由此可見,怯懦才是明哲保身的原因,但是懦夫從來不願承認自己是個孬種,只好尋找一些外在因素,好讓其他人覺得,他的懦弱錯不在己,做縮頭烏龜也是情有可原。

當然,我們也不能否認,港府及警隊近月來的表現,似乎未能保證譴責暴力的人,不會招來打擊報復。可是大家也能看到,真正參與暴力衝擊的人,數目其實只有幾千人,反對暴力的群眾怎樣也比他們多。假若每人都能挺身而出,一同上街譴責甚至攔截激進示威者的搗亂破壞,亂事又怎會至今尚未平息?

說到這裡,有人一定會說,普通市民沒人組織起來,只會是一盤散沙。如此說來,把反對暴力的群眾組織起來,難道不是建制派的責任?不管怎說也好,支持建制派的選民也有百萬之眾,他們為何又不去模仿泛民,把自己的支持者動員起來,在街頭表明反對騷亂的決心?究竟是他們不願做,還是他們沒此動員能力?

單靠道德感召,建制派能否動員群眾上街反對暴力,這個問題吳桐山可能心裡很清楚。問題回來了,香港回歸廿二年來,建制派在人力和物力上,均比泛民多很多,為何到了關鍵時刻,不論是政府提出修例,還是到了今天騷亂連連,建制派的道德感召能力,乃至輿論上的影響力,遠遠弱於反對派?難道這個問題,不值得好好反思嗎?還是有人真的認為,政府和建制派在輿論層面輸到甩褲的情況下,可以單靠更高級別的武力止暴制亂乎?

文 :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香港投資日報主筆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