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瘟疫已把我們困在家中兩個多月了,每天與電視或互聯網為伍,手機的短訊更是響個不停。不知怎的,朋友傳來的笑話特別多。儘管絕大多數均與特朗普有關,但有時又覺得一笑又何妨,朋友只是想在這鬱悶的時刻逗一逗大家開心罷了。

轉頭在網上看到又多一位香港人因為乘坐郵輪染上病毒在日本病逝,另一位在外旅遊的港人也在秘魯因感染病毒引發心臟病而離世。我不認識這些人,但看到有港人客死他鄉,親人可能連最後一面也見不到便就此永別,頓時也熱淚盈眶,頗為激動。為什麼人要忍受生離死別的煎熬?

轉頭朋友又傳來一段短片,看見國家災區數以萬計的人夾道歡送來自各省的醫療隊伍,本來已停止的眼淚又再湧上來。一個早上經歷了極大情緒起伏,微笑與熱淚此來彼去,那種百般滋味在心頭的感受實非筆墨所能形容。

人的感情本來便是複雜的,加上生死突變,這邊廂有捨命救人的醫護英雄,那邊廂有見機抽水的政治投機者,令人感情上真的不知應如何應對。但我始終覺得,人有感情、有同理心,才是正常;更何況這不是事不關己、可置身事外的時刻。窗外的那棵大樹被狂風吹得搖搖欲墜,卻始終堅持站立起來,令人想到人生本來便如一棵大樹,它的成長和堅持是人生變得美麗的原因。今天下雨,明天總會天晴;淚乾以後總有微笑,才不枉此生。

轉載自湯家驊 Facebook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