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把收緊抗疫措施跟通關掛鈎 文:陳凱文

雖然這樣說又會得罪人,但是不論所謂建制派抑或是我們的特首,都喜歡把政府現時收緊抗疫措施,跟爭取陸港免隔離通關連繫在一起,或者說成是內地的要求。以特首近日接受的訪問為例,便聲稱香港使用「安心出行」若只有很小規模,將不能達致通關目的,又指自己知道部分無意到內地人士不滿同樣受限制,但她認為「無辦法,因為公共衞生事宜,正如土地發展,某程度都是少數服從多數」。

不諱言的說,特首此番言論,反映我們的特區政府在抗疫思維上,出了極大的問題。首先在強制使用「安心出行」的地方上,特首把增加強制應用的地方多寡,跟所謂能否達致陸港免隔離通關目的掛鈎,本身就很有問題。言下之意,若果不是為了通關的話,香港又是否便不用要求更多地方強制使用「安心出行」呢?

特首把「安心出行」扯到甚麼「少數服從多數」,其實亦是同樣道理,仿似政府決定增加強制使用「安心出行」的地方,純粹是為了達致陸港免隔離通關,而現時希望恢復通關的港人佔了「多數」,所以要無意到內地的港人忍讓,仿似這項措施本身,壓根兒是多餘,對那些無意到內地的港人毫無益處一樣。

問題是:大規模普及「安心出行」的強制運用,真是多餘的嗎?如果這個程式像現在一樣,可以在不連網的手機上應用,掃完碼可以卸載程式再下載,藉此刪除過去出行記錄的話,擴大「安心出行」的強制使用範圍,的確是十分多餘,因為程式本身存在重大漏洞,根本不可能建立香港的疫情追蹤能力。

然而,如果現在的「安心出行」進行更新迭代,不但有接種疫苗記錄、過往檢測記錄,還有疫情追蹤功能,只要社區出現本地個案,對方又跟確診者在某一場所共處的話,便會被列為時空伴隨者而必須檢測或隔離的話,便有全市公共場所或交通工具強制應用的必要。換言之,在港府擴大「安心出行」的應用範圍前,他們應先思考程式本身的現存漏洞,並進行更新迭代。

這又衍生另一個問題:港府有打算這樣做嗎?從特首在專訪中的言論,顯然是沒有這個考慮,甚至打算繼續沿用現在漏洞百出的「安心出行」,作為爭取內地能夠放寬現時通關政策的條件。如此一來,我們便不得不思考,港府這樣做的原因,究竟是不察覺「安心出行」存在漏洞?還是明知道「安心出行」存在漏洞,但是港府根本不認為這是漏洞,因為他們壓根兒不覺得香港需要建立疫情追蹤能力呢?

答案如是前者的話,這便再次證明,港府的管治班子,特別是負責抗疫的主要官員,根本不具備查找不足的能力,甚至連緊貼時事的能力都沒有,因為「安心出行」的所謂破解辦法,其實連報紙都有報道。不過某程度而言,相比答案是港府不想建立疫情追蹤能力的話,不知漏洞存在的話,或許還不算那麼恐怖。

因為港府若是明知有漏洞,只是由始至終都認為,香港毋須建立其疫情追蹤能力的話,而他們弄個「安心出行」或擴大「安心出行」應用範圍的原因,如果又真的像特首所言,是為了達致通關的話,那便意味着特首及其領導班子,在明知內地重視疫情追蹤能力的情況之下,故意弄一個使用者可以剷走出行記錄的程式,然後以此糊弄內地。

除了欺瞞內地,只顧免隔離通關為香港帶來之便,置全國抗疫大局和國民安全於不顧外,港府若是不贊成疫情追蹤能力的建立,亦是反映他們在抗疫思維上的粗疏和不嚴謹,不明白疫情追蹤是爆發本地個案時,能夠找到傳播路徑,以及找到密切接觸者和次密切接觸者,並盡快為他們進行檢測或隔離的重要手段。

既然港府的抗疫思維如此不嚴謹,又或者是為了照顧某些人口中的所謂「私隱權」,而在建立疫情追蹤能力的問題上畏首畏尾,香港又怎有資格充當全國的抗疫前沿呢?由是觀之,港府既然那麼不願意建立疫情追蹤能力,意圖拿着漏洞百出的「安心出行」糊弄內地,內地便不應放寬任何港人入境的免疫措施,以免將來香港出現輸入個案把病毒傳至本地社區時,可以再經香港把病毒傳至內地。

文: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