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正遭受「兩毒」肆虐。一是新冠病毒,這個病毒對香港的直接危害不算很大,但防疫措施重創經濟;二是攬炒派、黑暴政治病毒。

新冠病毒,講衞生可防,相信下一步也會有藥物、疫苗可治。但政治病毒,如何解決呢?這個問題難得多。

社會上不少人出招。昨天(5月18日),吳桐山見到有人在報章登一半版廣告,署名「一群愛國的市民」,致: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訴求是「香港沒有23條立法,中央不需要重開自由行。」

不得不說,有這種想法的人,在香港有,在內地更多。這些人的想法,簡單說就是:香港不聽話,就餓死他們。表面上,這些人覺得自己是「愛國的」,但在吳桐山看來,這些人錯得離譜。這些人搞錯了中國與香港、中央與特區的關係,實質上將香港看作獨立實體。八個字形容這種想法:立場錯誤、方法愚蠢。

首先要搞清楚關係。香港是中國的香港,中央擁有香港全面管治權,這是鐵打的事實。「港人治港」,有的只是中央授權給特區政府的管治權。這種管治架構不是一成不變的。哪怕大家常說的「50年不變」,也已經過了一半。

中國擁有香港的主權,中央擁有香港的全面管治權。這兩句話,這群「愛國的市民」完全沒搞懂。打個比喻,如果香港是一家店舖,中國才是這家店舖的擁有者,中央才是老闆。林鄭?那只是店長而已。沒錯,我們把這家店收購回來的時候,說過未來幾十年委託給原來的人去管理,但他們有的也只是一時的管理權而已,管理得不好也可以換人、改制度。因為他們沒管理好,甚至有些管理團隊的成員故意搞破壞,我們中國人就自己把店給砸了?瘋了嗎?我們才是老闆啊!

其次,這種「愛國市民」的想法,太小看中央的全面管治權了。你香港不23條立法,我就餓死你。這種賭氣的說法,只能是一種小家子氣。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出席香港回歸 20周年慶典時指出:「我們既要把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內地建設好,也要把實行資本主義制度的香港建設好」。這個主語「我們」,指的是中國人、愛國者。因為一些亂港分子搞破壞,中央就沒辦法了?放棄了?當然不是!早就有人提出過,如果香港23條立法實在難產,另一可能方案是直接由人大常委會釋法,將《國安法》條文適用於香港特區。中國管治香港的辦法千千萬,只是什麼時候用而已。

中央擁有香港全面管治權,打個比喻,你飛不出如來佛祖的五指山。你什麼時候見過如來佛祖會賭氣、會要挾別人的?不會,也沒有必要。佛祖想你自己解決,是希望讓大家的面子上比較好看,也有充分的耐心,但佛祖沒有必要威脅你,因為佛法無邊,解決問題也就翻掌之間。

這種「愛國市民」,說白了,他們還是以為香港是一個獨立實體,中央要與特區搞交易來解決問題,這種想法是完全錯誤的。中國人、愛國者在香港有着重大的利益,香港在國家的大家庭中有獨特而重要的角色,相反那些黃老師、黃公務員,賺的可是政府公帑。這種因為亂港者搗亂就下毒把全香港搞死的想法,豈不是讓親者痛仇者快?如果因為亂港者搗亂,我們就不得不放棄,讓整個香港沉淪下去,那我們豈不是輸了?豈不是成全了敵人的攬炒?

醒醒吧!別喊着愛國的口號,幹着攬炒的事。

文 : 吳桐山

學研社成員,時事評論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