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六月初開始,香港出現一波又一波的,反對派稱之為“反送中”的大型遊行示威,並發生幾次圍堵,甚至衝擊政府機關的事件。其中,發生在7月1日,香港回歸22周年紀念日,過千名蒙面,大部分帶着工業用或單車頭盔的年青人,以極為粗暴的方式攻入立法會的事件,令舉世震驚。有人認為,這是2014年3月臺灣太陽花學運的翻版,都是年青人,主要是大學生,對政府政策不滿的群眾運動。其實,兩者有極大差別。

筆者剛好最近認識了一位來自臺灣,來了香港幾年,現正在本港某大學修讀博士課程的年輕人,和他詳細地談到五年前的太陽花學運與七月一日的立法會被襲事件。他說,當年他也很支持因反對《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定》而引發的學生運動,雖然自己沒有去位於臺北的立法院參加示威,但他很多朋友有去,所以也清楚發生了什麼事。3月18日由陳為廷與林飛帆帶領的大學生們,撞破立法院側門衝入立法院議場,封死入口,宣布成功佔領立院,希望藉此對國民黨政府施壓,使其放棄被認為是向大陸獻媚的服貿安排。到了3月23 日,再有另一批學生佔領行政院。24日淩晨臺灣警方開始用武力將群眾趕出行政院,而佔領立法院的學生則一直留守至4月10日才撤出。

這位臺灣男孩告訴我,觀察到7月1日的香港立法會事件和太陽花學運有很明顯不同之處。臺灣的佔領者,雖也曾砸破玻璃,但所用的衝擊方式遠沒有香港的黑衣人那麼粗暴。佔領後,立法院並沒有遭受破壞,而香港的立法會卻變成怎樣,大家有目共睹。臺灣的學生們,雖有與台警發生肢體衝突,但沒有像香港的群眾一樣用自製武器,甚至用對人體有害的化學劑對付到場的警察。臺灣的學生們,都不帶口罩,不蒙面,全程以真面目見人,因為他們覺得自己的行動是正確的,是沒有任何不見得光的。他覺得,香港的示威者就是像一群要打家劫舍的匪徒,完全不想身份曝光,連記者採訪拍照都要被其喝罵。他笑言,原來以前對香港整體的文明,有個美麗的誤會,以為是只有在臺灣或者大陸的鄉下地方才會有這樣的野蠻行為,現在要重新估計香港人的勇武程度了。

至於臺灣警方後來怎樣清場,使用的武力與港警比較是如何不同,容後再談。

文 : 陳永良

執業律師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