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提高香港政府的管治能力? 文:會稽山

人大常委會全票通過修改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及附件二,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就此一錘定音,各種漏洞可以說已經徹底堵上。當政治局勢穩定後,大眾的關注點就會轉向大亂之後是否真的會迎來大治。是次中央改革香港選舉制度可以說頂着巨大的政治壓力,在反中亂港者全部出局、恢復行政主導後,如果未來一段時期依然無法解決困擾香港已久的深層次矛盾,到時候香港政府還能賴誰?中央勢必會承受更大的壓力,所以,未來香港政府的管治能力極其關鍵,如果還是像過去一樣無能,那麼就等同陷中央於不義。

長期以來,香港都是採取官商共治的模式,回歸之後不但沒有糾正反而有越演越烈之勢。商人參與管治的弊端顯而易見,他們的一切出發點就是維護自己的既得利益,是香港深層次矛盾的始作俑者,早已成為大家口誅筆伐的焦點,也是這次改革的重點之一,在新的選委會當中,商人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被稀釋。無論是否出於自願,想必在日後商人也會稍微收斂吧。

那麼在此消彼長之下,官員的作用將會得到提升,可是香港的高官出名對國家和人民欠缺忠誠、遇事能拖就拖能推則推、團隊離心離德一盤散沙,否則也不會得到「一寸丹心唯報國」、「為官避事平生恥」及「上下同欲者勝」的忠告了。那麼港府能克服這些毛病嗎?回歸近24年的事實充分證明,對香港的公務員團隊根本不能寄予任何希望,筆者就不相信他們能改過自新。所以未來香港可能會出現一個局面:原有的部分管治者如商界,不能管;剩餘的部分管治者如官員,不願管,其結果就是沒人管了。

但是在行政主導下,港府就是最重要的管治者,要解決深層次矛盾不得不依靠他們。所以在改革選舉制度後,下一步必須對港府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所幸,現屆政府還有一年多任期就將卸任,正是改革的好時機,現在已經可以開始進行準備。

首先,如上所述,現階段公務員團隊根本靠不住,所以下屆特首實在不宜再從公務員中挑選。回歸以來四任特首,孰優孰劣已經非常清楚,兩任公務員特首治下的香港堪稱災難,而兩任非公務員特首雖然都被迫提前卸任但卻旋即高升全國政協副主席,從中央的態度也可清晰地看出,對誰的認可度更高。之前由於局勢複雜,也許是實在找不到願意擔此重任的合適人選,但是現在相信可供選擇者會大大增加。

其次,雖然自推行高官問責制以來,可以委任非公務員出任司局長,但是實際上一直以來絕大部分司局長都是公務員出身,所以港府的構成可謂換湯不換藥,那麼公務員的一切毛病也都完全繼承了下來。因此,今後能否在保持穩定的前提下,逐步增加非公務員出身的司局長,自上而下地改革公務員的官僚習氣。

第三,就是盡快對公務員團隊進行大規模吐故納新,因為原有的公務員不但對工作更為熟悉,而且早已精通各種規章制度的漏洞,成為職場老油條,他們很容易就能架空這些空降的司局長,甚至刻意製造陷阱,令司局長根本指揮不動他們,甚至反而要仰仗他們。所以必須培養新的公務員團隊,同時形成新的工作風氣。

總而言之,如何治港才是未來的關鍵,千萬不要以為有了《國安法》再加上這次選舉制度的改革,香港從此就可以萬事大吉,這只是香港二次回歸的起點,未來還有各種各樣的挑戰在等待着我們去克服,而這一切都必須依賴可靠的治港團隊。

文: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