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因為肺炎疫情,高度政治化的香港社會又再鬧得沸沸揚揚,別有用心者借題發揮挑起矛盾。但這次我不是說這些低能手段,而是想探討一下所謂封關的防疫成效。

正式的「封關」,就是停止世界上所有人進入香港,而不是只限大陸人進入。以防疫的角度來看,雖然這次冠狀病毒貌似起源於中國,但完全不能排除病毒會傳入世界其他地方,再以其他「身份」進入香港。病毒有十四天潛伏期,現在又未有快速測試方法,因此只限大陸人進港根本對防疫作用有限。

其次,現在有接近三十萬持香港身份證的香港人,以不同原因每天進出口岸。根據基本法我們是不能夠以防疫的理由拒絕香港人回港,之前的兩星期這班香港人繼續「中港兩邊走」,回到香港既沒有進行自我隔離,又沒有進行病毒測試,只要有千份之一人身上潛伏着病毒,香港社區就會有二三十個「超級傳播者」,可見香港防疫的重點其實在難於處理的回流港人,而不是易於阻攔的大陸人,而香港亦錯過了最佳防疫時間。

說了這麼久,究竟我支不支持封關呢?我其實是支持的,我預計未來十天至兩星期,香港會出現各小大規模的社區爆發,源頭來自這兩星期的回流港人。因此香港必須對所有回流港人進行嚴格的隔離和追蹤,至於能否效法大陸全市人民自我隔離停止經濟活動,我相信以香港脆弱的經濟結構可能性不大,香港應該會跟新加坡一樣,任由病毒自我傳播,等天氣回暖時自然平息。

至於封關我絕對支持,因為大陸的疫情自全國隔離十四天之後已經轉為穩定,每天新增確診個案同比高峰值已下降超過40% ,相信只要消化完所有隔離期的潛伏案例疫情就可以受控。至於香港將面臨一定規模的「延後爆發」,因此陸港都必須進行嚴格阻攔,以免爆發疫情的香港再把病毒「倒流回國」,影響國家的防疫工作。所以封關一事,現在是「大陸急香港唔急」,國家和港府都應該借「民意」順水推舟,開始考慮完全「封關」的問題。

文 : 陳思靜

擊劍任俠 快意恩仇 浪蕩宦海 十載浮沉。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