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色與圖像,喻意理念和方向,但必須正確,就像黑與白,不能模糊,不要僭建「自我審查」這個偽議題,一旦「有心人」存心搞事,吃裡爬外,「自我醜化」,挑釁社會矛盾,公器私用,以公帑資源抽政府後腳,或作出不為人知的陰謀,裡應外合,這些均是不能接受的,特區政府須及時撥亂反正,以免貽笑大方。

事緣在過去一年,分別由廉政公署、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漁農自然護理署的印刷品和宣傳片等,出現「蝦碌」,是否人為已呼之欲出。

其一、廉政公署的村代表選舉宣傳品,「壞人」一角的藍色小背心衣飾,有影射建制某大黨之嫌,後來,經投訴後,廉政公署公關疑似作出「後期加工」,「壞人」的小背心由藍色褪色到灰色,甚有此地無銀之意境。

其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印製的《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小冊子,以多名兒童卡通人物的封面原以深黃色作主調,插圖亦有多名兒童「高舉黃傘」,難免令人想起某過氣女政客提及的「騎劫黃色」行動;後來,小冊子新版本的封面也去掉這令人聯想到不雅的顏色,插圖中的黃傘也改為藍傘。但值得一提的是這小冊子的第一版設計、印製和派發發生在「違法佔中」之前。

其三、漁農署的「放生魚類」網上動畫以「本土魚」和「外來魚」來勸阻他人把魚類放生,但動畫短片有對白「不知道甚麼原因越來越多外來魚入侵我們的地方」,令網民對短片有諸多聯想,包括「影射單程證配額和新移民」、並紛紛以「政治卡通」來形容並在網上瘋傳。

不要小看「顏色」的威力,海外多個國家爆發的奪權「顏色革命」,便是由一件物品、一個顏色形象化所萌生的,是對公眾長期洗腦的後遺症。官方宣傳品的設計若由部門或政府物流服務署的設計師作出這類具政治貶義的漫畫、動畫,便是不符合公務員團隊的「中立」(雖說筆者認為公務員團隊需要對特區政府有承擔),而姑且勿論這些設計是由政府人員繪製或外判予承辦商,負責的部門公關和高級政務主任也需要作好把關,以免設計者有疏忽甚至「搞事」,否則這是政治敏感度不足,甚至是失職。

這類尷尬事的處理方法除了是把受影響頁面以新印製的貼紙或印刷品覆蓋,並在網上電子版改圖、刪圖和修改內容,動畫則須剪裁片段或直接刪片,或是重印或重新製作,輕則造成成本和浪費紙張資源的環保問題,重則是荼毒大眾。

日後,特區政府須多重把關,由設計、撰稿、排版、審稿等需要團隊負責制,換言之,所有部門公關和高級政務官需要脫去「黃色眼鏡」和不正確的政治觀,全心全意為特區政府服務,並增強政治敏感度,日後,如再現這類具政治貶義的政治宣傳,社會需要向審批宣傳品的政務官問責。

文 : 朱家健

全國港澳研究會香港特邀會員、香港基本法澳門基本法研究會會員、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理事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