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治國泰是落實全面管治權的突破口 文:會稽山

「洪門宴」事件曝光後,最開心的肯定是國泰,因為其立刻從過街老鼠變成無人問津。而在「洪門宴」鋪天蓋地的批評背後,是否有人在刻意推波助瀾帶節奏呢?這一點值得我們關注。筆者認為,「洪門宴」肯定要批,但國泰更加要批,因為國泰才是罪魁禍首,其他所有人都是受國泰牽連。而國泰的任意妄為其實還反映了一個更嚴峻的問題,就是所謂的「專業自主」已經成為了「自把自為無王管」,嚴重威脅中央一再強調的全面管治權,必須予以正視。

面對國泰的一再違規,到目前為止香港政府依然沒有任何懲處措施,只是亡羊補牢式收緊了貨機機組人員的強制檢疫期,並沒有全面檢視國泰現行外防輸入的機制還有哪有漏洞,主要仍是靠國泰的所謂自律自主。而香港政府之所以如此,一來是所謂的「專業自主」傳統,更重要的一點是手中無權。但筆者斷定,如果香港政府的行動只是到此為止,那麼將來國泰還會繼續闖禍,外防輸入永遠無法做到。

眾所周知,香港一向奉行小政府、大市場的管理模式,很多行業和領域都是依靠自治,對業內擁有極大的權利,香港政府反而無緣置喙。每當出現問題後政府試圖干預,他們就會以「專業自主」為擋箭牌,其實就是想甚麼都自己說了算。誰規定專業必須自主?自己監督自己能有好結果嗎?久而久之,這些行業就會成為針插不入、水潑不進的獨立王國,不但拒絕外界監管,對內一味包庇縱容,而且不思進取,只知道維護既得利益,成為阻礙香港進步的障礙。

中央近年來一再強調全面管治權,但實際上中央不可能事無巨細都過問,只能給出方向性指引,具體執行還是要依靠香港政府。但香港政府明顯是個有名無實的無牙老虎,誰都管不了、誰都指揮不動,這也是香港的深層次矛盾之一,導致香港政府想解決問題也無能為力。如果任由這種情況持續,香港想要撥亂反正自然是緣木求魚,解決深層次矛盾也是鏡花水月,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更是難以落實。

所以,香港政府必須盡快收回權力、樹立權威,而當前受千夫所指的國泰無疑是一個理想的突破口。現在對國泰開刀,一來全民支持,國泰不敢過分反抗,推進的阻力大大降低;二來現在國泰經營困難,很大程度上靠政府注資才能存活,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三來疫情期間對航空業的需求大減,現在動手不需要投鼠忌器;四來香港急切需要和內地通關,但是問題就出在外防輸入,只要管好了國泰,輸入的風險就降低了大半,有利推進通關;五來19年黑暴的時候,國泰的舊賬還沒還清,當時有地勤人員泄露警員乘搭航班資料,有機艙服務員故意破壞客機氧氣瓶,必須要繼續敲打以免國泰好了傷疤忘了疼。

但儘管如此,這項工作依然註定艱難,因為香港傳統以來的官商共治傳統,必然有大量的既得利益者感到兔死狐悲,會想盡辦法阻撓。例如大商家豢養的潛伏在管治團隊內部的代理人必然會提出大量似是而非的反對意見,又會有人派出一波又一波的說客,還會通過媒體大造輿論來影響公眾的立場。如果香港政府能夠頂住壓力,成功通過國泰揚刀立威,徹底打破所謂的「專業自主」傳統,那麼今後再出手整治其他違規問題必然事半功倍,現在就看香港政府有沒有這個決心和勇氣。甚麼時候香港政府能做到言必信、行必果,那麼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也就能落實了。

文: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