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猶如馬拉松長跑,中國在幾番努力之下控制了疫情,猶如在長跑中慢慢跑出,現在於國際上處於明顯領先位置,可以開始把動員之後過剩的產能和醫護人員,投放給需要幫忙的友好國家,不缺錢的我們不需要表面利益,我們要換取的是國際形象和外交支持這些軟實力,以及爭取西方世界壟斷了幾百年的世界話語權。

所謂世界話語權就是「訂規矩」的力量,具體來說就是某範疇的「權威」組織,例如國家關係有「聯合國」、貿易就有「世界貿易組織」、金融方面就有「主權評級機構」、學術方面就有「諾貝爾獎」、電影方面有「奧斯卡」、法律有「海牙國際法庭」、人權有「國際特赦組織」等等…… 這些林林總總掛上「國際」之名的所謂「權威」,築成了今日的「國際秩序」,但其威權從何而來?為甚麼他們一句說話,就可以影響和評斷國際事件?(例如之前的南海風波就由菲律賓入稟「海牙國際法庭」開始)究其根本就是源於西方國家綜合國力和影響力所洐生出來,用以主宰世界的所謂「軟實力」,這些「專家權威」就築成世界話語權。

這種話語權非常重要,就等於一個競技的裁判一樣,持份者可以運用這種力量獲得莫大的利益。就算你沒有犯錯,裁判都可以判你犯規,之後對你作出國際性懲罰,你如果實力不夠就只能任人漁肉,啞子吃黃蓮有苦自己知。中國在國際話語權中持份最大的應該是聯合國,擁有常任理事國一票絕對否決權(當年千辛萬苦傾全國之力成功製造原子彈得來),以及幾十年來與其真誠交友的第三世界國家支持;其次就是身為最大製造業以及貿易國的實力,在世界貿易組織的發言力,除此以外就沒有甚麼突出的持份了,這與中國大陸的綜合國力相比,實在少得不成比例。所以大家會留意每遇重大事件,中國基本都只在這兩個平台進行外交動作,因為我們只在這兩平台有足夠的影響力,而特朗普早前「戲言」要退出聯合國和世貿,就是希望用最野蠻的方式剝奪中國的僅餘國際影響力。

這種話語權不能一家獨霸,必須眾人配合才能產生效果,以美國為首的第一世界國家,已經主宰這話語權數百年,直到今年2020年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發生一個出人意表的變化。「疫病面前,不分國族」之下,全世界都在一片愁雲慘霧之中,一些國力較嬴弱的歐洲國家例如意大利和西班牙,已經瀕臨崩潰邊緣,英國、德國甚至美國本身,能否安然度過也是未知之數。因此已經基本控制疫情並手握世界最大醫療用品產能的中國,從來沒有像今天的國際優勢,「世界各國都需要中國援助」。天下無免費的午餐,早前我們把一句很多人不想聽的說話拋了出來:「這次疫情是由美國引起,並由他們的帶病運動代表,傳入舉辦世界軍人運動會的武漢。」

這句說話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沒有普通人真的知道,但掌握頂層情報的國家元首和巨富肯定清楚,問題在一貫的「國際話語權」之下,通常都由美國定性,之後眾歐洲大國和議,其餘小國不反對,就把事件定了性。而這次中國大陸挾着難得的國際籌碼,數百年來第一次在話語權上向美國叫板;(寫到這裏我要抹一抹眼淚)而美國反應非常迅速,把新冠肺炎多次直接叫作「中國病毒」…… 這不是意氣之爭,而是他們也意識到這是由中國所下的戰書,中國要在國際話語權與美國豪賭,賭的就是多少國家公開支持「病毒來源自武漢」這個說法。

對中國來說,數百年來的積弱被剝削被壓榨被凌辱。雖然新中國的建立,我們擺脫了次殖民地的身份站在國際之林;成為常任理事國,我們在國際利益桌上有了位置;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我們在這個賭桌上成為其中一個玩家,但我們從來沒有真正「做過莊」。今次的對決就是爭取「做莊」的嘗試,究竟有多少國家會支持中國這次「做莊」?我們很快便會知道,但無論這次的爭取成功與否,每一個支持我們「做莊」的國家,將會得到我們無私的支持和回報。往後的日子我們還可以無數次挑戰「莊家」這個位置。因此對於這層面上幾乎「一無所有」的中國來說,這是一鋪「只有贏,沒有輸」的賭博,是數百年來第一次挑戰第一世界話語權的偉大嘗試!而無論結果如何,美國對話語權的絕對壟斷,經過今次事件必然會被打破。

文 : 陳思靜

擊劍任俠 快意恩仇 浪蕩宦海 十載浮沉。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